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貪腐集團圖謀反攻 某權貴威脅:看十年下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17日訊】「反腐的人總要有落地那天,到時他們怎麼死都不知道,誰能保證他們不被扣以『貪腐』的罪名?甚至他們的祖墳能否保住都是問題。就等着看十年的下場吧。」

酒席上,一位在省上和中央的官場都「有人」的中國富商,喝了些酒後憤憤不平地這樣說,讓聽聞者頗感心驚肉跳。

香港《動向》雜誌2017年3月號上發表王德邦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講述了一次飯局上的這樣一個場景。

富商憤而放話:看反腐者十年之後的下場!

據文章介紹,在今年過年期間的一場酒席上,一位據說在省上、中央官場有人,生意做得很大的蔣先生,因為被人譏諷數落了幾句而怒火中燒。

經過一番勸解後,蔣先生強按怒火坐下說:「中國的事不像大家想的那麼簡單。在這個制度下,就算放你們誰在那些官位,又能保證比他們好?你若真好,別說提升,就是呆下去都不可能。現在反腐,的確抓了不少人,但能抓得過來嗎?用的那些就能說乾淨?都差不多的。所以,反腐不過是一陣風而已,千百年來這場戲演多了。就算他們真反十年,那也是十年啊,十年後還不又是老樣。」

「這個社會到時還得靠這些有權有勢會來事的,這個社會還是掌控在這些有權有勢者手上,輪不到平頭百姓湊熱鬧,大家最多也就當看客而已。有什麼可激動的?再說這些反腐者,就算十年中不被弄掉,那十年後還得下臺啊,這是制度設計,也是自然規律啊,誰逃得過?」

「就像坐飛機,他不可能不下來吧,總要有落地那天,到時他們怎麼死都不知道,誰能保證他們不被扣以『貪腐』的罪名?甚至他們的祖墳能否保住都是問題。就等着看十年的下場吧。」

蔣先生的這番激憤之論,先將大家「驚呆半天」,隨後竟贏得「滿座讚許」。對此,王德邦在文章中感嘆道:「蔣先生酒桌上的激憤之言,恰恰反映着社會相當一批人的認識,尤其代表着一大批權貴的認識。應該承認,在中國現行制度下,反腐永遠是弱勢。」

文章分析,絕對權力必然導致絕對腐敗,因而,在沒有改變絕對權力的情況下,也就不可能扭轉絕對的腐敗。只憑著「個體理想主義的衝動」而反腐,必面臨兩個不可逾越的障礙——「對下貪腐抓不勝抓,對上貪腐無法可抓。」

其結果必然是,雖然抓了些「老虎」、「蒼蠅」,但無法傷及權貴既得利益集團的根本,更無法真正從制度建設上來推進反腐。

文章指出,近期發生的上萬老兵忽然包圍中紀委事件,如果背後沒有官僚集團「刻意為之」,在當今嚴密的維穩之下是不可能發生的。由此可見,中共權貴貪腐集團對待反腐正又消極防禦逐漸轉化成積極進攻;官僚群體由「惰政」逐漸轉變為「亂政」,官僚集團中已經有力量在系統性干擾中紀委反腐。

「在此境況下,弱勢的反腐面對強大的權貴集團,十年後的下場自然是不容樂觀。」文章寫道。

唯民主法治能跳過「十年之坎

文章指出:當今的反腐者要想跨越「看十年的下場」這道「歷史之坎」,只依靠所謂的「黨」,就是痴心妄想。

從歷史上來看,蘇聯三十年代的大屠殺,中國的反右、文革、六四,柬埔寨的紅色高棉大屠殺等等,這一場場滅絕人性的災難都是在「黨的名義」下公然發生的。當今中國貪腐氾濫,也是以「黨領導改革開放」為由頭,由此可以想見,將來權貴集團顛覆反腐一樣會以黨的名義來完成。

「所以,今天反腐不能依靠黨,明天保障反腐成果更不能指望黨。」

文章最後寫道:「歷史一再證明,那些完成民主法治轉型的國家,才能有效防止腐敗,才能最終避免權貴集團反扑,才能使反腐者身家性命得到保障。」

「今天中國權貴貪腐集團之所以有十年之期,正是他們看準了中國沒有民主法治,而統治者也不可能走向民主法治,所以貪腐就必然是這片土地的本色,反腐就難逃弱勢與被反扑的厄運。」

(阿竺整理編輯/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