闞新州:中共謊言害人有多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用謊言寫就的歷史,製造謊言,傳播謊言,利用謊言騙人害人,已經成了中共作惡的慣性,每運動必先造謊言騙人,每造謊言必運動整人殺人,使中國人民深受其害,盤點中共歷次運動中謊言毒害民眾之深之廣,沒有哪一次能比得上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的欺世大謊更邪惡。

一九九九年夏,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時,製造了許多「殺人」、「自殺」、「精神病」等假案例,如「1400例」、「京城殺人案」、「浙江乞丐投毒案」、「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等,嫁禍抹黑法輪功,並操縱全國所有現代化的喉舌輿論工具,以最快的速度持續不斷的傳播到全國千家萬戶和海外,把謊言灌輸進了無數世人的腦中眼中,挑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仇視和憤恨,中共藉機以暴政向法輪功信仰者下了虐殺毒手,將中華民族推向史無前例的劫難之中,時至今日,因中共謊言造成的罪惡在中國大陸瀰漫著,人人都在吸食著謊言苦果,人人都成了受害者。

謊言離間了家庭親情

親情是無間的、真誠的、溫暖的,是維繫家庭的紐帶,按說這親密無間的親情是牢不可破的,再加上中共歷次運動的伎倆,也讓人們有了提防,可中共抹黑法輪功的謊言是經過精心包裝的,聲情並茂的畫面,沒完沒了的灌輸播報,不由人們不信,一旦心理防線被攻破,親情就很輕易被中共謊言離間,就這樣,在謊言毒害下,親人反目、家庭離散、甚至釀造慘案的悲劇時常發生。如山東蒙陰鎮北道溝村村民王玲,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一面倒的抹黑輿論讓王玲的娘家人和婆家人深信不疑,隨即逼迫她放棄修煉。砸王玲煉功用的錄音機、磁帶,燒燬大法書,毒打王玲。把王玲主動送到蒙陰縣「610」洗腦班強制「轉化」和山東濟寧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致精神失常,後王玲遭歹徒強姦,二零零七年含冤離世。

謊言助長了單位官員的痞霸邪氣

中共在大大小小的單位裡都建有黨支部、黨小組、黨委,單位一把手官員大部份都被任命為書記,下有副書記、成員,這些人不從事生產勞動,也不搞經濟創收,卻把持掌管著一個單位或地區的政治經濟人事等大權,實際是中共奴役當地或單位百姓的代理人,是不受百姓監督的官老爺,土皇帝,所以平日裡,盛氣凌人,作威作福,一副痞霸邪氣,這些官員有一個共同的特長,就是做思想政治工作,實際就是整人害人,只要搞運動,他們必須絕對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對中共的謊言和定性必須絕對相信,對中共的迫害政策必須絕對執行,謊言成了官員們整人害人的興奮劑,助長了他們的痞霸邪氣,殘害善良,虐殺百姓。

如山東省蒙陰縣原桃墟鎮黨委書記蔣永健和鎮長劉星世,在中共謊言的支撐下,利用惡徒對全鎮的法輪大法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關燈蒙頭毒打。僅二零零零年二月一∼二日(陰曆),被他們瘋狂毒打的就有150多人。打前這幫家夥先到飯店喝酒,然後行凶。木棍、警棍、椅子、板、鮮竹竿等成了他們打人的凶器,打時不分部位,不分男女老少,有的被打得口鼻流血,面部血腫,眼睛失明。當時就有六人被打得失去知覺,昏迷過去。這些惡徒還把頭盔扣在學員頭上用棍子猛擊頭盔;往頭上澆涼水把全身棉衣濕透後拉到陰暗處冷凍。打完後還高額罰款,付不上的繼續毒打,真是殘暴無人性,不交就一直關押、奴役、酷刑折磨,甚至送勞教、判刑、迫害致死。僅一次罰款就達70多萬元,150多人中,普通班每人被罰4千元,其中15人被罰款8千元,連老人、殘疾人都不放過。罰完後原先寫給的收條全部被收回毀掉。據不完全統計,迫害後的短時間內,全鎮一千多名學員被強迫罰款至少106萬7千元(不包括非法抄家的物品)。桃墟鎮黨委政府的這一暴行,得到蒙陰縣委、臨沂市委的重視與「表揚」。

謊言促成了社會大眾的仇視心理

在被迫害前,法輪功的傳播方式都是人傳人,心傳心,並沒有在媒體大面積宣傳,所以一般民眾對法輪功的實際情況並沒有深度瞭解,有的地區知之甚少,當中共開足馬力進行妖魔化抹黑宣傳後,使尋常百姓信以為真,蒙住了雙眼,自然而然的產生了仇恨心理,思想支配著行動,導致被謊言矇蔽誤導的人們誣良為莠。

如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六點多鐘,法輪功學員楊貴全在遼寧省阜新市商貿城向人講述被迫害的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遭到阜新市海州區公安分局政保科惡警伍忠啟等人綁架。惡警使用暴力綁架楊貴全時,他不斷高呼:「法輪大法好!」惡警伍忠啟等連夜非法審訊楊貴全,然後把他非法關押在阜新市公安局新地看守所。楊貴全絕食反迫害,海州區公安分局政保科伍忠啟等人夥同新地看守所警察、獄醫對楊貴全施行酷刑折磨,特別是對他進行野蠻灌食,直至七月五日,最後被摧殘致死。

謊言顛覆了執法者的公義使命

「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依據」,是執法者希望堅守的職業準則和公義使命,但這對中共體制下的執法者來說,只能是奢望夢想,因為中共認為法律是統治者統治人民的工具,黨大於法,執法者只是被黨利用的傀儡,所以執法者執行的不是法律,而是黨的政策方針命令,黨的政策方針命令都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之上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江澤民在法國《費加羅報》狂吠:法輪功是×教之後,卻成了執法者辦理法輪功案件的所謂依據,在610的操控下,執法者從抓、搶、押、訛、審、捕、訴、判、囚等,每一個程序環節,一次次重複著法盲流氓行徑,一次次都是在上演鬧劇和惡作劇。謊言成了法律依據,謊言顛覆了執法者的公義使命,最終成為喪心病狂的虐殺善良的劊子手,同時遭到惡報。

如河南魯山縣法院楊東升、朱新政、陳東洋緊隨江澤民、羅干團夥,對本地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至少非法判九位法輪功學員重刑。當地法輪功學員向整個魯山縣公、檢、法、司系統發出大量的公開勸善信和講清法輪功真相的相關資料,這些法官們拒不聽勸,聲言「不管什麼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黨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決不手軟」。他們其後遭車禍。

謊言摧毀了女人的善良

善良溫柔、端莊賢淑,向來是中國女人的傳統操守和秉性天良,但大腦塞滿了中共謊言的女人,卻做出了一樁樁殘暴罪行。

山東招遠市玲瓏洗腦班第一任頭目宋書琴,追隨中共,相信謊言,心狠手辣,害人無數。將人打殘、酷刑折磨甚至注射毒針、勒索錢財都是家常便飯。很多人當場被她打昏死過去。在宋書琴任洗腦班頭目的三年裡,遭到她瘋狂折磨的有幾百人,上有耄耋老人,下有稚嫩的初中生,最小的甚至不滿兩週歲。

如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宋書琴指揮七、八個惡徒用棍子、拖把毆打兩位女學員至全身青紫。宋用鞋跟在學員臉上亂抽,法輪功學員被打得鼻青臉腫,耳朵出血,嘴腫得張不開;後指揮惡人對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致鼻孔鮮血直流;強迫這位學員面壁站立六天六夜,一合眼就打;逼迫她將嘴裡的鮮血和嘔吐物一起吞下;給這位學員戴上手銬腳鐐綁在老虎凳上十天多,還故意放蚊虫叮咬;二零零二年九月,宋給法輪功女學員邵某注射毒針,導致她全身疼痛難忍,生命垂危。仍把她綁在鐵椅上七個多小時,關進小號由惡徒輪流折磨她,十二天不准她合眼,不准出門上廁所。一次關押她105天,又勒索了2500元。凡是進洗腦班的,都被其訛詐錢財中飽私囊。凶狠歹毒、欠有人命的宋書琴竟被中共記功授獎,竄升到「六一零」副主任的職位,還被招遠市婦聯主辦的「招遠市巾幗十傑」活動提名為二十名候選人之一。

謊言魔變了醫生的正常思維

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在正常思維狀態下,醫生是絕對不會操刀殺人的,但中共給醫生強行制定了政治任務,灌輸了殺階級敵人無罪的謊言,一下子魔變了醫生的人性思維,再也沒有罪惡感,在中共製造的活摘器官大惡中,那些軍醫和地方醫生就是這樣變成了殺手。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自二零零零年起,全國各地從事器官移植的醫院如雨後春筍,多如牛毛,連一些不夠資質的小型、專科醫院等都開始做人體器官移植。中共中央軍委直屬的軍隊總醫院、各大軍兵種總醫院、七大軍區十二家總醫院、各軍醫大學附屬醫院和序號醫院、各地武警部隊醫院等,都在迫害法輪功之後開始或者擴大了器官移植規模。大陸因此在國內外形成「移植旅遊」、「移植奇蹟」,由此形成了罪惡的龐大移植市場。中國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供體絕大部份來自被當局活摘殺害的法輪功學員,而持刀活摘器官杀人的就是军队和地方医院的医生。

謊言使民眾走向險境

一九九九年,中共故伎重演,以謊言和暴政殘酷迫害法輪功,至今造成了至少四個方面的惡果,一個是給遭受迫害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痛苦創傷;二是參與迫害的各級官員執法者及家人,因遭到天懲惡報而悔恨不已;三是導致國家法治潰退,道德淪喪,人人自危,國已不國。還有一個最大的惡果,就是聽信中共謊言的廣大民眾,面臨著被天道淘汰的嚴峻險境,為什麼這麼說呢?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順天而行,才能得到上天祐護,才能保證個人福壽家庭興旺,乃至國家昌盛,所以,幾千年來,無論朝代更替了多少次,君臣庶民對天理天道都是敬畏有加,誠惶誠恐,不敢有一絲妄念造次,只有中共惡黨戰天斗地,無法無天,殘害信仰,毀滅宗教,瘋狂無比,已經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數苦難悲劇。而法輪功本來是一部天道正法,傳於人間是為了扶正道德,救苦救難,歸正人間,救世救人,開創未來,此乃上天慈悲,蒼生之福,其濟世功德,眾生齊讚,卻也不幸遭到中共滅絕迫害,期間,中共謊言宣傳瀰漫在整個世界,抹黑誣陷充斥在世人的腦中眼睛,仇恨歧視心理幾乎填滿了人們的心胸,試想,這樣仇恨天道的人如何進入未來,這樣歧視正法的人能有未來嗎?這樣敵視天理的人早晚會被天道淘汰,所以當今那些仍然聽信中共謊言的眾生生命正在面臨嚴峻險境,怎麼辦?要想自救救命,趕快瞭解真相。

──轉自《明慧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