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謝陽「認罪」真相曝光:決非本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09日訊】近日,中共黨媒大力炒作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的新聞,聲稱江天勇在接受採訪時,承認自己「憑空捏造」了湖南律師謝陽遭酷刑的事件,同時宣稱謝陽否認遭酷刑。8日,陳建剛律師發佈謝陽的草擬親筆信,信中指:若有朝一日「認罪」,決不是自己真實的意願。

謝陽的代理律師陳建剛公佈的草擬親筆信,是他1月份會見謝陽時,謝陽親筆寫的信,信中聲明,「18個月來我受盡了虐待和折磨,但我至今仍然沒有認罪,因為我本人無罪。如果將來有一天我認罪了,無論是以書面的還是以錄音錄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實意思的表示,或者是因為持續酷刑折磨,或者是因為交換,用認罪換取保回家。」

謝陽說,目前他受到巨大壓力,他的家人受到巨大壓力,當局要他認罪,而且要求他閉口不談被酷刑折磨的事情。

1月份,陳建剛、劉正清兩律師曝光兩份謝陽筆錄,是他們兩人在長沙第二看守所會見當事人、維權律師謝陽時,記述謝陽親述自己在被拘押期間,遭受湖南公安慘無人道酷刑,包括長時間剝奪睡眠、通宵被固定在審訊椅上、遭掌摑叉頸毆打、被煙焗眼鼻、禁止飲食等。

筆錄稱,審訊時,公安要我坐「吊吊椅」,直腰坐正不能動,動一下就指我要「襲警」,遭拳打腳踢,哪怕是轉臉抬頭,都會被扣上襲警罪名,招來一頓狂毆。一日這樣坐20多個小時,不讓喝水吃飯。

公安看我困極欲睡,打手立即拉我起來,有人抓住我胳膊,有人用拳頭猛擊我腹部,用膝蓋頂其腹,用腳猛踹,稱這樣打「不會留痕跡」。公安還用手叉頸把我推在牆上,我不能動不能呼吸,公安左右開弓搧其耳光,直到我昏迷。

更毒是幾個打手坐在我兩邊,每人點燃好幾支香煙,吸後向我眼鼻噴去,我被迫坐著不能動彈,被煙焗眼淚鼻涕直流,無法呼吸;打手說「我們抽煙你管得著嗎」、「整死你像整死一隻螞蟻」。公安又逼我亂咬他人以「立功抵過」,又以我的妻兒安危威脅我。

謝陽表示,酷刑令他生不如死,3天不到就精神崩潰,對方要他說甚麼他就說甚麼。他泣不成聲說:「我是逼於酷刑折磨,但我是完全無罪的,就因為我發表了一些自由言論,參與了一些維權案件,長沙市公安局就這樣折磨我,他們才是真正的罪人和凶手!」

這一消息令海內外輿論譁然,隨後,100多位中國人權律師,組織「謝陽刑訊逼供案控告後援團」對湖南公安進行控告。海外多個人權組織,也紛紛發聲要求嚴懲凶手,追究湖南相關警員的刑事責任。

3月1號起,中共官媒突然鋪天蓋地炒作,採訪到了在「709案」中被抓,並關押至今的謝陽律師,以及去年11月底失蹤至今的江天勇律師。

並聲稱,江天勇策劃謝陽律師的妻子在網路刊發謝陽受酷刑的文章,引發關注後,再由謝陽的代理律師陳建剛在會面時,將境外媒體的情況告知謝陽,之後陳建剛律師又在網路上發表「律師會見謝陽筆錄曝光」一和二,披露謝陽酷刑內容。並宣稱謝陽否認遭酷刑。

這些報導內容引發大陸民間的廣泛質疑。

3月2日,「謝陽刑訊逼供案控告後援團」的100名中國律師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報導存在諸多疑點,如報導中通篇沒有謝陽明確表示在關押期間沒有遭受酷刑虐待,隻剪輯了謝陽的隻言片語。

後援團的律師們要求中共當局澄清事實,答覆律師和公民就謝陽遭受酷刑的控告;公開謝陽被關押期間的所有監控錄像;允許律師會見江天勇,保證江天勇能夠客觀真實地表述;同時召開關於謝陽是否遭受酷刑的調查聽證會,允許第三方介入及媒體報導。

當天,「709大抓捕案」的家屬公佈了就家人遭遇酷刑問題給一些主要國家領導人和議員的信函,希望各國政府對中國施壓,追究實施酷刑的人員的責任。

有網民還翻出江天勇2013年寫下的聲明,在網上廣傳。江天勇在聲明中說,自己一旦入獄,絕不會自殺;不接受官派律師;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現年46歲的江天勇,去年11月21日「失聯」,12月23日,長沙公安局通知家屬,江天勇以涉嫌「煽顛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代理律師多次申請會見,都被國保以案件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

現年47歲的謝陽是「709」大抓捕事件的在案人之一,於2015年7月11日被中共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抓捕並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後被羈押在湖南省長沙市第二看守所,去年8月謝陽在指定監視居住點遭到酷刑。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