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鄧小平的連襟和弟弟走上了自殺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共歷次殘酷的運動中,幾上幾下的鄧小平僥倖活過了文革,之後還掌握了中共最高權力,而他的連襟樂少華和弟弟鄧蜀平則走上了自殺之路。

連襟樂少華「三反」被批後自殺

鄧小平之妻卓琳(浦瓊英)的姐姐浦代英的丈夫是樂少華。早年加入中共後,曾去莫斯科學習。回國後,先是在中共中央秘密機關工作,後在軍隊任職,先後任中共紅五軍團第十五軍副政委、紅七軍政委等。

據中共大將,時任紅七軍團20師師長粟裕的回憶錄記載,彼時樂少華對粟裕扣上了「反政治委員制度」的帽子,並長期對其限制和監視。粟裕回憶,一次,在20師消滅一部分國軍後,粟裕從前沿跑回請示是否繼續追擊。當時軍團長尋淮洲和樂少華坐在一根木頭上,尋淮洲說:「好,好,好!」表示要繼續追擊,樂少華沒有做聲,粟裕以為他也同意,便轉身就走。沒想到,樂少華突然跳起來大叫:「站住!政治委員制度不要了!回來!回來!」還爆了粗口。20師只好停止追擊,當晚七軍團遭到中共軍委批評。

顯然,粟裕對於樂少華這樣「隻知機械執行上級指示」的幹部頗有微詞。

中共逃到延安後,樂少華曾任陝甘寧邊區兵工廠廠長;1937年10月在延安與浦代英結婚。抗戰勝利後,樂少華被調往東北,任雞西軍工辦事處主任,負責東北的軍工生產。中共建政後,任東北工業部副部長兼軍工局局長,其下屬的八一、五二等大型軍工企業,負責研製、生產新的武器裝備等。

1951年底,中共在黨政機關人員中開展了「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和在資本家中開展了旨在消滅資本家的「反對行賄,反對偷稅漏稅,反對盜騙國家財產,反對偷工減料,反對盜竊經濟情報」的「三反五反」運動,在「三反」運動中,樂少華遭到了批判。1952年1月15日,樂少華在其寓所內開槍自殺。

據浦代英寫的《無悔的歲月》一書中回憶,當他聽到樂少華出事的消息後,腦袋「嗡」地響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她看到「用白布單掩蓋著的軀體」時,才意識到樂少華真的死了。

不久,東北局、紀檢會關於樂少華的審查結論出來了。審查結論認為樂少華生前犯了三個嚴重錯誤:一是他曾經做決定用公款為軍工局處以上的領導幹部每人買了一塊手錶,被認為是集體貪污,樂少華要負主要責任。二是他曾經派人到農村收購農民的糧食,在當時的形勢下,被認為是對農民的剝削。三是他曾經指示有關部門將從日本人遺棄的炮彈中取出的黃色炸藥賣給天津商人,在這場交易中,樂少華有收受賄賂之嫌。

上述錯誤,在「三反五反」運動中是嚴重的,不過,更為嚴重的是樂少華的自殺。在中共看來,一個人的自殺不僅僅是一種個人的行為,而是對革命、對黨的背叛。對於這種「叛黨」行為,黨應當給以嚴厲的懲罰。結果是:樂少華死後被開除了黨籍。

而當時主導東北「三反五反」運動的東北政府主席高崗,兩年後,也自殺死亡;死後也被開除黨籍,而揭發高崗「反黨」陰謀的正是鄧小平。

樂少華的死使其畢業於哈軍工的長子樂黎男患上抑鬱症,住進了精神病院,最後於1966年10月在昆明溺亡,時年27歲。

弟弟鄧蜀平的不歸路

鄧小平的父親鄧紹昌先後娶了四個妻子,共生育九個子女,最後養活下來七人(四男三女)。第一個妻子無子嗣,第二個妻子淡氏生了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兒,兒子是鄧小平、鄧墾、鄧蜀平。第三個妻子蕭氏生一男,即四子鄧先清。

關於鄧蜀平,鄧榕在其撰寫的《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中這樣寫道:「我的三叔鄧蜀平,解放前是個小地主,人沒什麼本事,還抽點鴉片煙。解放後父親把他送去戒了煙,讓他受了一點革命教育,以後一直在貴州省六枝地區做點工作。『文革』期間,因本人的地主成分和他兄長的倒臺受到牽連,被迫害致死。」

另據西南革命大學教員尹騏的《鄧小平之弟鄧蜀平的故事》一文,鄧家在川北廣安縣雖不是豪門巨富,但也算是一戶擁有不少土地的殷實人家。「沒有什麼本事」的鄧蜀平在廣安還是一個知名人物,在當地有一定的影響,甚至被認為是一位能夠呼風喚雨的人物。他參加過在當地很有勢力的幫會組織,被人稱為「袍哥」大爺。他在當地說話辦事,就是國民黨的縣太爺也不能不給他點面子。

2014年3月《文史天地》中的《鄧小平三弟鄧蜀平的坎坷人生》中披露,中共建政後,鄧小平找來鄧蜀平夫婦,要他們把家產全部分給貧苦百姓,一樣不留,並且要馬上戒掉鴉片煙;然後抓緊時間學習新的革命知識。不久鄧蜀平夫婦進入西南革命大學,學習社會發展史等課程。1950年10月他們畢業時,被分配到荒涼偏僻的貴州省興仁專署。鄧蜀平擔任了第一任青山鎮長。

鄧蜀平上任伊始,白天晚上都在工作。間歇,他也會收到鄧小平的信件。曾經當過普安縣商業局長的張文華則說,有一次,他與鄧蜀平正在研究工作,通訊員送來鄧小平的一封信,他匆匆看完以後,立馬就撕了。張文華勸他不能這樣做,但是鄧蜀平卻很生氣地說:「大哥左一遍右一遍要我好好鍛練,我難道還是孩子?」從他的表情中,人們讀出了他心裏的某種不愉快。

在貴州期間,鄧蜀平也曾有機會與鄧小平見面。後來當人們問起見到鄧小平的感覺和印象時,鄧蜀平說:「我們見到了鄧副總理,但是沒有見到我的老大(大哥)。」他說和鄧小平在一起一點兒都不自在,還是做平民百姓灑脫。

鄧蜀平在青山擔任鎮長約15個月後,調到縣財政科(局)擔任科(局)長,1959年12月調到安順市財政局擔任局長,後還任六枝市副市長。

文革爆發前夕,鄧蜀平被調往貴陽市南明區當副區長。然而,他還沒有到新的崗位上任,鄧小平已被當作黨內第二大走資派揪了出來。得知這一消息,鄧蜀平長嘆一聲,「完了」。接著他被革了職,天天被揪到大庭廣眾之中交代問題。死去活來的折磨使他身心憔悴。躲過了肅反、反右、四清運動的鄧蜀平,在1971年3月15日這一天自殺,時年58歲。

對於弟弟的自殺,鄧小平又是什麼態度呢?陶昌武在《三弟文革被迫害致死鄧小平見弟媳一字不問》一文中透露,鄧蜀平的妻子謝全碧曾於鄧小平第三次下臺期間到過北京。一進鄧小平家門,謝全碧就哭了。沒有上班的鄧小平全身心投入到栽花種草和養鳥上。他對謝全碧說:「哭有什麼用!你看這隻小鳥,你以為它想待在籠子裡嗎?身不由己啊!不過你看,它還是滿自由的呢。」鄧隻字不提他自己的事,也不問兄弟死去的情況。

結語

在中共這臺絞肉機中,無論是高官及他們的家庭,還是普通民眾,沒有人可以逃脫。鄧小平如此,劉少奇如此,賀龍、陳毅、彭德懷……莫不如此。而作為中共裡的重要分子,被加害前的他們不也是這絞肉機中的重要零部件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