投書:一群撞石頭的雞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2日訊】2017年2月20日早上6時,臨近兩會,重慶訪民肖成林、曾利平、劉代剛、李忠秀、葉昌容、吳大澤、辛國華、劉德華、龍裕江、譚敏、黃倫、吳紹坪、鄒茂淑、唐雲淑等15人在新華門喊冤,現這些訪民被帶到北京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這是2016年9月22日至今重慶訪民第三次到新華門喊冤。

中華民國建立前的許多朝代,告御狀要經過滾釘板這個九死一生的坎。2005年5月1日實施的國家《信訪條例》規定:在中南海附近、天安門廣場、駐外使館附近、中央領導駐地喊冤屬非訪,《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引伸規定,非訪將被處以行政拘留。對此訪民不是不懂,他們知道自己面臨的遠不止行政拘,還有刑事拘留、取保候審,如鐘容元、劉高勝、何朝正、唐雲淑、肖成林等;還有毒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如譚敏、肖成林、何朝正、唐雲淑、周茂淑等;不僅如此,還可能「被精神病」,如至今被關在合川區精神病醫院達數月之久的鄧光英、張芬等。

訪民們既然知道自己非訪面臨的嚴重後果,為什麼還要飛蛾扑火般的非訪,難道他們真是精神病?不!這是他們被逼到了無法生存的無奈之舉。

參加「非訪」的訪民大多是重慶主城區附近的農民,他們世代居住生活的地方一般因城市開發被拆(房屋)被征(土地)。在這個過程中,被拆的房屋按所謂農村標準補償,每平米幾百元,而相同或相似位置的商品房高達數千、甚至上萬元一平米,差價在10倍以上。政府從訪民手中強征土地一般幾千、多則一萬多元一畝,轉手就以數百萬一畝賣給開區商。由於巨大的利益驅動,地方政府對被拆(房屋)被征(土地)的農民釆取欺騙、威脅等手段迫其就範。在這種情況下,有的農民就範了,簽了所謂的安置協議,如何朝正等;有的誓死不從,如劉高勝、龍裕江等。不從的就以暴力強拆強征。由於不合理的拆遷、征地補償中的雙重標準,被拆被征後的農民,生活質量大幅度下降,有的甚至絕了生存的空間。這些「非訪」人員大多經過司法程序尋求解決,是枉法裁判逼他們走上「非訪」這條九死一生之路的。

參加「非訪」的也不全是被拆(房屋)被征(土地)人員,這類非訪人員的遭遇不僅悲慘,而且稀奇古怪:鐘容元是重慶永福實業有限公司的女職工,該公司改制經營後,她和四百多名職工(改制後叫股東)的股份和紅利人均值103萬元,可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通過非法擴股、消毀賬本等手段實現控股後,竟以每個股東9.3萬元取消其股東身份。兩審都判法定代表人敗訴,可法定代表人通過與權力勾結繼續霸佔該公司、堅持以9.3萬元取消股東們的股東身份。鐘容元因此「非訪」,結果是鐘被刑拘後取保候審,現24小時都有人「保駕護航」;20幾年前,肖成林憑自己的勤勞智慧而家境殷實,21年前肖成林因不服要其支付本不該其承擔的58元農業稅,把鎮政府告上了法庭,兩審都判鎮政府敗訴,並給鎮政府發了建議其改正的司法建議書。然地方政府不僅沒改正,反而以擾亂社會秩序之名抓了肖成林,非法搜查其家,搜家過程中,肖成林存放在家中的6萬元現金不翼而飛,不僅如此,地方政府還把肖成林當成擾亂社會秩序的反面教材在當地電視臺爆光。從此,肖成林走上了上訪之路。孩子因承受不了壓力跳樓自殺未遂殘了,妻子離婚,21年的上訪路,肖成林不知被行政、刑事拘留過多少次、黑關毒打更是家常便飯,身體被折磨得極虛弱的肖成林常淒涼說:「我經常痛得睡不著黨,不知哪天說死就死了」。

以上事例只是訪民們斑斑血淚中的一滴。造成重慶訪民喊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薄熙來主政重慶的2011年,時任市長黃奇帆面對中外媒體吹牛:「重慶零上訪」。薄熙來雖鎯鐺入獄,可為了那句吹牛的「零上訪」,黃奇帆欺上壓下,對訪民堅持釆取不解決問題,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伎倆。現黃奇帆被革職罷官了,真盼望新的重慶執政者,以人道主義之態度妥善對待即將被押解回渝的喊冤人,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則切實解決訪民們的合理訴求。

在探討推動社會文明進步的自媒體上,許多說中國人缺這樣缺那樣,其實中國人最缺的是權利意識,是重慶訪民新華門前喊冤的這種拿雞蛋撞石頭的維權精神。

胡適先生說「爭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爭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朋友們,關注、聲援、支持重慶新華門前喊冤的訪民吧,他們客觀上也在爭取你我的權利!

2017年2月20日

重慶訪民肖成林13220265609

重慶訪民吳紹坪13628399938

重慶訪民譚敏13047345781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