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中共吹噓的平型關大捷與百團大戰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軍在抗戰期間,參加大的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與之相比,中共可以吹噓的戰役著實少得可憐。中共史書和宣傳中反覆提及的,且可以拿得出手的唯有所謂的「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而前者的真相並非是中共宣傳的那般,後者的主導者彭德懷還因此被毛痛批。

平型關大捷」中共是「逃兵」

平型關,亦稱「平刑關」,在山西省繁峙縣東偏北一百三十里,音訛為「平型」、「平刑」,是通燁窨的要隘;西北連渾源縣,東南接河北省阜平縣界。

1937年7月,日軍全面入侵中國,抗戰爆發,平津先後淪陷。8月20日,國民黨召開國防會議,特將山西、察哈爾、綏遠列為第二戰區,以山西綏靖主任閻錫山為司令。不久,石家莊、張家口(今察哈爾張垣市)先後失陷,國軍退守雁門關、平型關、陽方口(晉北要隘,在山西寧武縣北二十五里)一帶,晉北告急。

為確保兵家要地山西,牽制日軍南下,國民黨第十五軍、第十八集團軍(共軍改編的,習慣上稱「八路軍」)均調歸閻錫山指揮,負責巡守平型關以切斷日軍後方聯絡線。

很快,時任十五軍軍長的劉茂恩率部抵達太原。後來他曾將這段歷史記錄在《劉茂恩回憶錄》一書中。當時劉將軍因沒見到去雁門關督師的閻錫山,就去見了山西省政府主席趙戴文。雙方談及了中共軍隊參戰一事。對於中共是否會幫國軍打日軍,劉茂恩的看法是「八路軍能幫我們打日本人?那真是日頭要從西邊出來了!恐怕待日本人打來,他們就會乘之而入,搗亂我們。」

當晚,劉將軍即率軍乘火車,轉同蒲鐵路北上至懷仁縣;聽說大同棄守,即下車趕往占領平型關以西一帶陣地,依臨泰戲山構築工事。泰戲山在繁峙縣東北一百三十里,上有平型關。劉將軍以十五軍占領平型關正面陣地,向東延長四十里,西至北樓口八十里,軍部則駐在平型關後小冶鎮上。左翼是第三十三軍,占領大小石口陣地,而十八集團軍(中共軍隊)則是協同參加左翼雁門關一帶,因此在主戰場正面沒有見到中共軍隊的影子。

據劉茂恩回憶,在日軍第五師團(板垣征四郎)主力進攻平型關及團城口(在平型關西三十二里)情況緊急時,林彪部潛藏在關右山區楊鎮,沒有給國軍支援。9月23、24日,日軍進攻,十五軍給以嚴厲打擊,第二營官兵均受傷,所幸第一營及時增援,予以夾擊,才把日軍打跑。

之後林彪獲知敵軍輜重隊四百多人,多數徒手,少數步槍,在蔡家峪落後,遂以「以大嚇小」的手法乘機出襲,虛幌一下就逃之夭夭,致使左翼雁門關戰場出現空檔。這導致日軍從北樓口以西72里處左翼大小石口、茹越口堡(在繁峙縣北六十里)突入,迂迴威脅平型關國軍的後方,使平型關戰役最終功敗垂成。

對於劉茂恩描述的中共是「逃兵」的回憶,中共的記述卻是:在日軍二十一旅團一部及輜重車隊,沿靈丘至平型關公路向前線西進時,進入了林彪的一一五師伏擊地域。經過約6個小時的戰鬥,一一五師取得「首戰大捷」,這就是所謂的「平型關大捷」。而取得平型關戰役「勝利」後的中共軍隊,並不見增援國軍,但彼時日軍增援部隊卻不斷來到,國軍和日軍再度發生激烈交火。在日軍增援的當口,中共軍隊已經消失不見,究竟去了哪裡,中共記述語焉不詳。從其沒有阻擋日軍增援部隊以及繼續加入戰鬥看,劉茂恩稱之為「逃兵」並不為過。

後來,中共在戰報中稱,殲滅日軍1000餘人;而日軍的戰報卻稱,在蔡家峪,日軍亡167人,傷94人。劉茂恩將軍回憶錄中記載的是日軍400多人。中共究竟在哪裡消滅了1000多日軍呢?很顯然,中共在誇大戰果。

更為可笑的是,1992年聶榮臻離世時,楊尚昆發表的悼詞中居然稱是聶指揮了平型關戰役,並取得了「中國抗戰以來的第一個大勝仗」。因為林彪的「政治錯誤」,中共的歷史也要被一再修改了。

「百團大戰」遭毛痛批

中共吹噓的另一個戰役是「百團大戰」。1940年8月,當國際形勢正在發生變化時,駐守在在山西武鄉縣王家峪的八路軍,在沒有得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或第二戰區的作戰命令和中共中央的批准下,由彭德懷主導發動、指揮了針對華北日本占領軍交通線、據點、封鎖溝為主的進攻戰役,投入了105個團,俗稱「百團大戰」。

不過,實際戰果並非是如中共宣傳的那樣給予了日軍沉重的打擊,反而是日軍損失較小,中共損失不小,還引起了日軍的多次「掃蕩」,中共二三年來建立的所謂「抗戰根據地」幾被掃平。

後來,在廬山會議上,彭德懷也因此遭到了毛的批評,指其是「執行投降主義路線的一大罪惡」。毛稱「主動出擊日軍是幫了蔣介石。當時是共產黨、國民黨和日本人三國鼎立,我們就是要讓國民黨和日本人鬥個你死我活,而我們從中發展壯大。一些同志認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占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

毛的一番話讓人清楚地看到了中共到底是真抗日還是假抗日、真發展,彭德懷亦為此付出了代價。

「百團大戰」後,八路軍部分單位退守延安,朱德亦回歸延安,參加「大生產運動」。在朱德的命令下,一二〇師三五九旅在旅長王震的率領下開赴南泥灣實行軍墾屯田,種植了大量鴉片,並賣到日統區和國統區,為中共的生存提供了資金保障。

結語

假抗日的中共除了吹吹「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和擊斃日軍阿部規秀中將,確實也沒什麼可誇耀的了。這樣欺世盜名的中共,在真相一個個被揭穿後,還能欺騙到何時?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