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國台辦的否認給被抓「共諜」的啟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0日,臺灣媒體紛紛報導稱,臺灣調查局抓到一名潛伏臺灣的「共諜」周泓旭。周泓旭曾在臺灣政治大學就讀,畢業後又以經商名義來臺,因涉嫌吸收外交部官員,並向臺灣多個公務機關、學校刺探公務機密而於9日被臺灣當局逮捕。

據臺灣《中國時報》報導,熟識周泓旭的多位政大學生均說「不意外」,因為他曾與同學分享自己是中共軍人,也常在宿舍找報考調查局的臺生喝酒聊天,或向在軍情單位服務的教授打聽消息,甚至跟一名要到韓國情報單位工作的韓國交換生走很近。行徑與一般大陸學生不同,同學早就懷疑他不單純。此外,他也會向教授打聽消息,像是誰考進哪個單位,可能是想藉此從源頭掌握名單,因此不少教授對他也有所防備。

對於臺灣媒體的報導,中共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我不瞭解這件事,臺灣有關部門指涉國台辦,純屬蓄意捏造,製造事端。」國台辦撇清與周泓旭的關聯相當乾脆。

周泓旭的身份,國台辦是否知曉,我們無法下結論,但從周泓旭的所為看,確實與一名正常的大學生迥異,目標性明確的他背後隸屬於大陸某個情報組織,應該也不讓人吃驚,畢竟中共利用西方國家和臺灣的自由社會的「漏洞」,向其輸出間諜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不過,需要提醒周泓旭以及其他潛伏或打算潛伏在自由社會的中共間諜們,從中共以往的歷史看,為中共效命後被卸磨殺驢的間諜們並不在少數,其中最有名的是長期潛伏在美國中情局的「紅色間諜」金無怠

金無怠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亞洲部前負責人,1922年出生於北京,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1938年開始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擔任譯員,1944年被周恩來發展為中共間諜,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長達37年,曾將美國很多最高保密等級的文件偷拍成微型膠卷秘密交給中國。直到其退休四年後,由於中共情報官員俞強聲投誠美國,金無怠才浮出水面。

金無怠被捕後,於1986年2月被陪審團裁定其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當年3月4日判刑。其後,金無怠呼籲中共像美國與蘇聯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在等待判決期間,金無怠還在接受中文報紙採訪時,呼籲中共以釋放民運人士魏京生作籌碼交換他出獄。

可是,讓金無怠沒想到的是,他的間諜身份遭到了中共的否認。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李肇星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

金無怠仍幻想出現轉機,他在獄中讓妻子周謹予設法到北京一趟,爭取面見鄧小平,希望請鄧小平出面同美國溝通。周謹予徵求一位朋友的意見,這位朋友說中共根本不承認金無怠為中共工作,鄧小平又如何出面援救?

至此金無怠對中共完全絕望,在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後3個月,金無怠在美國佛吉尼亞監獄面見一個訪客後,用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扎脖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時年63歲。

無疑,中共對待間諜的態度與美蘇冷戰後通行的作法是不一樣的。美蘇如果有自己的間諜被對方抓住,他們並不否認,而是通常會提出來交換。交換後回國的間諜,無論是在美國,還是蘇聯,都不會被懲罰,而是從事相應的工作。然而,中共在與西方國家打交道時,是從來不承認間諜的存在的,這也就難怪在情報方面為中共做出巨大貢獻的金無怠收穫如此下場了,而中共歷史上眾多從事特務、間諜工作的中共黨員、國民黨高官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裏。

對此,年輕的周泓旭大概並不知曉,不過如今被自己的主子拋棄不知作何感想?曾經在上學時,內心就清楚臺灣的民主是因為沒有共產黨的周泓旭,何不趁此機會,擺脫中共,擁抱光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