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禁史】慘絕人寰的道縣屠殺 文革之風今猶在?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18日訊】新聞週刊 (569)前兩週的「血色禁史」專題,我們回顧了1950年代,中共不斷發起運動,製造階層對立,甚至用酷刑炮製冤案,劃分出一個所謂「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階層,並用一個貶義辭彙「四類份子」合稱。1966年「文革」開始後,中國各地的「四類份子」和家人,再次遭遇慘無人道的肉體消滅,湖南道縣大屠殺就是其中最慘烈的一樁。

1967年8月,道縣的瀟水河裡,漂滿浮屍。河魚啄食屍體,也長得異常肥大。

那時文革剛開始一年多,道縣的「造反派」發生兩派武鬥,但被屠殺的,卻是毫不相干的「四類份子」。1967年8月8日,道縣造反派「革聯」把縣武器庫搶劫一空;另一派由地方掌權者支持的「紅聯」,不僅立刻暴力反擊,還把罪名延燒到「四類份子」頭上,宣稱「四類份子要造反」,必須斬盡殺絕,才能確保「紅色江山不變」。隨後短短66天內,道縣全地區7696人被殺,1397人被迫自殺。但據調查紀實《血的神話》記載,這9000多人,沒有一人參加過所謂反革命活動。

橫河:「雖然文革中有各派,但是任何一派都有2個表現,一個是表現對毛澤東的忠誠,另一個是表現對階級敵人的仇恨,你越仇恨就表示你越『革命』。所以當兩派打的很殘酷的時候,為了表現他們的『革命性』,就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以殺『四類份子』為自己革命性的標誌。」

殺人潮中,道縣自行成立了數百個「貧下中農法院」,毫無根據地宣判「四類份子」死刑,由民兵和「積極份子」立刻執行。槍崩、沉河、砍頭、截肢、開膛、腰斬、火燒、炸碎,年輕女性被輪姦後再被殺害。每殺一人,殺人者可獲得大隊或公社給的2、3元錢報酬。

19歲的唐水蘭懷胎足月,即將臨盆,卻因娘家是地主階級,被勒令回道縣接受審判。因懷孕走的慢,押解者不耐煩,用刀從後背刺到腹部,行凶者看到胎兒在肚皮裡跳動,又拿鋼條在她肚皮劃了兩下,肚皮翻開,胎兒瞬間伴著血水流出。據《血的神話》記載,道縣屠殺遇害者上至78歲,最小的只有10天。

遇羅克:「拿鐵絲把一家人穿在一起,扔到河裡,手都給你穿上,那也沒法游泳,只能淹死。手段非常非常殘暴。他們認為,只要你父母是階級敵人,那子女哪怕是小孩,你也是階級敵人,所以他們一家子一家子殺。」

橫河:「這是文革前17年教育的結果。階極鬥爭學說就是『對敵人不管你多殘酷都不過分』。對人性的消滅,它是一個中共的系統工程,貫穿於1949年以來每一個政治運動。」

前《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認為:道縣屠殺的根源就是體制,極權制度把一部分人定為「政治賤民」;同時壟斷信息,讓另一部分國人變成「政治愚民」。楊繼繩認為,道縣慘案就是「政治愚民」對「政治賤民」的屠殺,背後操縱的是體制。

橫河:「文革只是中共邪惡的延續而已,官方對文革的評價,重點是文革對黨政領導和黨政系統的衝擊和破壞。對平民的傷害,中共官方著墨並不多。」

50年過去了,瀟水河的血色早已不在,但文革時的口號,今年1月,又在中國出現。

毛粉口號:「鄧相超不投降,就叫他徹底滅亡!」

文昭:「因為文革並沒有真正得到反思,文革當中那些罪行,特別是那些細節,沒有展現在人們眼前,共產暴力的基因文化,它所帶來的危害,從來沒有作為一種基礎人格教育,被普及給大眾,這就讓人們對這種激進思想的危害沒有鑑別能力。」

橫河認為,文革中的黨性屠殺人性,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中共建黨後一次次運動的累積。因此,要想避免文革重現,僅僅反思文革並不夠,而是要把中共建黨後所有歷史拿到歷史的天秤上,才能鑑別出所有罪惡的真正根源。

新唐人記者林瀾紐約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