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文革中逝去的「七仙女」–嚴鳳英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06日訊】嚴鳳英的名字曾經在中國家喻戶曉,人們記得她經典的「七仙女」形象,和甜潤的嗓音,不過,很多人卻不知道,這位黃梅戲藝術家的聲音是怎麼消失在人間的。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來看看嚴鳳英的故事。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1955年,一曲傳唱大江南北的《天仙配》,讓人們記住了一個墜落凡間的「七仙女」——嚴鳳英

1930年,嚴鳳英出生在安徽安慶,本名鴻六。在安慶這個黃梅戲之鄉,人人都會哼唱幾句,鴻六耳濡目染愛上了黃梅調,13歲時偷偷拜師嚴雲高,背著家人開始學唱黃梅戲。當時黃梅戲還是地方小戲,女孩學戲被認為傷風敗俗,觸犯家法,她差點被族人沉塘,只好逃走,走上搭班唱戲的賣藝之路。

在安慶搭班演出時,鴻六結識了丁永泉等黃梅戲名家,她用心觀摩,一點一滴模仿前輩的演出。鴻六天生好嗓子,表演細膩生動,又刻苦練功,15歲時就能從容駕馭高難度曲目《小辭店》中的主角柳鳳英,也因此更名「嚴鳳英」,在戲曲界一時名聲大噪。但之後她被當地一個自衛隊大隊長搶走做妾,只得裝瘋逃出,到處流浪,甚至一度吞金自殺。

中共在49年建政。1951年,嚴鳳英在安慶「群樂劇場」演出。這時中共幹部與所謂的「新文藝工作者」去民間演藝界,既改戲,又改人——號稱幫助「舊社會」的藝術家接觸「新文藝思想」。和當時很多民間藝術家一樣,嚴鳳英誤以為中共會帶來藝術的新天地,充滿了感激。

大陸自由撰稿人朱欣欣:「他們對知識份子、文化藝術界抓的很緊,(中共)它就是想讓這些人馴服,成為他們進行精神控制的工具。因為僅僅靠政治宣傳還不行,它要把政治宣傳利用文化藝術這個形式進行巧妙的包裝,這樣看起來更容易被人所接受,所喜聞樂見。」

1955年,為了宣傳中共剛頒布的《婚姻法》,上海電影製片廠將《搜神記》中漢代董永孝心感動天地的故事,改編成了黃梅戲電影《天仙配》,先後有一億人觀看。伴隨著電影的轟動效應,黃梅戲一躍成為全國大劇種,嚴鳳英也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之後,她主演的《女駙馬》又在海外掀起黃梅戲熱潮。

然而事業巔峰沒有持續太久,文化大革命就開始了。儘管嚴鳳英一直按照黨的需要改編和表演黃梅戲,此時卻被扣上所謂「三名三高」「黑線人物」「封資修代表」等罪名,遭受批鬥。

1968年3月,嚴鳳英和一批文藝界人士,被污衊成「圍攻樣板戲,反對江青」的罪人。她受到造反派的逼供,曾經的搭檔好友也貼出大字報,所謂揭發她。4月7號晚,丈夫王冠亞被嚴鳳英哭醒,發現她已服了大量安眠藥、留了絕命書。

王冠亞一面叫長子請醫務室的醫生搶救,一面向進駐劇團的軍代表劉万泉求救。然而劉万泉反而帶著幾個造反派直闖王家,對神智尚清的嚴鳳英進行「床前批鬥」。等他們離去後,王冠亞將妻子送到附近醫院的急診部,嚴鳳英早已錯過最佳搶救時機,在第二天凌晨死亡。

朱欣欣:「造反派聽說她是嚴鳳英,不願給治療,最後給耽誤死了。死了之後,還要以檢查身體裡有沒有發報機為名,把她開膛破肚。而且這個所謂工宣隊造反派的頭頭還得意的說,我終於看到她的身體了,很下流。實際上他有很卑劣的目的。」

據王冠亞回憶,軍代表劉万泉說嚴鳳英是國民黨特務,肚子里有發報機,讓人當眾將她用開刀的斧頭大開膛,從胸骨一直劈到恥骨,把腸子翻出來,只找出一百多粒安眠藥。

落入凡間的「七仙女」就這樣淒涼離世。事後,劉万泉被評為「活學活用毛著的積極分子」,調任到外省保護起來。文革結束後,安徽省派出的調查組找到他詢問嚴鳳英一案,他振振有詞的說自己是奉命行事,還說,文革就是要打倒「反革命分子」,「在安徽,不打嚴鳳英打誰呀!」

採訪/朱智善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