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明:從劉少奇的悲慘結局 看中共的人整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劉少奇的人生起伏和悲慘結局就是一部中共的整人史。劉少奇是中共黨文化整人運動的始作俑者,歷次整人、思想改造、造神運動的決策、推動、參與者,不斷豐富、壯大黨文化的干將,最後被經過無數次殘酷鬥爭歷練、一次又一次危機洗禮、無數受害者鮮血餵大的黨文化吞噬,成為黨文化鬥爭哲學的殉葬品。中共在它成立百年的時間裏,用各種方式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在消滅異己、敵對分子、殺戮普通百姓的同時,中共對「自己人」也是毫不留情、毫不手軟,有過之而無不及。

劉少奇在中共黨內地位的飛升始於毛澤東與王明國際派權力鬥爭、延安整風時期。在延安整風之前,劉少奇還不是中共黨內主要領導,並受到過王明的打壓。出於對王明的強烈不滿,劉少奇經常在不同場合抨擊王明。隨著毛澤東在黨內的地位被蘇共承認,劉少奇對王明的態度也更加強烈。劉少奇因此被毛澤東看中,成為毛澤東對抗王明國際派的馬前卒,並不斷受到毛澤東的重用。

毛澤東與王明所謂的路線之爭,本質上是蘇共的利益(以共產國際的名義)與毛澤東的本土利益之爭。以列寧為首的蘇共通過暴力、陰謀手段建立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後,其政權非常虛弱,深感孤立,懼怕西方列強的干涉。西方,德、法、英歐洲列強時刻虎視眈眈;東方,是列強割據、羸弱、分裂的中國。蘇共認為,一個政局動盪、社會混亂的中國,可以使西方列強因為自身利益深陷其中而無暇顧及蘇維埃政權。所以,蘇維埃政權甫一建立,就迫不及待地向中國派出了多路人馬,多方尋找、資助可以扶持的組織、武裝,陰謀繼續搞亂中國,以圖自身安全。

孫中山國共合作期間,中共奉共產國際之命,從內部分化國民黨企圖奪權,直接導致蔣介石清黨;北伐時期,又是在共產國際指示下,中共武裝暴動,起到了破壞北伐、阻止國民黨統一中國的作用;西安事變,斯大林指示原想殺掉蔣介石的毛澤東與國民黨合作,開闢中國戰場拖住日本大量兵力,使得日本無力進攻蘇聯。蘇共是以犧牲中共乃至中國的利益來滿足自身利益的。王明唯共產國際馬首是瞻,無條件服從共產國際的指示,而毛澤東是山溝溝裡出來的,生存是第一需要。這種利益之爭的矛盾隨著毛澤東的羽翼逐漸豐滿而越來越尖銳。延安整風便是毛澤東為了擺脫共產國際的控制和影響、樹立個人絕對權威而進行的一次政治運動。毛澤東從蘇聯「老大哥」那裏學到了暴力、殺人、陰謀、權術手段,並將之本土化發揚光大。

整風開始,毛澤東特意將劉少奇召回延安,與康生一道協助毛澤東進行整風,一個是毛澤東的筆桿子,一個是毛澤東的刀把子。而其他所有領導人都被編進各個學習小組,成為被整的對像。

劉少奇通過提議設立黨的主席,首創「毛澤東思想」並將之寫入黨章,為毛澤東高度集權、神話毛澤東、大搞個人崇拜鋪平了道路。劉少奇將毛澤東吹捧為「中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中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理論家和科學家」、「具有最高的理論上的素養和最大的理論上的勇氣……」毛澤東被劉少奇捧到了中共的「神壇」上。劉少奇因此成為毛澤東最得力的助手,以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身份立即進入中央書記處,成為僅次於毛澤東的中共第二號領導人。

共產黨的無神論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無神論,它是通過徹底否定傳統的佛道神,造出一個共產黨的「人造神」,如同撒旦挑戰上帝、破壞人們對上帝的正信、讓人信奉撒旦邪魔一樣。西方已經有學者撰文指出:信奉撒旦的魔教(光照幫)的周邊組織正義者同盟(League of the Just,1836年成立)是「共產主義者同盟」(The Communist League)的前身,共產主義者同盟又被稱為第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國際組織。至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共產黨要宣傳無神論,為什麼要破壞傳統,為什麼要講暴力鬥爭哲學,為什麼劉少奇們要不遺餘力地把中共的黨魁置於「神壇」之上。因為它是從信奉撒旦的魔教(光照幫)一脈相承而來。

延安整風樹立了中共通過運動整人、殺人、無限上綱上線、顛倒黑白是非、無情打擊對手異己、挑動群眾斗群眾、通過整人殺人製造紅色恐怖、以暴力變異人們的思想、造神、確立絕對權威的黨文化,在以後的歷次運動中不斷髮展,並且在文化大革命達到最高潮。劉少奇自始至終是毛澤東的得力助手,「毛澤東思想」的忠實貫徹者,在歷次運動中與毛澤東默契配合,毛澤東一句話、一個想法,劉少奇就把它接過來解釋、操作成一個「打擊一大片」的具體方案。可是,詭異的是,最終劉少奇卻因為挑戰了「神」一般毛澤東的領導權威而被毛澤東用整人運動的方式整掉。歷史的輪迴看上去好像跟他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延安整風中,周恩來、彭德懷、陳毅等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整肅。周恩來因在中央蘇區追隨博古等人奪了毛澤東的軍權,被認是王明路線的執行者,「經驗宗派的代表」、「教條統治的幫兇」。劉少奇派手下猛將彭真聯合康生,猛烈攻擊周恩來,要求開除周恩來的黨籍,周恩來不得不公開檢討,深刻認罪。這場批鬥,後來在前共產國際總書記季米特洛夫干預下才不得不收場。彭德懷則因發動「百團大戰」引起老毛的不滿,被圍攻、批鬥,以至於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中說毛澤東:延安整風你「操了我四十天的娘」。陳毅也是被整的,多年以後,陳毅還說:「在延安,劉少奇、鄧小平、彭真、還有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這些人,還不是擁護毛澤東思想最起勁!現在怎麼樣?當年赫魯雪夫吹捧斯大林,後來怎麼樣?總理不是挨整嗎?……以後還要看,還會證明。延安整風就是錯誤的!」葉劍英雖然沒有被整,但他當時的妻子被整得自殺,雖然獲救卻精神失常。柯慶施是當時的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因為曾經在北方局的工作中與劉少奇有矛盾,因而被打成反革命分子遭到捆綁、鬥爭,妻子被逼得自殺,自己也險遭不幸。陶鑄和其妻曾志都在整風中受到無情打擊。……

延安整風在基層更為殘酷,在康生指揮下的「搶救運動」,大搞逼供信,人人過關,人人自危。就連上中學、小學、幼稚園的孩子都要在老師的「威逼利誘」下,揭發同學、朋友、家人。無數人被打成「特務」,甚至出現了年僅六歲的小特務,不少受害者被秘密殺害,有的被整得自殺,有的被整得發瘋……。北大才子王實味,因為指出了中共存在的問題引起普遍共鳴,被毛澤東認為敢於挑戰毛澤東的馬恩列斯毛學說,被毛澤東當作典型例子打壓,長期關押,最後被凶手用大砍刀砍了百餘刀,扔進井裡毀屍滅跡。至此,在紅色恐怖下,就像劉少奇在《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中所說的,人人都成了黨的馴服工具,馬恩列斯毛的共產邪說成了所有人的思想。

劉少奇就是這樣在毛澤東的「英明領導」下,靠著整人、踩著別人的屍體肩膀爬上來的。在以後的歷次運動中,劉少奇更是賣力地衝在前頭,不斷穩固著他作為中共第二把交椅的地位。下面僅舉幾個劉少奇整人的例子。

劉少奇廬山會議後說:「彭德懷利用高崗,他們兩個人都有國際背景,他們的反黨活動,同某些外國人在中國搞顛覆活動有關」。「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懷同志不能平反」。

1950年土改,當時很多民主人士提出「只要政府頒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發動群眾鬥爭」,但中共決意要讓農民斗地主後得到土地。劉少奇在中共八大報告中說:「用徹底發動農民群眾的群眾路線的方法,充分地啟發農民特別是貧農的階級覺悟,經過農民自己的鬥爭,完成了這一任務。……由於我們採取了這樣的方法,廣大的農民就站立起來,組織起來,緊緊地跟了共產黨和人民政府走,牢固地掌握了鄉村的政權和武裝。」中共從此將權力之手伸到了最底層。

土改的另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從肉體、精神上消滅「地主階級」。過去,在傳統氣息濃重的農村,實行的是傳統的鄉紳自治。中國的鄉紳,主要是受過儒家文化熏陶、辦事公道和德高望重的土地擁有者。而中共的土改,要消滅的就是所謂的「地主階級」,也就是這些鄉紳。中國的農民一向本分老實,不理解也接受不了中共殘酷的鬥爭哲學。于是,中共便精心安排一些「苦大仇深」的、地痞流氓,挑動群眾斗群眾,煽動仇恨、暴力和血腥。從此便大開殺戒,每個鄉都定出殺地主的指標,「村村流血,戶戶鬥爭」。鄉紳,作為在中國歷史上存在了幾千年的階層,從此在歷史的舞台上被中共抹掉了。

毛澤東定下的指標是人口的百分之十。當時中國農村人口約4.6億,實際劃為地主和富農(包括家人)達4,300萬。土改死亡人數,毛澤東估計達二三百萬。而國家統計局《建國三十年全國農業統計》資料顯示,地主人口從土改前的4.75%降到了2.6%。也就是說約有2,000萬人在土改中消失了。

中共屠殺地主、反革命分子

1956年,劉少奇積極追隨毛澤東發動人民大公社、大躍進運動,直接導致和平時期餓死四、五千多萬人的慘劇。

文革初期,劉少奇又緊隨毛澤東。彭真是劉少奇班底的骨幹,可是,當毛澤東要整彭真時,劉少奇說:「彭真在相當長的時間裏,就反對周總理,也反對陳毅、小平同志,也反對我。在我面前搞兩面派,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彭真是長期隱藏在我們黨內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徹頭徹尾的修正主義者。」可是,劉少奇不如毛澤東老謀深算,毛澤東整彭真是為了剪掉劉少奇的羽翼。劉少奇以為只要緊跟毛澤東便可以高枕無憂,卻不知毛澤東是衝他來的。

說羅瑞卿「盛氣凌人,鋒芒畢露,對老的元帥、老幹部,都加以打擊」、「彭、羅、陸、楊是要搞政變的,這次還來不及搞政變,就被揭露了。如果他們政變成功,我們的國家就要變顏色。」在談到羅瑞卿自殺時說:「自殺要有點技術,應該是頭重腳輕,他卻是腳先落地,腳壞了點,頭部沒有傷。」

「楊尚昆歷來是反對毛主席、反對毛澤東思想的」。

「彭、羅、陸、楊事件是有發生政變的可能的,這是激烈的、國際、國內階級鬥爭在我們黨內領導機關的反映」,「階級鬥爭是不能停止的,一直要到消滅一切階級,停止不了的。不論你地位高也好,不高也好,階級鬥爭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結果只有兩個,要麼是革命的打倒反革命,要麼是反革命打倒革命的。」

劉少奇在文革中積極參與組織領導,在對待彭德懷、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這些被打倒的幹部問題上態度堅決,罔顧事實,其心黑手辣絕不在毛澤東之下。

毛澤東與劉少奇的分歧源自毛澤東退居二線,特別是關於大躍進、三年大飢荒的七千人大會之後,毛澤東在中共的地位急劇下降,而劉少奇大有取而代之之勢。兩個人在許多地方開始出現嚴重分歧,不再是毛澤東說什麼、劉少奇就執行的局面。劉少奇經過多年經營,在他身邊聚集了一大批親信、手下。毛澤東為了奪回權力,以文化大革命的名義,開始清理劉少奇的勢力。而這場始於權力鬥爭的文化大革命將中華民族拖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歷次運動後僅存的傳統、文化被消滅殆盡。

1970年,當毛澤東的老朋友、美國記者斯諾,問他是何時感到必須把劉少奇搞掉時,毛澤東答道:「那就早囉。1965年1月,二十三條發表。二十三條中第一條就是說四清的目標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當場劉少奇就反對。」又據薄一波回憶,1964年,毛澤東與劉少奇在「四清」運動的性質上發生了激烈的爭論,毛澤東曾惱怒地對劉少奇說:「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動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把你打倒。」因為毛澤東深諳鬥爭哲學的精髓,劉少奇只不過是他手底下的追隨者而已,利用完了,棄如敝履。

毛澤東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而劉少奇也有過同樣的論調:「我們的法律不是為了約束自己,而是用來約束敵人,打擊和消滅敵人的。」「如果那條法律束縛了我們自己的手足,就要考慮廢除這條法律。」「黨委決定要捕的,檢察院要閉著眼睛蓋章。」所以,當毛澤東指示紅衛兵批鬥劉少奇、劉少奇拿著憲法說:「我是國家主席,我的權利有法律保障。」時,當劉少奇淪為被打擊的對像時,什麼都不管用了。劉少奇被自己親手創建的黨文化吞噬。

曾經在延安整風中被劉少奇狠狠批鬥過的周恩來終於在30年後等到了報仇的機會。周恩來被毛澤東指定為「叛徒、內姦、工賊」劉少奇專案組組長,收集劉少奇叛變革命的證據。周恩來說:「我也是以無比憤怒的心情看著、想著、批注著這三本劉賊叛賣我們黨和犧牲同志們的材料。劉賊是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姦、大特務、大漢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我們要首先歡呼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沒有這種大革命,怎麼能夠把劉賊及其一夥人的叛黨賣國、殺害同志的罪狀,挖得這樣深,這樣廣?當然我們還要繼續挖下去,不能有絲毫鬆懈,不能失掉警惕,如果挖不完,我們要交給後來人!」「此賊該殺!」周恩來一語道出了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真實意圖。

劉少奇之所以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其在黨內仇人太多。自延安整風之來,政治運動接連不斷,劉少奇是歷次整人運動的決策者、積極參與者。可以這麼說,中共高干沒有幾個人不曾被運動整過,也沒有幾個沒整過別人。因為,中共的鬥爭哲學注定了它是殘酷鬥爭,只不過劉少奇一直立於整人的位置。所以中共高干中有太多的人對劉少奇恨之入骨,必欲置他於死地而後快。

中共的「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的鬥爭哲學在中國戕害了多少人,數都數不過來,劉少奇只不過是其中一個,無數的冤魂在中華大地上游蕩著,向人們述說著共產幽靈對他們的殘害。可以這麼說,共產邪靈一天不在中華大地消失,中共的鬥爭哲學還會繼續,人們還會受害。只不過隨著歷史的前進,中共的手段也變得越來越「與時俱進」,包裝越來越華麗,越具欺騙性,越難以分辨。所以,瞭解中共的殺人歷史、整人歷史,有助於人們從根本上看透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拋棄中共,還中華大地一個朗朗乾坤。

2017年2月2日

(註:部分資料來自網路,在此不再一一引述,感謝各位的正義!)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