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誰令正義蒙羞 —評兩高之兩會報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負責人,在人大會議上做了2016年工作報告。據美國之音報導,兩份報告都把國家安全和維穩列為首要任務,並將「709」維權律師案中的周世鋒等「顛覆國家政權」案列為首要政績。被平反的河北聶樹斌案是在平反冤假錯案方面中的首要典型案例。然而,對於在中國社會引起極大反響的雷洋案、賈敬龍案,報告卻隻字未提。

兩高報告一出,引發多位學者的批評。各界再度看清:中共玩弄法律、顛倒黑白,流氓本性盡顯無遺。

「709」案——司法的恥辱

首先來看震驚中外的「709」案。自2015年7月9日開始至2015年底,全國至少有316名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維權人士及家屬,遭遇被傳喚、限製出境、軟禁、監視居住、拘留、逮捕或失蹤等非法對待。

在這一波大抓捕中,被打壓的都是正義敢言的維權律師。他們不顧個人安危、毅然代理敏感案件、為弱勢群體發聲。可是,在中共的體制下,好人被構陷、被審判,他們被扣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甚至不能自由聘請律師,不能與家屬會面。涉案律師的親人也受到威脅和株連。如此大面積的人權迫害,竟然成為中共司法最高機關炫耀的政績,令人悲憤。

北京著名維權律師程海,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了709案中存在的肆意枉法現象,並以此駁斥兩高報告中的相關陳述。程海是「709」涉案人王全璋律師的辯護律師。他以王全璋為例說:「從2015年8月1日王全璋被拘留逮捕後,到現在為止已超過一年半,期間我們十多次要求會見都被拒絕。公安部門拒絕介紹案情,檢察院拒絕接受我們律師的辯護手續與會見要求,違法通知看守所不讓我們會見。法院階段也不給會見,他們的理由是這是王全璋本人要求的,不要律師,要自己辯護。」

程海表示,周強所言都是歪曲事實的謊話。中共媒體是一言堂,反對的聲音發不出來。所以這種判決恰恰證明兩高枉顧事實、故意錯判,是司法界的恥辱。

北京的余文生律師向新唐人記者表示,這些維權律師,無非是要求憲法保障公民權利,用法律捍衛公民的權益,然而這些卻被中共政府當成危害中共國家安全的頭號敵人。他說:「打壓律師這種行為,只能說是最野蠻最破壞法治的行為,已經把法治的最後底線都突破了,如果真正實現司法獨立的話,那他們的統治基礎就會動搖的,實際上,周強的講話完全是為專制政權保駕護航,什麼司法獨立?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一個擺設,現在連擺設都不要了。」

悲哀——冤案成政績

再看聶樹斌案。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兩高以此案邀功,遭網民炮轟。有網民指出,聶樹斌冤案本是一眼就明瞭的、真凶認罪必須予以重審的冤案,(案件)體現了當局毫無實據且不加掩飾的造假枉法的醜惡嘴臉。但是這樣一個冤案卻可以一壓十多年,兩高竟然拿來邀功,實在「不要臉」。

陳進學律師告訴美國之音記者,聶樹斌和家人20多年的沉冤剛剛昭雪,製造冤案的那些司法人員仍然沒有追究責任,就把平反聶樹斌案這樣一個錯殺無辜年輕人的冤案當成中國司法的一項政績來誇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陳進學還指出,2016年平反了聶樹斌案和江西樂平的冤案,都是拖了多年的冤案。平反一個冤案很難,「而且他這一個司法體制是不斷每天在製造新的冤案啊,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了」。


2005年,聶樹斌的母親扑倒在聶的墳塋痛哭。(網路圖片)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報告中透露,2016年,全中國對1,076名刑事被告宣告無罪,再審改判刑事案1,376件。兩個數字合併,顯示有近2,500宗屬於錯判。

兩千五百個案件,並不包括各地多起法輪功學員被非法起訴、判刑的案例。眾所周知,法輪功受迫害是中共製造的最大冤案,而自18年前開始的這場迫害仍在持續。

每一起案件都事關真相、正義和生命。人命關天。中共掩蓋真相,草菅人命,導致冤案遍地,悲劇無數。最令人無法忍受的是,中共殺錯了人,竟然「化悲為喜」、往自己臉上貼金。耍了流氓,還要扮作「義士」。「平反」、「政績」所隱藏的醜陋和醜惡令人不齒。

兩高的工作報告,散發了多少荒唐可鄙的信息!報告聲稱要將國家安全和維穩列為首要任務。周強還強調,堅決維護國家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這樣人民才能安居樂業。

前福建寧德市中級法院經濟庭審判長李建峰指出,此說完全是本末倒置:「應該說司法公正了,老百姓才能安居樂業,你司法不公,因為司法是老百姓尋求公平正義的最後一條底線,你連這個底線都保不住了,那老百姓還能安居樂業嗎?如果司法不公正,你聽從一個黨派的意見,按照一個集團的意見,按照權貴的主意去辦,你還能辦出公正的案件嗎?」

製造無數冤錯案件、踐踏人權、讓正義蒙羞的,正是中共。在中共治下,善良百姓的生命和尊嚴根本得不到保障,司法不公也難以杜絕。更多的悲劇將釀出更多的悲哀。只有拋棄中共,中國才有可能走向司法公正。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