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護照的血淚–從王治文到廖祖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0日,在中共發佈美國人權記錄的次日,一位中國作家發出了吶喊:「請讓我一家離開這個魔窟」,「強烈要求離開中國!」這是多麼大的諷刺!

廖祖笙是閩籍作家,曾在廣東生活多年,現居老家福建泰寧。2006年,廖祖笙的兒子廖夢君遇害。廖祖笙堅持追查殺害兒子的真凶,結果慘遭廣東政法委等部門的打壓。他和妻子的生存之路「被一再公然下流堵塞」,「只能是無盡舉債度日」。夫婦兩家的親友都遭到國保的騷擾和恐嚇。

廖祖笙敘述,他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91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

3月10日,廖祖笙撰寫了「致泰寧政法委、公安局公開函」。信中表明,在2011年,他就已經向相關單位,以書面和口頭的形式多次提出了申辦出國護照的請求,但一再遭拒。鑒於他一家人目前所處的環境險惡,他不得不再次公開要求申辦護照。

聽一聽這悲涼的請求:「請將護照辦給我們,讓我夫婦倆的劫後餘生,可以真正免於恐懼免於挨餓,讓上天補償給我們的小女,就此也能有個相對正常的人生。」「一家三口廖祖笙、陳國英、廖芊媛,因身處險境,且被迫害得連飯都吃不上,於公元2017年3月10日,向泰寧政法委並泰寧公安局,公開強烈要求申辦出國護照,強烈要求離開中國!」

「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然而,在這個國度,憲法中規定的權利,卻可以被公然剝奪。申請護照被拒絕,嶄新的護照被剪碎,持有護照不得出境,申請返鄉探親受阻。想走不能走,欲歸不得歸。這是怎樣的命運和人生?!

許多護照的故事,令人落淚生悲。

王治文是北京一位義務的法輪功聯繫人,於1999年被非法抓捕、判刑,被關押15年出獄後再被24小時監控。2016年8月6日,王治文手持合法護照及美國簽證,在女兒王曉丹和女婿的陪同下準備出境。不料,廣東海關人員當場剪毀了他的護照,稱是公安內部註銷。王治文父女被迫再度分離。

護照被剪,令王曉丹「崩潰」。「護照一剪,上面的簽證等什麼證件都沒有了,我們這麼多年的心血又付之東流……我真是很氣憤,我爸爸本來就沒有做錯什麼,現在是自由公民,他為什麼不能出國?!」


童年的王曉丹和父親
王治文(王曉丹提供)

廖祖笙說:「處在險境的並不是只有我一家。這國家對某些人群而言,早已異化成了魔窟」。「一個『崛起』的『強國』,竟然只是因為某人會碼字,就擔心其出國了會對『大國』不利,這簡直就是笑話。」

是誰把「祖國」異化成了「魔窟」?為什麼,善良百姓的生存之路被封殺得如此絕情冷血?千萬個血淚浸透的「笑話」,寫下了真實的中國人權記錄。

在此,要問一問中共黨媒《2016美國的人權記錄》的寫作班子:你們是否知道,「良心律師」高智晟在歷經酷刑折磨後、竟然無權進城看牙醫,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先生不被允許赴美領獎,江天勇律師被限製出境、被失蹤、被採訪,王治文坐了15年大牢之後、其合法護照被剪碎?訪民的哀泣,你們是否聽見?你們可曾感到,中國同胞對於希望的渴望?!

中共的各級黨官、御用文人們,在網路暢通無阻的優雅居室內,請讀一讀廖祖笙字字血淚的公開信,再來對照官媒的愚民文字、專制的「維穩」政策,放眼滿目瘡痍的大地,捫心自問吧。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