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由法國槍擊事件中挺身而出的校長說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發生於法國當地時間3月15日中午的一起校園槍擊事件被媒體披露了這樣一個細節:校長勇敢的挺身而出,避免了更多傷亡。而這一細節已通過當地權威人士的肯定與讚許得以確認,比如地方檢察官表示,「這是非常勇敢的舉動」,「說明這一點是很重要的,他在制止槍手的時候受傷了」;教育部長也稱讚道,「校長的英勇表現有助於阻止更多的傷亡」;雖然「自己也受了傷,但避免了最糟的情況」。此外,還有目擊者表示,聞訊趕來的校長是「面對槍口」挺身而出的。

大家的眾口一詞足以表明,法國一所普通高中裡確實有一位在關乎學生生命安全的緊急關頭仍能挺身而出、保護學生的校長。由於惡劣事件的被公開,讓法國以及更多國家的民眾都能親眼見證這種平凡中凸顯出的偉大。面對這樣的偉大,或許會有中國人感到不屑。他們認為,校長是一所學校的負責人,對學生的安全負責不過是在工作職責範圍之內。盡職盡責而已,也怎能稱得上「偉大」?

然而,我們不禁要捫心自問,這種算不上「偉大」的盡職盡責,中國的校長們又做的如何?我們不妨從學生處在危急時刻的相同背景的故事中來找尋答案。2008年5月12日,或許是中國人記憶猶新的一天。這一天在四川汶川發生了慘烈的大地震。但僅是這樣的一次災難,卻暴露出了中國教育界「教師職業道德」的問題。甚至還讓一位在地震發生時,丟下學生、帶頭逃跑的教師成了「名人」。

當我們對「範跑跑」這個頗具諷刺意味的稱呼仍心有餘悸時,或許未曾注意,這位缺德教師的背後實際還存在著一位力挺他的校長。如果說,任用這樣的教師或許是「不知者無罪」,那麼,在得知他逃跑的事實後,仍「表示沒有問題」,甚至還誇讚他工作努力、與學生關係融洽,就不是一個校長該有的正常反應了。更有意思的是,當「範跑跑」在論壇上發表文章稱,「逃跑是自己瞬間的本能行為」,「並不認為作為一名老師,有為救學生而犧牲自己生命的義務」時,支持他的那位校長仍表示,「校方不會開除『因言獲罪』的人」。

從校長的立場和態度很明顯就能看出,他與教師「範跑跑」同屬「一丘之貉」。若他當時也跟學生們同處在地震現場,其本能反應極有可能跟「範跑跑」如出一轍。沒有「為救學生而犧牲自己生命的義務」,鼎力支持以這樣的道德標準為人師表的校長或許只是當下中國萬千校長中的某一位。更值得一提的是,不要犧牲自己救學生的這一道德標準,實際並未觸及到他們的無良底線。

要知道,毒跑道、毒校餐、毒校服……等一系列發生在校園中的涉毒事件背後又怎會沒有校長的身影?僅校車因數量有限而不得不超載學生、因質量偽劣而導致一出事故便是車毀人亡、死傷眾多這一項,就足以證實,校長所造下的罪孽非同一般。與地震災害中的見死不救相比,這些因貪污公款而不惜對學生下手的惡劣行為,早已不再是有沒有道德的問題,而是究竟有多麼缺德的問題;甚至已完全涉及到濫用職權、貪贓枉法、殺人害命等法律問題。

事實上,不少校長或已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他們既不害怕道德審判,也不擔心會遭到司法的懲處。若非如此,怎可能犯下禽獸一般的罪行?當新聞中不斷出現「校長性侵幼女」、「校長猥褻女童」、「校長強姦女學生」的字眼時,或許這才讓人如夢初醒,原來「禽獸校長」在中國早已不再是罕見的個例。似乎長久以來,從未間斷;並且大江南北,普遍有之。就在近幾年,隨著「海南校長帶幼女開房震驚全國」之後,不少仁人志士舉著寫有「校長,開房找我,放過小學生」字樣的牌子公開表示抗議。

能把為人父母的中國人逼到這個份兒上,縱觀全球,恐怕只有中國大陸這一家。在毫無力量制衡的「一黨」強權之下,由於高官淫亂,頭頂官銜的校長也只能依葫蘆畫瓢。甚至只要能受到校方、校長的庇護,教師也同樣隨之效仿。因此不難看出,在中國,校長、教師對學生進行禽獸般的戕害,根本就不能簡單的劃為道德問題,而是涉及到強權對弱勢習慣性的進行蹂躪、欺辱與迫害、甚至將其生命視為草芥的政治、人權、法律等多方面的問題。

簡言之,只有對「一黨」的獨裁與暴政進行徹底的審判,才能最大限度的遏制教育界中無數罪行、獸行的發生。也只有「將權力關進籠子裡」,人性中的惡才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爆發。如果說,法國校長為學生挺身而出是出於責任感,那麼相比之下,中國校長能犯下種種惡行,顯然就與自身濫權,從而將教育之責完全拋諸腦後有關。教育一旦淪為政治的奴僕,教育者也就與貪官、淫官無異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