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把壞事變好事?兩高借聶樹斌案表功 避提雷洋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13日訊】中共兩高人大會議昨天(3月12日)召開,中共高法院長周強、最高檢查長曹建明在報告中,都把耗時21年才獲得平反的河北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案當作政績來表功,而對2016年震驚中國社會、警察涉嫌違法打死人命和污蔑個人名譽的雷洋案卻避而不談。輿論認為,中共又把壞事變好事,為自己抹粉。

律師:兩高借聶樹斌案抹粉很悲哀

據美國之音報導,在平反冤假錯案方面,中共兩高的報告都把延宕21年、歷盡艱難曲折才獲得平反的河北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案當作典型案例,以此彰顯中共司法改革的成效。

諸多法學專家對此不以為然,認為中共又在藉機把壞事當好事為自己宣傳、抹粉。

陳進學律師指出,聶樹斌和家人20多年的沉冤剛剛昭雪,製造冤案的那些司法人員仍然沒有被追究責任,中共就把平反聶樹斌案這樣一個錯殺無辜年輕人的冤案,當成中共司法的一項政績來誇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陳進學說:按說這個冤案早就應該平反了,拖了這麼多年,聶樹斌案拖了20多年,現在才平反,可怕的是,中共這個司法體制不斷地又製造新的冤案。

據大紀元報導,2016年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對聶樹斌案再審公開宣判,推翻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而聶樹斌已於21年前被執行死刑。河北高法發佈消息,向聶樹斌的父母及親屬表示誠摯的歉意,並表示將汲取深刻教訓,啟動賠償程式。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當庭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來了!」有評論認為,枉殺好人,如今糾錯,根本無「正義」可言。

北京律師兼學者徐昕對《紐約時報》說,在聶樹斌案中,早在2005年,真凶王書金落網並認罪,聶家請求重新審理案件卻遭拒絕。從真凶王書金認罪到聶樹斌被平反,中間耽擱了11年,原因是處理原始案件的地方警察和檢察官從中阻撓。

他說:「現在仍然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如果我們不能有這樣一個系統,那就難以避免這樣的案件。」

避談雷洋案

而對於最高檢察長曹建明避談雷洋案,陳進學指,曹建明應該沒有臉去提這個案件吧。這個案子要是提了,不是要打臉了嗎?它的不起訴決定書已經陳述了這麼多警察對雷洋的暴力行為,雷洋最後死亡了,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這不是太荒唐可笑了嗎。

2016年5月7日晚,家住北京未滿30歲的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在接機途中,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為由扣押後離奇死亡。警方的說詞漏洞百出,「雷洋案」因此遭到了海內外輿論的強烈質疑,也加劇了民間,特別是中產階級對中共警察濫用公權暴力執法的恐懼和憤怒。

最終,雷洋家屬迫於高壓,同意接受政府2,000萬元人民幣以及一套房屋作為賠償,並被迫承諾不起訴,不公佈賠償詳情,也不接受傳媒訪問。

針對北京豐臺檢察院,對雷洋案5名涉嫌故意傷害致死和偽造嫖娼證據,誣陷死者的警察不起訴的決定,陳進學律師指出,中共當局為了不得罪基層警察這個重要維穩力量而冒天下之大不韙,袒護打死雷洋的警察,這樣做的後果是司法公信力進一步受到嚴重破壞,讓中產階級和公眾寒心,並產生誰都可能成為下一個雷洋的恐懼感。

有評論人士認為,從雷洋案可窺見中共司法仍然沒有公正可言。

據報導,中共高法院長周強不久前曾高調表示,要對司法獨立亮劍。中國大陸法學界人士因此掀起輿論批評浪潮,認為周強公然否定司法獨立原則,不適合擔任其現有職務,要求他引咎辭職。

(記者羅婷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