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建政使中華文明在政治上陷入頹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金一南先生在《百年滄桑》的演講中稱,中共建政使中華文明在政治上擺脫了頹勢,事實上恰恰相反。

什麼叫「在政治上擺脫了頹勢」?顯然是說中共建立的政治體制比民國時期更先進了,整個國家在政治上更文明瞭;反之,如果前者落後於後者,整個國家在政治上不是變文明瞭,而是變野蠻了,那當然就不能叫「在政治上擺脫了頹勢」,只能說是在政治上陷入了「頹勢」了吧。而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先進和文明與否,按照當今世界大多數人尊奉的普世價值,關鍵則取決於這個國家的國民其自由、人權、尊嚴等最基本的價值是否得到了實現以及實現的程度。

那麼,中共建立的政治體制是否比民國更先進,所謂的「新中國」是否在政治上比「舊中國」更文明瞭呢?

嚴格的說,中共1949年後建立的政治體制,既不是專制體制,更不是民主體制,而是地地道道的極權體制。

什麼是極權體制?許多人把它與專制獨裁混為一談,進而也把中共的極權與國民黨的專制混為一談,其實兩者不是一回事。按照當代政治學的共識,極權制度意味著政治權力深入到了社會的每個角落和每個人,控制了人類從公共空間到私人生活的一切領域。比較起來看,在專制制度下,雖然當權者對社會控制的也很嚴,但人們仍保有某種程度的自由空間,比如財產私有的空間,個人私生活的空間,而在極權制度下,這一切即使沒有完全消失,也近乎完全消失了。毛時代的中國便是個典型。

中共還未掌權時,儲安平先生在《中國的政局》中曾預言:「老實說,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中共執政後,果然如儲安平先生所預言的一樣。

為什麼在國民黨統治下,「自由」只是個「多」「少」的問題,而共產黨執政後,就變成了「有」「無」的問題了?這恰恰正是因為國民黨的專制統治沒有也不可能完全剝奪國人的自由,而共產黨的極權統治則將所有的自由都毫不留情的消滅了。

不信大家想想,持槍自由、言論自由、遊行示威自由、結社自由、出版自由、學術自由、信仰自由、遷徙自由、罷工自由、生育自由——這些個自由權利,1949年以前中華民國的國民或多或少是不是都還擁有些,儘管不是很充分?而共產黨執政後直至今天,中國人真正擁有過上述哪一種自由?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上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然而,連最基本的自由都被剝奪光了,還有什麼人權和尊嚴可言?又何談什麼「站起來了」,何來什麼人民當家作主?實際上,中國人民不是從此站起來了,而是從此跪下去,徹底淪為了共產黨的奴隸和炮灰。

相比較而言,國民黨雖然也曾鉗制過言論,迫害過民主人士、鎮壓過示威遊行,甚至也曾槍斃過政治犯,但在民國,中國何曾發生過類似「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殺和鎮壓法輪功等等這樣一波接一波的極端政治運動,製造過如此一幕接幕的冤案和慘劇,迫害和屠殺過這麼多的中國人?

在共產黨的極權統治下,中國人不僅在精神上跪了下去,形式上也沒有例外。當年的軍閥或國民黨,處決政治犯,還允許政治犯選擇站著或是坐著,甚至允許高呼口號,甚至允許舉行「刑場上的婚禮」。但中共處決政治犯,必強迫其下跪。如果不從,就打斷其膝蓋骨(林昭);為防高呼口號,甚至割斷其喉嚨(張志新);甚至用竹籤穿連其下顎與舌頭(李九蓮);甚至摘除其器官(鐘海源);甚至活體摘除其器官(法輪功學員)。這一連串民國時期不曾有過的血腥與邪惡,正是紅色極權政治的「傑作」!

毛澤東在大庭廣眾之下,自誇與民主人士辯論過,說「你罵我們是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了秦始皇一百倍;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概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的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毛竟然如此恬不知恥的對自己的殘暴獨裁不打自招,我想不用我再多費口舌,僅這句話就足以回答「新中國」是否「使中華文明在政治上擺脫頹勢」了吧!(待續)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