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血腥迫害遭至惡報連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內蒙古自治區是遭受中共江澤民集團嚴重迫害地區之一。從明慧網報導出來的幾例慘案,使我們更加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認識到解體滅亡中共是結束這場慘無人道迫害的關鍵。

案例1: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臨河市法輪功學員王霞被逆殺

王霞,一九七四年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進京上訪,在北京被綁架,在臨河警察局遭到毆打,第二天被轉入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儘管已有三個月身孕,仍被強迫干重體力勞役,被強迫以極為困難的姿勢站立很長時間,並遭到電擊,還曾被雙腕吊起整整一天。孕期六個月短暫獲釋,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日,懷孕八個月時,再次被抓回臨河市警察局,惡警試圖對她強行墮胎,但未得逞。分娩一個月後,王霞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王霞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內蒙第一女子監獄殘酷迫害致生命垂危,並被送精神病院摧殘致記憶喪失。在獄醫認定只能活兩三天的情況下,被抬回家,回家一週後,王霞頑強的活了過來。此事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後,面對善良人的關心與譴責,毫無人性的臨河610及當地司法、警察等不法人員再次將她投入女監。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王霞又被當地610綁架,被折磨成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六月十五日含冤離世。該案例已於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聯合國的立案名單。

案例2:內蒙古通遼市田心一家人的悲慘遭遇

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中共非常殘酷的迫害,一家人十五年來從未團圓過,相繼不斷地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據粗略統計,全家六口人累計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四十一年。父親田福金(原是通遼市皮件廠技術科長、副廠長)先後兩次被非法勞教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一年半後被迫害致死。母親劉秀榮被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判刑兩次共八年。大姐田芳曾經被綁架到洗腦班一次,被非法關押四次、送勞教兩年,因體檢不合格,辦理保外,後來被非法判刑兩次分別四年、五年。三妹田苗被劫持到洗腦班一次、非法關押四次、非法判刑六年。弟弟田雙江被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判刑三年。這個六口之家,經常是剛剛釋放,又被抓走;一個出獄,另一個又進去……幾年來,曾經富足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骨肉分離,生意破產,錢財蕩盡,已一貧如洗。(詳情請看《公訴人偽造證據 通遼法院再次對田心非法開庭》一文。)

案例3:花季少女張毅超悲慘離世

一九九八年,內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輪功學員符桂英十一歲的女兒張毅超,開始隨母親修煉法輪功。母親符桂英因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學校發動學生簽名誹謗法輪大法,十三歲的小毅超拒簽,被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找去談話。市610(迫害法輪功的專職非法機構)及公安局向學校施加壓力,多次要求她簽名寫保證,否則以開除學籍相威脅。

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學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拒絕她繼續上學。後經集團公司協調,學校同意接收,但學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每星期找她談話,要她每星期寫一份書面材料,逼她和大法和父母斷絕關係。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學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將小毅超開除。小毅超在社會上流浪,備受歧視及侮辱。一天夜間,一惡徒從陽臺爬上二樓,砸碎玻璃,闖進她家,把張毅超強暴。

二零零二年七月,生命垂危的符桂英從勞教所回到家中,小毅超看到母親雙目坍陷、骨瘦如柴的樣子,對她產生了極大的刺激。為了躲開邪黨製造的恐怖,年僅十五歲的張毅超被迫離開家鄉,到瀋陽和大連等地打工。後來,身心疲憊的張毅超在打工時又感染上了肺結核。她沒有錢醫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殘忍的迫害,和周圍環境中的仇恨與恐怖,使她不寒而慄。可憐的張毅超在外暈死不知有多少次,當父母找到張毅超接回家時,已經無法醫治,於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早七點二十分,在霍林郭勒市人民醫院傳染病科,年僅十八歲的花季少女離開了人世。

案例4:趙淑貞律師一家的悲慘遭遇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九死一生的原北京市石景山區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淑貞,(內蒙古赤峰市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書,要求追查發起這場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的元凶江澤民的罪行,將其繩之以法。

在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之後,趙淑貞家裡所有的成員都受到過非法綁架、關押、各種酷刑折磨。七十多歲的父親趙殿賓和母親鄒瑞環,先後被迫害致含冤離世。趙淑貞的丈夫被逼迫與她離了婚,並丟了工作。年僅6歲的兒子被隨媽媽在拘留所關押,之後長期處於失學、流離失所的狀態。兩位弟弟、弟媳被酷刑折磨,甚至株連到眾多的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詳情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文章:《全家受迫害父母含冤離世北京律師控告江澤民》)案例5:張麗梅,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馬林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大法被誹謗誣陷,為使世人明白真相,張麗梅堅持向世人廣傳真相,於二零零一年春天,被元寶山區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七年,這是赤峰地區第一個非法判刑的案件。

張麗梅在內蒙古呼市女子監獄被迫害期間,被二十四小時罰站不允許睡覺,包控她的苑喜梅等對她打耳光、揪頭髮、辱罵、用腳踢,還用掃床的竹板打她的頭、手、胸部和胳膊,被打得一道一道血印和青紫疙瘩,用長針扎她的臂部、大腿內側,扎得鮮血直冒,慘不忍睹。二零零七年,張麗梅結束了漫長的牢獄生涯,回到家後,只能領著孩子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期間還經常被監聽。二零一五年八月,張麗梅因依法控訴江澤民,又被松山區國保大隊非法劫持,被勒索恐嚇,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

2016年下半年統計,內蒙古自治區被非法騷擾65人次,綁架17人次,行政拘留10人次,刑事拘留45人次,合計137人次,比上年增長41人次。被非法庭審、判刑達32人次。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內蒙古赤峰市迫害尤為嚴重。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開始的一次迫害中,赤峰市「610」成員、安全局、公安局,元寶山、紅山、松山等區公安分局、交警大隊約二百名警察,在元寶山、元寶山電廠、元寶山礦、建昌營,紅衛、八家村等地綁架法輪功學員,歷時半個月,約有七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近三十人被判刑或勞教,五處資料點被破壞,數名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價值幾十萬元的機器和現金被洗劫一空。

迫害法輪大法修煉十七年來,僅赤峰市松山區,被迫害非法判刑的就達三十多人次,勞教的達六十人次左右。被非法判刑、勞教、拘留、關押、洗腦的人,累計達二百多人次。

在血腥的迫害中,一些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賣力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遭到了惡報

如原內蒙古赤峰市公安局元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劉偉民,男,五十多歲,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做了心臟搭橋手術,現在生活不能自理。當地公安內部知情人士透漏,劉偉民得有專人陪護料理,活得很慘。

據中共媒體報導,2016年4月6日早,內蒙古通遼市中級法院刑一庭庭長米建軍從七樓墜樓身亡,現在警方已介入調查。據明慧網報導,內蒙古通遼市中級法院迫害法輪功特別嚴重,王麗霞、周金鵬、田心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誣判。

原內蒙古赤峰市「610辦公室」主任楊春悅,65歲,跟隨江澤民犯罪集團賣力迫害法輪功,曾叫囂:「收拾(指摧殘法輪功學員)得要死了或死了,就把他們送到監獄、勞教所或醫院,到那裏再宣佈死亡,我們就沒有責任。」楊春悅之子楊志慧被其安排在「610辦公室」任司機,在一次車禍中慘死。楊的妻子哭了一個多月,此後一直瘋瘋癲癲。楊春悅也死於癌症,一家人就這樣惡報了結。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市委書記王學豐和巴彥淖爾市市委書記何永林同日落馬,直接被立案偵查。王學豐與何永林在職期間都參與迫害法輪功,為獲取不斷的陞遷,利用職務之便,在其任職的所在地,推動迫害法輪功進一步升級。

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區委統戰部原部長王素毅被調查,為中共十八大後內蒙古落馬「首虎」。2014年7月17日被判無期徒刑。

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原自治區公安廳廳長趙黎平於2015年3月20日在赤峰市境內涉嫌故意殺人被拘捕。已被判處死刑,最近已被最高法院核准,這是習近平主政以來首例被判處死刑的副省部級官員。從趙黎平工作履歷顯示,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基本處於參與迫害的崗位上,其雙手沾滿了殘害法輪功學員的鮮血。目前,在內蒙古地區,積極追隨江氏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各級官員中,至少有三個省部級官員和超過二十一個地廳級官員落馬。

古人說迫害修佛的人罪大無邊,無論這些人遭到何種惡報都是死有餘辜,都是在兌現著善惡有報的天理。目前,中共江澤民集團已經土崩瓦解,面臨全面被清算。奉勸那些至今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趕快清醒,悔過自新,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自中共江澤民集團發起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以來,法輪功學員失去了應有的信仰自由與平安,許多人因為堅守著自己的信仰,被無辜的奪去了生命,甚至被活摘器官致死,許多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結束迫害,還百姓應有的信仰自由與平安,還人類的天賦人權,已經是當前刻不容緩、迫在眉睫的頭等大事。吁國際社會關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人權,關注這些這些至今仍在中共邪惡迫害中痛苦掙扎的人群。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