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習電話會談「一中」 金正恩錯估後果或觸殺兄動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7日訊】 日前,馬來西亞警方發表聲明,確認在吉隆坡機場遭刺殺的男子(金正男)死於VX神經毒劑。外界普遍認為,這意味著這起謀殺事件很可能是一種「國家行為」,而朝鮮金正恩當局嫌疑最大。有輿論認為,美國推行「朝鮮核武議題第一優先」以及確認尊重「一個中國」的外交原則,可能是觸發金正恩殺兄的導火線。

當地時間2月26日,馬來西亞警方發表聲明稱,宣佈金正男的驗屍報告已基本完成。通過對死者眼粘膜和臉部樣本分析,馬方檢測出了一種叫VX的神經毒劑成分,並確認金正男因過量的VX神經毒劑致死。

馬來西亞衛生部長蘇巴馬廉(Subramaniam Sathasivam)對媒體表示,「金正男體內的VX神經毒劑份量甚高足以影響其心臟及肺部。另外,吸收的水平亦屬高,令他在接觸毒劑15至20分鐘內便死去。」

馬來西亞官方同時表示,目前,他們還在等待死者家屬提供DNA樣本以確認死者身份。

據公開的資訊,VX神經毒劑製造難度極大,主要是通過擾亂神經系統致人死亡。VX中毒者往往死於呼吸中樞抑制與呼吸肌麻痺導致的呼吸衰竭。大多數專家認為,謀殺現場出現VX毒劑,這意味著事件很可能是一種國家行為,而朝鮮的一些機構的確有發動此類攻擊的資源和能力。

有分析認為,雖然朝鮮獨裁者金正恩多年前就已經啟動了刺殺自己的兄長金正男的行動,但他最終選擇當下這個國際形勢極其敏感的時機毒殺金正男,很可能與美國總統川普上臺後,中、美、朝之間的戰略關係正在發生的變化有關。

致力於地緣政治學及戰略文化研究的臺灣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王俊評,在《川習電話會談或觸殺機:金正男成一中政策犧牲品?》一文中表示:美國奉行「朝鮮核武議題第一優先」的原則,以及川普與習近平在電話會談中確認「一中政策」,很可能讓金正恩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而下決心除掉金正男。

文章指出,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今年2月初訪問韓國時,對青瓦臺國家安全室室長金寬鎮表示,朝鮮核武議題是美國在亞太的第一優先,這對於金正恩來說是一個「警訊」。

文章分析:馬蒂斯的發言表明,在川普政府眼中,南海及臺灣問題的重要性,都排在朝鮮核武之後。這意味著美國一定還會繼續試圖拉攏中國。此後,川普在2月9日與習近平通電話時表示,將應習近平之請遵守「美國的一中政策」。這一切對金正恩來說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固然中國不會放任朝鮮崩潰,但為了避免朝鮮與美國起衝突,或許可能會策劃政變,以金正男來取代他(金正恩)的位置。」文章寫道,「這一點,在川普對『一中政策』的立場突然出現大轉變後顯得似乎更加真實。」

王俊評同時在文章中指出,金正恩試圖以暗殺兄長金正男的方式來向世界示威,顯示朝鮮政權可以不擇手段,但「金正恩顯然錯估暗殺金正男一事對中國的政治效應」。

文章指出:北京當局在金正男遭暗殺後,隔日(2月18日)即宣佈,中國本年度正式全面禁止從朝鮮進口煤炭,而且這項決定由中共外交部率先暗示,「顯示金正男遭暗殺在北京眼中是何等的挑釁」。

此外,朝鮮特務光天化日下在馬來西亞國家門面的吉隆坡國際機場,對高敏感度的重要人物執行政治暗殺,這種做法也讓馬來西亞「感到臉上無光」。這讓原本是朝鮮在東南亞重要的友好國家馬國與朝鮮的外交關係陡然緊張,大有爆發兩國外交戰的態勢。

文章分析稱,「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強烈否認死者為金正男,也透露出平壤當局對中國、馬來西亞兩國的反應有措手不及的意味,急於想要儘快讓此事對朝鮮外交的傷害降到最低。如此反倒損及其在外交上的主動地位,陷入四面楚歌。」

事實上,在王俊評做出如上分析之前,新唐人電視臺時政評論員橫河在2月16日的一檔訪談節目中也曾分析指出:金正恩先射導彈,再殺兄長,是因為他擔心北京當局在川普的壓力下,會扶持金正男來取代自己掌握朝鮮政權。

橫河表示,過去,金正恩只是把金正男視為一個普通的威脅來看待,但現在,這個威脅在他看來就更危險、更直接了。

橫河分析指出:強勢川普上臺後對當前的美中關係很不滿意,在川普政府與北京當局進行新的談判之後,中方可能會在某些方面做出一定程度的讓步。而經濟貿易方面直接牽涉到中共在國內的統治,北京在這方面做出讓步的可能性不大;因此金正恩會擔心,北京可能會拿朝鮮作為與美談判的籌碼。

金正恩當局判斷,北京方面不可能願意朝鮮真的被韓國吞併,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另找一個人來取代金正恩。而金正恩看來,對自己威脅最大的就是金正男,刺殺金正男這件事因此顯得非常緊迫。

此外,外界注意到,金正男遭毒殺後,川普於2月23日接受路透社採訪時坦言:「我們對他(金正恩委員長)所做之事非常生氣(very angry)」。對於與金正恩見面的可能性,他表示「現在談這個可能太晚了,太晚了(It’s very late)」。

外界有分析認為,金正男被暗殺事件再次印證了朝鮮當局的行為具有「不可預測性」,而這一點有助於美國在薩德問題或朝核問題上說服北京當局。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