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上海政法首虎落馬 蓋子被揭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04日訊】【熱點互動】(1578)政法首虎落馬 上海蓋子被揭開?

3月1日,上海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被調查,他是上海市第二個落馬的老虎,也是上海政法界的首虎,有傳言說他涉及四個人連環命案,並且深度捲入至少幾十億的資產掠奪。陳旭落馬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他的落馬會給上海帶來多大的震盪?今天我們對這些問題做一些分析和解讀。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3月1日上海原檢察院檢察長陳旭被調查,成了上海市第二個落馬的老虎。他也是上海政法界的首虎。陳旭有傳聞說,涉及了4個人命連環案,同時他還深度的捲入至少幾十億資產的掠奪。

那麼陳旭落馬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他的落馬會給上海帶來多大的震盪?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來兩位嘉賓來做一些分析和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開始我們再來看一個背景資料。

據大陸媒體報導,3月1日上午,陳旭還在為一所所謂的法治研究會成立揭牌。當晚7點左右,中紀委官網發消息稱,陳旭因「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審查。但沒有說明具體原因。

現年64歲的陳旭是中共「十八大」後,繼上海副市長艾寶俊落馬後的第二隻落馬「老虎」。

去年1月,上海官媒宣布,陳旭提出「辭職」。4月,新浪微博出現圖文帖,題為「港商上海裕通房地產公司法人任駿良舉報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揭發陳旭利用上海司法權力,為惡勢力巧取豪奪充當保護傘,並揭露陳旭曾涉4人連環命案。

當時有報導稱,這些大案可能牽動上海很多人,引發的上海官場地震將超過陳良宇案。知情人士說,此案主要涉及上海高院、政法委和公安局官員,劉雲耕、吳志明等人也牽涉其中。

上海被指是江澤民的老巢,江派在上海官場、商界、司法界十多年來形成了盤根錯節的關係。上海原政法委書記吳志明是江澤民的侄子,陳旭也被指有江派背景,長期在上海政法系統任職,2008年2月升任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成為副省級官員。

吳志明把持上海政法系統十多年,曾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通告。2012年5月,吳志明被趕出上海政法委。

上海「首虎」艾寶俊,被指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馬仔。鄭恩寵律師曾說,艾寶俊和上海市委書記韓正、江澤民的兩個兒子以及「上海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我們的節目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上海的落馬老虎陳旭,他是上海的政法首虎。

節目開始我們還是請傑森為我們分析一下,剛才資料短片當中已經介紹了陳旭在去年1月份,他就主動提出來辭職。但是他落馬的當天,他上午還在做報告,還在講話,晚上7點左右就被宣布調查。您覺得他是不是在落馬之前已經自己有了感覺要出事?

傑森:其實他要出事這個事,好多人都已經感覺到了。因為剛才新聞報導中談到了,他1月份辭職以後,其實網上就陸陸續續有一些傳聞就出來了。4月份包括上海商人網上給他的揭發信,說的都是有理有據的,事實詳載,不是知道內情的人不可能寫出那樣的信。

同時網上傳聞,大概是去年的時候,他的護照已經被收了。去年他的第二任妻子叫何行,想出國的時候也被攔截了,沒出去,這都是網上爆出來的。所以說幾乎2016年的時候,幾乎清一色的網上很多人預言,陳旭出事是遲早的事,這是肯定的。

所以他這一次被抓不是突然的,很多現在中共的官員他都屬於這樣的狀態,就是說他其實已經在被調查之中,但是還讓你做去正常做的事情,認為該是時間了,就立刻把你抓起來。所以出現這種叫做「秒殺」,上午在出席會議,下午就被抓了;昨天在出席會議,今天就被抓了。有很多這樣的事。所以目前中共的很多官員是活在某種意義上的恐怖之中。

主持人:剛才那個短片裡面也介紹,陳旭被很多人舉報,他是上海的惡勢力巧取豪奪的保護傘,我們知道陳旭既做過政法主要的職位,也做過檢察院和法院的職位,趙培先生,像他這樣的人落馬,是不是上海的蓋子等於被揭開了呢?

趙培:其實揭蓋子看是揭什麼蓋子,和揭蓋子的標準是什麼。如果上海官場的蓋子,其實順著陳旭的藤我們可以摸到的是吳志明,吳志明以前擔任過上海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十多年,而且他是江澤民的侄子,所以上海官場上大大小小的官都跟江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因為上海本身是江派的大本營。如果陳旭揭開了吳志明的繩子,整個上海官場江派的一系列官員,可以說都是心驚膽戰,這個可以揭。從這個定義上,上海官場十分的膽顫心驚。

另外還有一個揭鍋蓋的意思,可能是不是揭了政法委的鍋蓋?因為我們知道習近平前一段時間,他主要的精力在軍改,處理軍隊當中江澤民的勢力。那麼政法委的勢力他觸及的比較少,或者只是觸及某些及個別上面的頭,那麼整個政法委的刀把子他能不能抓到手裡?能不能把這個蓋子給揭開?

因為中共造了一個假象,說上海的官員比較文明。如果陳旭被揭開手裡有四條命案、貪腐多少多少,那麼政法委在上海被認為最文明的政法委也是這樣惡貫滿盈、手上血債累累,這樣的話整個政法委的鍋蓋子也勢必要揭。

從這兩個意義上講,可以說陳旭的案子我們有待進一步觀察。因為現在這個問題能不能揭蓋子,就是看一個問題,就是能不能擺脫中共的體制。如果在中共體制之內,大家也知道以前審過周永康、薄熙來,審完之後很多人喊漏罪,起碼他政變的罪、中共黨內都認的罪沒有說出來。

另外,按照整個人類標準來說,他犯下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反人類的罪也不能揭得了這個蓋子。在這個時候,可以說陳旭成了一個風向標,看看未來中國的輿論導向和中共下不下台,都可以看出一點端倪吧。

傑森:其實這個案子本身它是很重大的。我記得2009年財新網有一個報導,當時上海有一個公安分局副局長,級別就是個處級幹部,叫做錢宏祥,當時他被審,當時財新網的記者說:這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上海被審理的最高級別的警官。

主持人:政法系統的幹部?

傑森:公安是政法系統,整個公、檢、法是一個體系的。所謂中共的改革開放幾十年,一個處級幹部是它審的最高級別的。你可以感覺到整個上海的官場是怎麼樣抱成一團桶的概念,上海根本不可能是個清廉之地,上海那樣的花花世界、遍地黃金的狀態,怎麼可能呢?

所以這一次陳旭案,它揭示出來有幾個非常明顯地指示。第一,從揭示出來這個案子,你到網上去看一下,它整個陳旭被揭發出來的狀態,包括涉嫌被他殺的兩個法官和一個華星拍賣所的夫妻,主管,原來這兩個人也是從警察出生的,也是警校畢業,做了警察以後,然後轉到拍賣所,拍賣的是什麼東西呢?拍賣的都是法院沒收的東西。而拍賣行一般都是收取巨大的佣金,所以這是個巨大的資金鏈。

其中包括上海商人揭發的拍賣案,把8億的大廈以2億賣給一個大部分是整個公、檢、法系統人為背景的公司。整個來說幾乎是爛透了,整個殺人的過程完全就是非常殘忍,辱屍殺人、毒藥殺人,整個是爛攤子,幾十年卻只有一個處長被處理了。而整個過程中你就可以看到,整個「上海幫」把上海捆的多麼牢固。

另一方面,這一次陳旭被抓出來,其實有人說是2006年上半年,有一個仲裁委的副局長叫汪康武,他是很小的一個官員,是他被抓了以後,他把陳旭給咬出來了。陳旭被咬出已經多次了,不光他一個人咬,以前就非常多了。

但是你也可以看到他們的官員是互相聯繫,聯繫的過程,它捆得很緊就是互相幫助,一旦你有一個小縮口,當大家抓到一個小蒼蠅級別官員的時候,這個蒼蠅級別的官員歷史上是被保護的,一旦他被保護不住的話,那麼順藤摸瓜就抓到陳旭這樣的人。

陳旭他是原來檢察院院長,直接管理他的就是政法委吳志明,就是江澤民的侄子,所謂的上海「南霸天」管政法系統十幾年的官員,「政法王」。所以整個過程你可以看到,歷史上對上海官員的保護其實是江派核心利益所在。

好像網上有這樣的傳聞,當時2014年周永康被抓了以後,為了穩定上海的官員,江派的人直接跟上海官員說,我會像當年保衛延安一樣,保衛上海的官員的合法權力和尊嚴。

主持人:給上海官員吃一顆定心丸。

傑森:但是從2015年艾寶俊被抓,就證明了江派勢力已經完全沒有保護官員的能力了。這一次陳旭被抓,事實上是直指江澤民的侄子。包括去年年底,那個報導很小,當時抓人的是上海武警高級專科學校的常務副校長鄭萬新,鄭萬新的級別很大,所以沒有什麼太多的張揚,他實實在在是吳志明的另外一個副手。

上海高級專科學校的校長是由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兼任的,吳志明是很長時間做市長,所以常務副校長直接就給吳志明匯報的。所以某種意義上講,吳志明兩個底下的人現在都直接被抓了,短短幾個月的時間。

你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吳志明就是江澤民的侄子,其實就是囊中之物,而吳志明本身是劣跡斑斑,非常好色、非常貪財,在各種情況下他完全是囊中之物,他手下的人都被抓了,那麼江澤民的侄子是囊中之物,江澤民兒子做的事其實都是在這個保護傘之下做的,你可以非常清楚看到整個脈絡事實上都是直指江澤民。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來接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您好!兩位嘉賓好!上海是我的誕生地,我生下來的時候是大陸剛淪陷,沒多久國民黨政府去了台灣,當時上海被中共弄的一窮二白,空氣也不好,大吵大鬧搞運動。改革開放以後,江系人馬的貪官,剛才傑森說的那些人貪汙,他們又殺害法輪功,現在落馬是他們應得的報應,天理報應,老天是很公平的,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那麼傑森,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有人說陳旭的落馬,他的影響力會超過陳良宇,但是我們知道陳良宇他是上海的原市委書記,而且是政治局的一個委員。他怎麼會一個小小的檢察長的影響力會超過陳良宇的落馬呢?

傑森:當然這是一個人的觀點。我覺得他的影響力都很大,是不同的影響力,當時陳良宇是江派準備安插到常委的人員,甚至有讓他接班的因素在裡面。胡錦濤不能容忍江澤民一直把自己的權力無限地延伸下去,最後就以上海社保案的方式把陳良宇就抓下來了。抓陳良宇實際上是給習近平後來上位鋪了一個道路。

這一次陳旭被抓直指是吳志明,就是江澤民的侄子,我們知道為什麼江澤民把他的姪子安排成上海整個總管公、檢、法的人呢?就是給他做他的大內侍衛,保證上海是他的勢力。現在江澤民無法保證上海幫的任何人員,包括他姪子的嫡系,非常清楚可以看到他的姪子是囊中之物,他的兒子同樣是囊中之物,他自己自然而然也是囊中之物。

但是整個這個過程中我想也是習近平政治博弈中的一個策略,因為習近平非常想在「十九大」做很多事情,他想在「十九大」上保證江派不要做任何攻擊他的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槍頂在江派的腦門上,包括直接把吳志明和江綿恆所有的把柄抓在手裡。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習近平希望「十九大」有一個平穩召開的社會大環境。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想請問就是陳旭他在這個政法系統做了二十多年,而且是一路高升,但是在他做政法系統這麼多年當中有很多人反覆的舉報,據說有的舉報了十幾年,可是他卻能一路高升,安然無恙。我想請問就是說在中共的體系裡面,像他這樣的兩面人到底還有多少?

趙培:其實中共體系本身都是兩面人嘛,讀過《九評共產黨》的朋友知道這個黨性嘛,掩蓋人性的時候他就能做到陳旭這樣,就是心狠手辣、六親不認,不管是為了共產黨,或者為了他要去鎮壓百姓,去搶你的錢,去偷你的東西,他絕對是心狠手辣的。

那麼這個現象能有多嚴重呢?2016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一個《關於防止幹部「帶病提拔」的意見》,可以說這個東西說明了共產黨黨內都是「帶病提拔」,我們知道陳良宇當初是被「帶病提拔」的,陳旭被「帶病提拔」的,薄熙來更是啦,一身的臭毛病、一身的罪惡,他也被提拔上來了,甚至他都屬於紅衛兵,就是當初中共自己有決議不能用的那批造反小將,他也被提拔上來了。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的這個升官體系,可能看明白的人都知道,它其實是一個錢和關係構建出來的這麼一個體系。如果你光有錢沒有關係也不行,你光有關係沒有錢也不行,所以你要抱大腿。你像陳旭他抱的大腿肯定是吳志明,吳志明直接抱的大腿是江澤民,那麼這一串體系下來這一幫人就升上來,不管他有什麼毛病他都往上升。

特別有一點,上面的大腿是什麼人也決定了這個升官的路線。江澤民是個什麼人呢?江澤民開啟了中共腐敗治國的這個時代,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他要任用心狠手辣、罪惡累累的官員。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的病,我們認為貪腐是病、我們認為迫害百姓是病、我們認為暴力執法是病、我們認為強取民財是病,那麼在這種情況江澤民看都是優點,在他的視角裡都是優點,所以他就要提拔任用這些人,因為這些人不會跟好人去妥協,只會去鎮壓好人。這就是江澤民所要的。

所以這個本身是江澤民和中共這個體系澆灌出來的這麼一朵惡花。所以真正鏟除這些人,你在共產黨體系內發多少的這種文件、發多少的不准「帶病提拔」都不行,因為這個體制就是培養這種惡人的。所以真正的還要在體制上解決問題。

主持人:傑森,您怎麼看中共兩面人的這種現象?

傑森:其實兩面人這個概念就是說台上一面、台下一面,你是這個意思是吧?

主持人:嗯。

傑森:中共官員都這樣。剛才趙培也說了,中共官員都這樣,其實本身來說,在幾乎中共的官員裡他有絕對的權力。

主持人:那他被舉報的時候,中央級的領導幹部就沒有人去過問這些事嗎?

傑森:其實這個事情你要從網上看揭開陳旭這個案子你就知道了。當時起因就是土地拍賣,一個資產,就是一棟大樓價值8億,2億就賣出去了,賣給一個有政法系統的人組織的一個公司。那麼賣出去以後,後來中央來調查的時候,約訪一個法官,法官晚上就被毒死了;約訪第二個法官,第二個法官被毒死;再約訪另外一個拍賣行的一個主管,沒幾天那一對夫妻在家裡就被血腥殺害。最後整個調查也就不了了之,就那麼過去了,沒有抓任何人。

你可以看到就是說中央有時候就是叫作強龍和地頭蛇之間的關係,如果說江澤民說我要罩著你,那麼整個上海的政法體系是江澤民的姪子在把權,那麼你的一切的行為其實都可以被他罩住。所以說沒有一個對錯的概念,你只有效忠江澤民和不效忠江澤民的問題。

你只要效忠江澤民,就好像有人說韓正是兩面人,韓正當時處理陳良宇的時候,他其實是站在胡錦濤那邊的,但是後來他又能在上海做市長、做市委書記那麼長時間,他跟江澤民沒有妥協、沒有協議是不可能的。

有這樣的傳聞,有人其實就說了,江綿恆就直接告訴韓正,說你只要保證這一方平安,換句話說就是保證我們江家平安,你「十九大」入場保證的。但是現在我敢說韓正也看明白了,江派已經完全沒有這個能力了,已經沒有能力讓他入場了,已經勢危了。但是事實上在歷史上他們是有絕對權力的,所以說他的官員可以作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然後仕途絕不會受影響。

所以在你看來,他的兩面人是對江派一面,那是百般諂媚、百般效忠;對老百姓是另一面,任意掠奪、任意作為,其實這就是中共官員最基本的,他沒有法治概念、沒有道德概念,他只有一個抱大腿,抱住江澤民大腿就能爬上去。

主持人:那您剛才又反覆提到吳志明,上海的政法王,當地管他叫「南霸天」。他現在的左右手都被砍了,陳旭落馬了,之前他的另外一個副手叫鄭萬新,也落馬了,剛才您也提到,這個是不是說在意味著習近平在圍剿吳志明?

傑森:這是非常明顯的,本身來說的話我們可以看到,其實江派現在他在中央的人已經被拿完了,像周永康,還有包括他的軍隊上的徐才厚等等這樣子的人,其實已經被拿完了。他手下在常委裡頭放的幾個個別的人,管政法的、張高麗,還有管香港事務的,等等這些人,其實也已經被搞的非常非常被動了,江澤民離開上海幾乎已經沒有勢力了。而從艾寶俊在2015年被抓以後,政法體系最近也被突破。其實江派整個處處勢弱,幾乎已經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了。

那麼在這樣情況下,他還有一定的血債的紐帶,你比如說他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他連接了一個血債幫,他都有血債,這個血債並不是效忠江澤民了,因為江澤民的勢力已經不夠,但是他們只是舉著江澤民這個大旗,用血債把他們聯繫起來。

那麼習近平非常擔心這個派系的人來跟他作對,你就包括整個當時上海政法體系裡頭,其實在吳志明的帶領下,對法輪功都是殘酷迫害的。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知道習近平有沒有這樣的魄力在「十九大」之前把江澤民一網打盡?事實上在我看來,這是最簡單直接解決問題的辦法。

但是習近平往往做事展現出來的就是猶猶豫豫,或者說是遲疑,或者更慢、更穩。如果是這種常規的思維角度的話,那我看到他很可能是劍指吳志明,就是江澤民的姪子,然後威懾江澤民。某種意義上講,他把吳志明兩個胳膊砍斷以後,槍口指著吳志明,某種意義上講是告訴江澤民,你安安靜靜的,在「十九大」之前不要動。這是我看到的可能習近平現在一個核心舉動的原因。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還想請問您,就是說現在陳旭落馬,那之前這個上海的副市長艾寶俊落馬、楊雄辭職,這種種跡象是不是說在表明,就像剛才傑森說的,習近平在清理江派,或者清理上海的江家幫、上海幫?

趙培:因為從一個大的局勢來看,「十八大」的時候我們已經做過分析,就是「十八大」的常委當中,江派還是有相當的勢力的。那麼到「十九大」這個時候,如果中共還能夠開的成「十九大」,那麼「十九大」裡面胡錦濤的人占的比例會相當重,那麼剩下的就是習近平的人。那麼「十九大」之後可以說都是習近平徹底掌權的一個情況。

那麼現在江派唯一能夠動的,能夠把一個人或者兩個人塞進政治局常委,實際上塞一個人對他們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那麼這唯一的一個可能,跟他們相近、走得近的人選就是韓正。那麼韓正能不能進去呢?這個問題在於,首先,他在管理上海上是一個問題,因為現在我們看到上海的副市長抓了,上海的政法委裡面又出了這麼多事,那麼對於韓正本身是一個威脅。也就是說「十九大」上,習近平、胡錦濤可能不打算讓江派的人有一個人進入政治局當常委。

那麼我們這裡說到的是一個時間問題,就是習近平現在按照這種圍剿江派速度的話,他整個5年只辦了江派的一個政治局常委,就是周永康,政治局委員當然辦了很多。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能不能在中共把中國折騰的差不多之前,迅速地解決掉江派的這一批勢力、曾慶紅的勢力,還有把中共給解體掉?

因為我們剛才說到他為什麼能無法無天?就是因為有中共的制度嘛!他要想解決中國的根本問題,就是解決中共的制度問題,那麼他面臨的就是要在「十九大」前後要做這件事情,能不能趕的上這個時間。所以我覺得習近平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從開放輿論入手去解體中共,同時解體江派,這可能是從一個根本上剷除江派的一個辦法。

主持人:好的,還有一點時間,傑森我想請問一下,就是說剛才您也提到韓正,那陳旭在他的任內落馬了,對韓正「十九大」入常有沒有影響?

傑森:我同意趙培的說法,是個不利的影響,畢竟在他的任內,政法委、副市長都出事了,就說他以前塑造的整個上海高效清廉的形象其實已經在破滅之中了。當然就是說韓正本人他是哪個派系的?歷史上好像大家爭論很多,當然了,他跟江澤民不可能是對頭,因為他在上海這麼多年,他跟江澤民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就這一點的話,我想他入常的可能性就非常非常小。因為習近平不可能讓一個與江派有一點關連的人進來,影響他的安排。所以在我看來,他一定會離開上海市,而同時入常的可能性會很小,所以很可能是在中央給他安排一個閒職。

主持人:好的,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電話和參與。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節目到這裡就結束了,謝謝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