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國學大師康有為被鞭屍後代被批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與中共統治下鮮有大師不同,民國時期湧現了一批學貫中西的大師,按照一些描述民國時期的書籍所言,他們是一批有「骨氣」而又「好玩」、「有趣」且學問深厚之人。他們有時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對於世事,亦常有驚世駭俗的作為。而他們可以如此率性而行正是得益於民國政府的寬容。

彼時,無論是北洋軍閥政府,還是蔣介石治下的南京、重慶國民政府,對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人格、知識和信仰都保持了一定的尊敬。而知識份子對待政府則是:你不對的時候我批評你,你對的時候,我就支持你。毫無疑問,能夠形成這種相互信任關係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民國政府的誠意。

然而,中共建政後採取的殺伐政策,不僅使留在大陸的民國大師們一個個慘遭迫害,甚至慘死,而且也徹底使知識份子的脊樑彎曲,就連早已離世的大師的屍骨也被挖出來,進行鞭屍示眾。本篇說的是橫跨清朝和民國兩個朝代的國學大師康有為

變法領袖

出生於廣東官宦家庭的康有為,幼時接受儒家思想教育,21歲時因接觸西方文化,初步形成了變法思想。1888年,他第一次上書光緒帝,指出日本「伺吉林於東,英啟藏衛而窺川滇於西,俄筑鐵路於北而迫盛京。法煽亂民於南以取滇粵」,提出變成法、通下情、慎左右三事,但因為受阻,上書並未到達光緒帝手中。

此外,信奉孔子儒家學說的康有為,還致力於將儒家學說改造為可以適應現代社會的國教,並曾擔任孔教會會長。

1891年,康有為在廣州開辦學堂,收徒講學,另一位叱吒民國的國學大師梁啟超就是他的學生。據說,當時已是舉人的梁啟超在見了尚是監生的康有為後,深為佩服其學識和見解,遂主動拜其為師。彼時他寫的《新學偽經考》和《孔子改制考》兩書,在知識界和思想界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1895年,正在北京參加會試的康有為聽到清政府與日本簽訂賣國的《馬關條約》的消息後,震驚憤慨之下,聯合了眾多舉人發動「公車上書」,並在各個方面提出了具體改革措施。

不久,康有為考中進士。在中了進士後,康有為又多次上書,主張變法維新。1898年,在慈禧和光緒帝的許可下,開始進行變法,史稱「戊戌變法」。後來慈禧發動政變,變法失敗,康有為也被通緝。

幾經輾轉,康有為逃到了海外,並在1899年7月成立保皇會,提出「君主立憲」,「反對革命」。辛亥革命後,康有為回國並在上海定居,還積極參與恢復帝制。1917年張勛擁戴宣統皇帝復位就有其的參與,但最終失敗。

1923年,康有為移居到鍾愛的青島居住。1927年3月的一天,在參加同鄉宴後猝死。關於其死因,歷來有不同的說法,一是病死,二是被人害死,但公開的說法仍是病死。其死後,被埋葬在青島。

康有為的著作主要有1885年所寫的《康子內外篇》與《實理公法全書》,還有1886年撰寫的《教學通議》,其核心內容是嚮往平等公正,改良政治。康有為其它的代表作還有《長興學記》、《桂學答問》、《大同書》、《論語注》、《春秋筆削微言大義考》等。

身後慘遭鞭屍

1966年文革爆發後,舉國「破四舊」,全國上下到處是「打、砸、搶」,乃至殺人、掘墓。康有為雖然早逝,也未能倖免。他被視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保皇派」,在青島的墳墓被某校的紅衛兵挖開,屍骨被鞭屍,其帶有白髮的顱骨則被紅衛兵們綁在棍子上,抬著遊街示眾,而骨頭則被當場揚了一地,再難找回。

幸好當時青島市博物館的王集欽研究員,冒著被打成「保皇派孝子賢孫」的危險,提出將頭骨收到博物館內,作為「造反有理」的實物進行展覽,並得到了紅衛兵的許可。王集欽在展覽結束後,趁亂將康有為的顱骨及遺物收到一個木箱中,躲過了進一步的劫難。文革結束後,康有為的遺骨才重新入土。

女兒批毛「萬代為殃」

康有為共有12個子女,長大成人的只有2個兒子4個女兒,其後代大多生活在國外。他與原配張雲珠所生的次女康同璧和女兒羅儀鳳,因選擇留在大陸,在文革時也歷經滄海。

康同璧早年赴美國留學,先後入哈佛大學及加林甫大學,畢業後回國。歷任萬國婦女會副會長、山東道德會長、中國婦女會會長,後嫁與羅昌,生有一女一子。她曾在傅作義召開的華北七省參議會上被推為代表,與中共商談和平佔領北平事宜。

中共建政後,康同璧被聘為中央文史館館員,還當選了三屆政協委員。因丈夫早逝,兒子羅榮邦定居美國,她與女兒羅儀鳳相依為命。

文革期間,康同璧母女都受到了衝擊。章乃器之子章立凡2004年發表的《亂世逸民——記「文革」中的康同璧母女》一文,對此進行了描述。據文中記載,紅衛兵不僅抄了她們的家,將冰箱搬走,而且將80多歲的康同璧用墨塗面批鬥,但母女倆仍扶危濟困,不考慮自己的安危。

對於遍及全國的文革暴力行為,康同璧十分氣憤,並曾當著章立凡的面說要寫信給毛:「這樣搞下去,國家會成什麼樣子?你要打倒劉少奇,是你們兩個人的事,不要害得全國老百姓跟著遭殃!」她還指著壁間的畫像道:「什麼萬壽無疆,我看是萬代為殃!」

因為康同璧這樣的背景,她在生病後也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在「大右派」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一書中描述了康同璧的辭世:「老太太最初不過是患感冒,先在家中調養。不想,病越來越重,便送進醫院,擱在了觀察室。窄窄的床鋪正好對著門口,穿堂風兒吹個不歇,過往之人走個不停。羅儀鳳一再懇求,是否可以轉到病房。院方的人白了她一眼,回答說,『你母親不就是個社會名流嘛,這麼待著就行了。』幾天後,康同璧死在了觀察室。」時間是1969年8月17日,老人終年83歲。

康同璧的女兒羅儀鳳則畢業於燕京大學家政系,沒有在任何單位工作過,但文革時也同樣無法擺脫厄運,由街道辦事處「修理」,讓其交代與燕京大學校長司徒雷登的師生關係。羅儀鳳猶如驚弓之鳥,不知如何處置,後被關進監獄。出獄後的1974年就追隨父母而去,沒能等到文革的結束。

這樣的悲劇在換來人們嘆息的同時,怎能不讓人再一次期盼中國沒有了中共的日子快些到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