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中國當代民運的兩位巨人(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如果你祈禱,我請你為他祈禱;如果你寫作,我請你寫寫他;如果你講話,請繼續為他呼籲。」——王炳章女兒王天安

幾天前,我與不久前遭中共在獄中殘害的中國民運領軍人物彭明的家人見了面,今天又讀到中國當代海外民運的發起人王炳章女兒王天安呼籲大家關注她父親的一篇報導,感慨萬千,心痛如絞!我們都虧欠這兩位當代民運最傑出的先驅。

自從王炳章於八零年代初在美國首倡成立海外第一個反對中共暴政的民運組織中國民聯後,三十多年來有兩位在海外遭綁架回國並被處以無期重刑的民運戰士。一位是王炳章本人,另一位是曾經在海外首先成立臨時政府的彭明。他們不僅見識卓越,也膽略過人;而且既有很深的理論功底,也有很強的行動能力,中國當代難得的領袖人才。碰巧的是,他們都曾經撰寫過如何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綱領性著作,一本是彭明的著作「民主工程」,一本是王炳章的著作「中國民主革命之路」。

王炳章是文革後第一批公派出國的留學生,也是當時第一個獲得北美博士學位的青年才俊。他本來會有大好前程。如果他沒有走上反抗暴政爭取民主的道路,今天一定是深受尊敬的中國醫學界領軍人物。他不僅學有專攻,而且口才極佳。這也許是他能振臂一呼成立中國當代史上第一個海外反對派組織的主要原因。我和王炳章雖無深交,但對他的演講才華深有體認。我記得他每次演講,都喜歡穿一套乳白色的西裝,給人整潔幹練的感覺。這說明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個一絲不苟的人。在海外我聽過無數人演講,自己也發表過無數次演講。但是,像他這樣每次演講都離不開如何推動中國民運這一話題的人還沒有第二個。「中國民主革命之路」就是他根據自己多次演講的內容整理出來的。他是一名真正的革命家。聽很多八十年代曾參加過中國民聯的人說,王炳章和中國民聯曾經在海外留學生中非常有影響,很多中國最優秀的人才都爭先恐後投身到他領導的民主運動中來。中國民聯最高峰時曾經有幾千名成員,而且大多數都是當時的留學生。而八十年代出國留學的年輕人都是中國最優秀的人才。現在很多曾經參加過民聯的人都已經是他們各自領域的佼佼者,很多人在國內擔任重要職務,還有一些定居在海外的精英常被請去國內講學。

王炳章八十年代曾經是海外最著名的反對派領袖,他不僅發起了當代中國海外民運,而且一直擔任海外唯一的民運組織中國民聯主席。因此很多人把他稱為當代孫中山。非常巧合的是,孫中山和王炳章都是學醫出身,後來都為了拯救民族於危亡而棄醫從政。「六四」前夕,部分民聯成員發動一場類似政變式的奪權行動,將最堅定反共的王炳章從他親手創辦的中國民聯排擠出去。使得中國民聯從此一蹶不振。部分參與打壓王炳章的老民聯骨幹已經對此有所檢討和反思,但是為首者至今沒有任何反省和道歉。

「六四」鎮壓後,大批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組織者逃亡海外。海外民運因此發生了結構性變化。這本來是海外民運一次發展壯大的天賜良機,可是因為這批逃亡出來的人良莠不齊,有些甚至逃離中國前還是中共的御用文人。他們身上有很多中共黨棍的不良習氣。而因為這場運動影響極大,這些逃亡出來的人被廣泛報導,他們迅速成了海外民運的主導力量。他們成立的中國民陣被視為準臨時政府,很多西方國家甚至認為他們不出幾年就會回國執政。海外民運于是變成了兩套馬車。原本在王炳章和中國民聯領導下的朝氣蓬勃的海外民運從此陷入了內鬥不休的泥潭而不可自拔。剛剛被從中國民聯排擠出去的王炳章自然成為最大的受害者。海外民運自那時開始,出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海外民運人士的地位基本上都是根據他們在中共體制內曾經擁有的地位來決定,而不是他們的能力和對民運的貢獻。造成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是海外媒體。因為媒體為了增加他們的銷售量,自然更加熱衷於寫有更多人願意看的故事。而一個體制內的高官突然成為反對派人士,當然最有可讀性了。當時媒體的取向基本上決定了民運的走向。被媒體吹捧的人自然就成了民運裡的紅人甚至領袖。中共後來也逐漸意識到海外媒體的重要性,于是制定了一個大外宣的計畫。很多海外中文媒體甚至西方媒體逐漸被中共以各種方式滲透和收買。他們做得非常成功。現在幾乎所有的海外中文媒體都被中共滲透和收買了。大多數媒體直接受中共控制。他們跟中共的宣傳機器人民日報和CCTV已經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還披了一件偽裝成客觀公正的媒體的外衣。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任我們怎麼努力,海外民運都難逃被中共擺弄的命運。于是,像王炳章這樣真正對中共有殺傷力的民運領袖就自然會逐漸遭到排斥和孤立,難以有所作為。中共對付王炳章這樣堅定反共的民主鬥士有一整套方案。他們先是通過安插在民運裡的特務將王炳章們從民運組織裡排擠出去,然後進行全方位的攻擊抹黑,讓很多民運人士對他們產生反感和牴觸情緒,以此切斷他們的後援。等他們被徹底孤立後,再尋找時機對他們進行致命一擊。他們對付中共最害怕的反對派領袖王炳章、彭明、張宏寶等都是採取這一方式。他們先是通過一張龐大的網路將王炳章和彭明誘騙到東南亞,然後再派遣特工配合長期潛伏在他們身邊的特工將他們綁架回國。王炳章和彭明後來都被判終身監禁。張宏寶最後被中共在美國以製造車禍的方式暗殺。張宏寶在被害前身上有40多個案子,包括家暴案、詐騙案等。他的形象被中共徹底摧毀,因此中共才會如此肆無忌憚地在美國對他下手。事實上,張宏寶被害後,海外反對派運動幾乎沒有為他發聲,美國政府也很快宣稱這是一起交通意外。

有人曾經百般抹黑王炳章,把他說成是一個道德敗壞、利慾熏心的人,我曾經也受到過這些流言的影響,對王炳章產生過誤會。現在事實證明,那些謠言均屬子烏虛有,而且可以肯定都是中共及其走卒杜撰出來的。因為這幾年他們在用同樣的方式對付我,企圖把我這樣一個與中共勢不兩立、為民運奉獻了一切的人描繪成十惡不赦的人,甚至把我說成是中共特務。他們的故事編得比電影劇本還逼真,有人物有情節,完全可以以假亂真。因此也就難怪會有一些人上當被騙。

根據我多年四處尋訪瞭解到的情況,王炳章雖非完人,但是在當代中國能做到像他那樣克己奉公之人恐無幾人。他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我猜想他過去那麼多年從不理睬針外界對他的各種流言蜚語,是因為他有一個慈悲和包容的心。我過去面對各種流言蜚語,也是這樣看待的。我知道面對同道的誤解,內心會多委屈。我相信王炳章的境界一定比我要高。當我意識到我也曾經被人誤導時,我感到萬分慚愧。因為我曾經也讓他蒙受了這令人刺心的委屈。在他面前,我真的自愧不如。從今以後,我唯有更加堅定自己的民主信念,更加努力去推動中國民主革命,才不會讓自己良心不安。

王炳章已經失去自由14年,而外界對他的關注非常少。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我本人都有責任。這一局面必須得到改變!無論從哪個角度講,王炳章都當之無愧是中國當代民運的第一人。無論中共如何抹黑他,無論一度被中共操作的「海外民運」如何排擠他,他的歷史地位已經奠定,誰也無法動搖。王炳章的名字將載入史冊,成為20世紀末、21世界初這場中國民主革命的代表人物。

──轉自《作者臉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