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常委反腐 習用梁振英一人可雙殺二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對於梁振英在今次兩會當選為中共政協副主席,有些輿論以結果解釋原因的說是一種「行賞」。然而眼觀梁振英「特首任期未滿而身兼政協副主席」的局面,恰恰是他最大的有苦說不出。

眾所周知,梁振英汲汲營營的是尋求今年能夠連任,因此對他而言,即便是政協主席也比不上香港特首之位。如果「政協副主席」對梁振英是一種行賞的話,那麼其性質無疑也是他「主動」宣佈放棄特首選舉的一個「安慰獎」。

反過來說,如果梁振英是及格的特首,為什麼不讓他尋求連任,甚至連參選的機會都不給他,若從這點來看,「政協副主席」的任命是一種明賞暗罰,原因自然是梁振英的所做所為讓習近平不滿意。

在梁振英上任特首以來,最能為北京加分的香港,卻頻頻以負面形象登上國際傳媒頭條。這點同樣不用多說的是,梁振英的主管是港澳組長張德江,習對梁振英的不滿,那就是對張德江也不滿。

此外,從華潤宋林落馬到明天系肖建華落網,顯示習對香港的大力整頓,除了中聯辦等涉港單位,還包括了香港商界與大鱷。這牽涉到江派能夠興風作浪的「本錢」。如果從這方面來看,曾任深圳市委書記的張高麗與香港牽連的問題不亞於主管港澳工作的張德江

張高麗主政深圳期間,深港兩地的經濟合作相當密切,深圳企業多到香港上市交易,港資也被引入深市,時任香港議員(召集人)梁振英率團到深圳拜會張高麗,兩人互動頻繁,地產行業出身的梁振英也為張高麗引見一些重量級的行業負責人。所以張高麗與梁振英的公、私交情都是不短與不淺的。

張高麗在深圳時期建立關係的香港地產幫,有的在張調任天津後也跟著過去投資項目。例如鴻基地產,是香港最大的地產發展公司,旗下的四季酒店有「涉貪富豪大本營」之稱,包括肖建華等人都入住過。

當然,張高麗在香港最大的人脈是自己的女婿李聖潑,道地的資本大鱷。根據報導,李聖潑除了控股信義玻璃、聖德集團、匯科公司,還是香港17家上市公司的董事。李聖潑股市攫金不必靠內線,在2012年張高麗入常後,李聖潑在香港的上市公司股價隨即受到追捧。

曾有非正式消息披露,用高層某領導的話說,香港這幾年的混亂就混亂在張德江、張高麗兩人的手裡。一個亂指揮,一個涉商腐敗。

這次兩會的輿論先行,就有新華社《學習進行時》原創品牌欄目「講習所」推文,重點梳理回顧習近平如何抓「關鍵少數」的談話。全面從嚴治理中共官場,從習近平的高度來看「關鍵少數」,現在反腐要深入中共政治局。

換屆大年,再來一次常委級別的高官落馬,未嘗不可。梁振英的人事安排或有一種「欲終取之,必先予之」的意味,而這目標對像如果不僅止於梁振英一人,還能連帶張德江、張高麗的話,那麼不失為一記妙招。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