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兩步棋讓國家得到平穩過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先生,我要預先告知你:從三月份開始,只要我的一家老小仍被置於人為餓殺的邊緣,我將不定期向你求借一分錢。因了強加的苦難,我會因勢利導,耐心教化。願你公聽並觀,可以傾聽。

黨委是虛設的,政府是虛設的,公安是虛設的,法院是虛設的……這個名存實亡、沒人管事的「共和國」,大小機構長期以來尸位素餐。有些事情我不知道究竟該找誰,所以也只能是找你習近平

狼猛蜂毒的政變集團,搞臭了「胡溫新政」,又要搞臭「習李新政」。政變在繼續,並已進入公開化。被逼上樑山的我,在清灰冷灶中別無選擇,只能以我的視角,儘可能給你以某些善意的警醒。

你在王岐山先生的鼎力支持下,四面出擊,撂倒了不少貪官污吏,雖則大快人心,但於百姓而言,卻並不解決任何的問題。國家還是一地雞毛,形同荒廟。民怨沸騰的匪國,已潛藏了太多的變數。

歷史隨時可能在暗潮洶湧中被血腥改寫。先生處在責任鏈的末端,若不能一人善射,百夫決拾,在抓住問題的重點中,迎來國泰民安的陵谷滄桑,則別說是保黨、保國,只怕是會連自己都保不住。

這種體制誰都無法例外,人人都仿若釜底游魚,你也低估不得居心叵測者的陰毒和凶殘。要讓國家和人民以及你自己不再置身險境,本來只需走出民主這步棋就能一了百當,卻不見你有這般意向。

那麼退而求其次,在同步進行「反腐」鬥爭,仍保持高壓態勢的同時,從確實解決問題的著眼點出發,為尋求國家的平穩過渡,走兩步棋,如何?我所說的兩步棋,即:撤銷一條線,肅清一條線。

撤銷一條線——

導致社會自癒機能全面喪失,且常生產「高級黑」的這條線,本是納粹德國時期才有的產物,與現代政治文明格格不入。有這條線的存在,即無法保障公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即難於杜絕政以賄成。

有新聞自由的存在,國家這艘大船才能免於觸礁。2016年,中國的新聞自由指數在180個國家中位列176,倒數第五,與朝鮮同一檔次。這不但是「大國」的奇恥大辱,而且也顯見是腐敗的一大溫床。

改革就要改得大刀闊斧。若能將劉雲山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常委一腳踢出政治局,「像刮宮一樣刮掉中宣部」,全面撤銷藏污納垢的這條線,則國家幸甚,萬民幸甚。各種齒輪會更快歸位。

讓傳媒按照自有的規律自由運行,讓新聞從業人員真正做到鐵肩擔道義,即不至於讓這個國家無盡玉石同沉,即可有效促進不想貪、不敢貪。興妖作亂者即市場全無,魑魅魍魎都是見不得陽光的。

撤銷劉雲山把持的這條線,就等於趕走了依附在國家和人民肌體上的吸血鬼,就等於讓陽光撒進了黑暗的叢林,就等於凡事可以擺在台面上說話,就等於民怨有了出口,而不再是高危的火藥桶……

肅清一條線——

無需諱言,無惡不作、狼吞虎噬的巨貪周永康雖然被打回了原形,但被周賊危害甚烈的這條線,也並沒有因為周永康的倒掉,就真的停止了裸奔。而今有的,也還是一個從上到下爛透了的政法系。

大大小小的周永康餘孽,在這波「高潮迭起」的「反腐」鬥爭中,時至今天壓根就沒有真正被觸及和肅清。周氏殘餘,非但不會真心去維護你習近平的執政安全,而且還只會極力給你添堵或拆臺。

周永康的餘孽們,在和其他領域的政變勢力忽明忽暗相互勾結,一邊肆無忌憚將法脈準繩踩在腳下,一邊滅絕人性不停製造事端,搞得「新政」顏面無存,弄得「法治」更是衣不蔽體、嚶嚶而泣。

開弓沒有回頭箭。不徹底肅清周永康的餘孽,不讓時常和殺人犯、搶劫犯以及各種利益集團同穿一條連襠褲的這條線回歸正途,就既無執政安全可言,也不可能讓諸事還原到法治的框架下來進行。

慣常背道而馳的這條線民憤極大。在儘快肅清害群之馬,有效疏解民憤的同時,為有長效機制,宜對這條線加強權力監督和制衡。各地的法務總管,應該是能上能下,宜給民眾以選舉權和罷免權。

面對變幻莫測的一個棋盤,棋手不能總是舉棋不定,而該權衡利弊,運籌帷幄,落子無悔。走出以上兩步棋,雖不完全解決問題,但能播種希望,利國利民,能在較大程度上讓國家得到平穩過渡。

以上淺見,僅供參考。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一再下流敲掉飯碗……於公元2017年2月28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2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80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81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