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2017是習近平最重要的一年 人人都會有結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昨天,德國之聲翻譯了一篇德語媒體的報導,談到了兩會期間的習近平,說今年應該是習近平最重要的一年,《習近平最重要的一年是2017年》中說:「《南德意志報》週四(3月9日)發表社論『問題纏身的世界大國(Geplagte Großmacht)』,文章指出:


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就是每年的宣傳秀,但是今年的意義不僅限於此。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而言,今年應該是他五年前上臺以來最重要的一年:今秋將召開對他而言最重要的黨代會。

另外,今年美國可能會–意外且早於預期地–在世界舞台上為中國的雄心讓位。問題是,中國是否已準備好了。文章補充道:習近平在上臺的時候要求他的人民做’中國夢’:作為大國重新崛起。雖然中國不斷做出友好合作的表態,但是外界依舊心存懷疑,認為中國會反擊,而且遠不只是在美國或歐洲,其鄰國更會受影響。一個特朗普的出現,才能突然使中國以(世界局勢)穩定錨和自由貿易火炬手的姿態示人。


德國之聲報導(網絡截圖)

我個人認爲要做世界舞臺的領導者就要拼實力,一個13億人口的國家,經濟增長要仰仗美國幾億人的國家消費自己製造出來的產品,這本身就是問題。你人多,有市場,但是你的市場遠遠小於美國,所做的東西都是外來加工,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很少。俗稱山寨,難道能拿山寨的東西領導世界嗎?表現出來沒有實實在在的東西,都是虛無的。關鍵沒有生命力,

「《南德意志報》的社評接著分析: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集中在自己一身的權力比之前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都多。他是那個首先告別鄧小平低調內斂的外交政策的人。二月中旬,他首次表示:中國已經準備好『領導國際社會』打造一個『公正的世界秩序』。而現在,每個國家對公正的的世界秩序有自己的理解。」

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我認爲習近平講的所謂「公正世界秩序」甚至想作爲一個全球化的旗手,他既樹立國家形象,又在海外營造大國形象的氛圍,用於中南海的爭鬥中。在中共內部絞殺的過程中,他需要這個形象和氛圍,這種一箭雙鵰能不能做成,還是一個未知數。所以海外媒體認爲,他面臨的問題很大,但從來沒有想過他塑造大國形象本身就是獲得權力的過程,這是他在獲得權力過程中所使用的手段之一,

「文章還寫道:習近平迄今為止的改革成果乏善可陳。即使是他承諾急需要改革的領域–國有工業以及債務如山的問題,也幾乎沒有什麼改善。他自己反而經常通過集權和機構重新意識形態化而遏制了改革的進程。」

這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改革的一切,都是在共產黨的框架下出現的,今天當習近平獲得權力的時候,共產黨的整個體制是要把他置於死地的,習近平獲得權力的過程中卻是否定共產黨的權力框架,所以自然你看不到任何成果。

「《南德意志報》的社評繼續指出:習近平的政策裡控制和順從高於一切,這不僅扼殺了批判精神,而且也極大傷害了這個國家的自發和主動性。同時,中國的大問題正在表層下繼續發酵。」

描述的現象是不錯,但2017年是習近平最重要的一年,原因是要出結果,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結果。

川普當選總統後新成立了一個機構就是白宮貿易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主席是鷹派經濟學者納瓦羅,他2011年曾寫過一本書《致命中國》,自從川普入主白宮後,這本書在網路上賣斷貨了。他寫這本書的時候跟川普根本不認識,川普一次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談到這本書,納瓦儸才知道川普讀過這本書,直到川普任命納瓦儸任白宮貿易委員會主席,他們才見面。


(網絡圖片)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在川普選擇幕僚的過程中,他真的是從人的角度,從需要的角度,從國家的利益角度思考,只有正常的社會,憲政體制下,一個為民服務的政府機構才能做到。川普沒見過納瓦儸,但讀過他的書,卻成爲他最主要的貿易代表之一,當他啓用自己的女婿成爲白宮主要幕僚的時候,他同樣有著自己的要求。

也就是,川普不會遵循虛假的精英文化,自己的女婿有才能照樣用,一個沒見過面的經濟學家,他也用,這是正常人社會中選人、用人的最簡單的表現。所以一切以人爲本。

我在節目中給大家說了個笑話,教授與農民在火車上相對而坐。無聊之際,教授說:我出一道題,你若不知,給我5元;如果你出一道題,我若不知,給你500元。農民同意。教授:月亮距地球多遠?農民遞給教授五元錢。農民問:上山三條腿,下山四條腿,是什麼動物?教授苦思無解,無奈輸五百。農民接過錢,教授追問:是什麼動物?農民遞給教授五元錢,睡了。

我講完這個故事,有朋友給我留言說,濤哥,這是幼兒園講的笑話。我覺得這個笑話內涵相當深刻,教授代表著文化人,人家有學問,專門教別人知識的,但有一點很關鍵,知識是外界灌輸的,不是生命本來就有的。一個農民沒有被灌輸的這些東西,生命某一方面保留有著自然的智慧,那是天地閒生命的聯繫。共產黨教育體制下的教授是什麽?就是我們通常說的精英,精英階層,精英理念,裡麵包含著太多虛假的東西了。表面上很有知識但卻掩蓋了生命本身內在的真實,這就是我認爲中國社會的問題關鍵所在。

其實美國也是一樣,川普出現打擊的就是美國過去幾十年裏產生的精英階層,律師、文化界、演藝界、媒體,這些表面文化的精英們。就像我往這一站,人們會認爲做脫口秀的就是精英,川普就專門削英頭,太多的這樣的精英們自以爲是而缺失了生命最實在的東西,最本質的東西。

人最實在的東西就是要去掉內心的惡,展現出一個生命內在的善。惡與利益和慾望同在,在現實生活中表現就是佔有。而道德與生命的境界同在,超越於與肉身同在的利益。

當一個人是無神論,其實已經從根本上促成了道德缺失的內在因素,當他這麽認識自己的生命,生命的理念已經是勝者王侯,敗者寇。仕途的過程,爭取的過程就是佔有的過程。認爲錢財的多少就會體現出這個人是成功還是失敗。

我們經常會看到有錢人在社交媒體上張狂的表達,其中很多人是留學生,真是橫刀立馬,拿錢砸人。今天坐飛機,明天坐輪船,後天是酒店,大後天是豪宅,然後說自己要反腐了,從推特上你能看出來很多人都被他砸死了。爲什麽現實中,太多人嚮往這種生活,追求自己的利益所得,拿錢砸人是他們要追求的成功,缺乏對生命善念的認識,跟著別人忽悠,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

所以2017年,我說就是淨化和回歸,淨化過程中沉沙爛泥都會被翻出來,各自尋找自己的生路,和生存方式。每個人在生活過程中選擇的生存方式,是對自己生命理解的真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