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由批警察「作秀」的法官被停職想到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中國大陸的警察似乎一下子被提升為「國寶級人物」了。無論是襲警的被重判,還是在言論中涉及辱警的被刑拘,都讓中國人感到,自己在時刻接受著「警察的地位神聖不可侵犯」的嚴重警告。除了普通老百姓之外,就連率屬於司法系統的法院法官也毫不例外。

就在近日,一位法官因在微博中轉發了「人民網」上的《一位57歲民警的雪中堅守》一文,並評論稱「57歲老民警在風雪中執勤,有三種情況:一種是犯錯誤被罰,一種是作秀,還有一種是作秀」,而被其所在的某市中院停職了,並且還被威脅「調查後作嚴肅處理」。黨媒《法制日報》隨即質問道,「這位法官有什麼依據把『風雪執勤』稱為是作秀?」緊接著又義正言辭地批評道,「簡單的把『風雪執勤』稱為是作秀,只能說明這位法官可能不太相信敬業、友善,甚至其自身也不是敬業、友善的人」。

黨媒此番評論的可笑之處就在於,因太投入的諂媚於黨而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這位法官無論說什麼,都不是在法庭上公開的做出判決,而是以個人的身份在「想說什麼就能說什麼」的微博中發表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是「作秀」也只是他的一家之言,無論有沒有依據,都不必像開庭審理那般,一定要將「依據」公諸於眾。只要走出法庭,回到家中,他就只是普通民眾中的一員。而表達自己的意見跟工作並不相關,何至於要受到「停職」這麼嚴重的懲罰?

此外,法制日報口口聲聲說,認為「風雪執勤」是「作秀」的人就是「不太相信敬業、友善」。其實,這一邏輯本身就有悖常理。難道沒有人正是因為信守敬業與友善,才會直言指出那些看似敬業的「作秀」行為?甚至通過一個簡單的反問就足以看出,老警察會在風雪中執勤或許正是因為某些人的不友善。如果老警察所在單位是一個足夠友善的集體,又怎會安排一位年近半百的老警察在大風大雪的日子出外執勤呢?除他之外沒有別人了?身強力壯的哪兒去了?倒班並非難事,因為警察不比其它職業,隨時待命、以備不時之需也是常有的。

如果說,老警察真的已年老體衰,卻還被強制性的安排執勤,那麼他所在單位是逃脫不了干係的。一旦出問題,單位是要負責任的。怎麼能拿人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來博取欣賞、同情呢?這種在西方國家會被視為侵犯人權的行為,哪裏又能稱得上「友善」呢?果真如此,老警察硬挺著執勤,也不是什麼可圈可點的敬業行為。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這位老民警尚且健碩,此番出勤也是正常的工作需要,那麼路過問候一聲,或是讓人心生溫暖,這都並未為過。要知道,作秀的根本不是這位老人,而是刻意安排他雪天外出工作的上級領導,以及費盡心思的找好角度,貼身跟拍,事後還要配以長篇大論,肉麻的進行誇讚、褒獎的某個別有用心的媒體(人)。

而無論是這種刻意的宣傳報導,還是一旦有人做出非正面的回應,就被扣上「辱警」的帽子,並接受嚴懲的後果,都不難讓我們發現個中玄機,即「官方授意媒體、引導輿論,通過維護警察的形象,來樹立自身的權威」。但需要指出的是,這種行為本身已凸顯出了底氣不足的一面。常言道「身正不怕影子斜」,維護自身形象的最佳途徑就是「行得端、坐得正」。自身的言行直接決定了週遭的目光;警察若盡職盡責、真心為人民服務,又何懼老百姓的評議呢?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中共「一黨」治下,警察的言行並非完全受制於職業本身的規定和要求,而是要時刻聽從黨的指揮。黨要監視老百姓,警察就是移動的監視器;黨要對不服從的民眾暴力鎮壓,警察就只能充當打手。當看不到中共在幕後操控的這雙黑手時,那些遭到非法監控以及暴力對待的人一定只會對眼前的警察憤恨不已,將其視為公敵。反之,這也正是中國的警察為何會不斷遭到來自民間的惡語相加、棍棒相向等報復行為的原因。

因此,作秀也罷、不作秀也罷,警民衝突決不會因為某個警察的愛崗敬業而停止爆發。只要中共繼續操控警察向民眾施加暴力、以便壓制來自民間對暴政以及不公的反抗,那麼,警察被罵、被打、甚至被殺的慘劇就會繼續上演。無論黨媽是否真心的想要維護警察的形象與人身安全,但只要還拿他們當「暴力工具」,中共治下的警察怕是很難過上消停日子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