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話劇《麻醉師》暴露黃潔夫的謊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工作經歷主要有兩個:在手術台上活摘法輪功學員、異議人士以及死刑犯的器官;在手術台下四處奔走,為中共和自己活摘器官的罪行洗白。這幾年黃潔夫主要的工作是後者。

黃潔夫這幾年頻頻現身國內與國際上與器官移植相關的會議和活動,為中共和包括他本人在內參與活摘器官的屠夫醫生們的罪惡洗白和抵賴,不斷用謊言欺騙國際社會。就在最近的中共兩會上,黃潔夫又談到器官捐贈系統立法問題,繼續重複謊言。

但是,在黃潔夫兩會上撒謊的同時,中共喉舌新華網配合其撒謊的一個新聞,卻不打自招的暴露了黃潔夫洗白中共活摘罪惡的謊言。

2017年3月11日,兩會還在召開,中共喉舌新華網首頁刊登了新華社一個消息:「第十五屆文華大獎獲獎劇目《麻醉師》3月10日晚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拉開2017全國巡演大幕。這部由西安話劇院創作的話劇,以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已故麻醉師陳紹洋先進事跡創作,詮釋了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這個醫院名非常敏感,因為中共四個軍醫大學的附屬醫院都執行江澤民的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屠殺命令。

《追查國際》組織2014年10月28日刊登了一則消息《追查第四軍醫大學附屬西京醫院肝膽外科副主任醫師楊詔旭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殺犯罪的通告》。

通告指出,第四軍醫大學附屬西京醫院肝膽外科副主任醫師、肝膽外科及移植中心副主任楊詔旭,從1997年6月至2003年10月,就參與實施了23例原位肝移植手術。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本組織對楊詔旭立案追查。

據中新網2013年12月25日報導說,2012年3月29日,在手術臺「連續奮戰」8小時的陳紹洋,正準備為一名重症病人實施麻醉,突然感到自己的肝區劇痛,跌倒在地。第二天做了超聲檢查,被確診為肝癌晚期。中新網報導說,2012年4月1日,西京醫院緊急為麻醉科副主任陳紹洋實施肝移植手術。

在正常情況下,器官移植的供體匹配要求標準很高,患者等待匹配供體的時間一般以年計。比如,美國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系統,有900多萬自願捐獻的人群、有發達的全國捐獻網路。根據美國衛生部報告,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心臟移植約為0.6年。

但是,不到12小時,醫院就完成了給陳紹洋換肝前的一切準備工作,合適的供體不到12小時就搞定。

中新網這新聞報導等於公開了中共的秘密:在中國大陸存在大規模活體供體庫(即供取器官的活人群體庫),而中共的軍隊和武警系統本身就有關押和調配數額龐大的活體供體群的核心機構。報導說,就在前一週,陳紹洋還為3名重症患者進行了肝移植手術麻醉,3次飛往北京、昆明等地參加學術交流。這意味著陳紹洋換肝的前一週,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起碼活摘了3個健康人的肝臟器官。

這個新聞不打自招的暴露了黃潔夫這些年來洗白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謊言。

從2005年年底開始,時任中國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就以中國器官移植權威和官方發言人的身份不斷髮表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的言論和文章。

從一貫的否認到承認「極個別的」來自死刑犯。2006年11月14日,黃潔夫在全國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峰會上說:「我國絕大多數人體器官來自於死者捐獻,其中一部分來自於交通意外死亡人員和親屬間捐獻。」由於中國大陸所有死囚器官都是劃入「死者捐獻」範圍,這個說法就是間接將移植器官來源歸於死刑犯。

2011年11月,黃潔夫在國際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文章說,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統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國家。中國每年平均做一萬例移植手術,其中65%為屍體移植,其中90%的屍體移植供體來自死囚。

2012年3月7日《騰訊網》文章引述黃潔夫說,「器官緊缺是我國器官移植發展的瓶頸。由於缺乏公民自願捐獻,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

2013年3月7日,黃潔夫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說:「十多年前,中國死刑就以每年10%的速度在下降,現在實際上死囚已經很少了。」此前,黃潔夫一直在講,中國移植手術十年來一直呈上升趨勢,死刑犯是器官主要來源。那麼死刑犯必須也呈上升趨勢,才能滿足不斷上升的移植手術數量。那麼,麻醉師醫生陳紹洋召之即來的器官供體來自哪裏?

黃潔夫作為中共器官移植界的第一把刀,深度捲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漩渦,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黃潔夫是殺人犯,在社會上這已經得到共識了,所以黃潔夫現在首要任務就是要洗白自己,他用他的政協委身份來談立法問題。但是他也洗不白了,因為十幾年做了多少手術?他那些器官都哪來的?所以他已經被定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他是這個星球上反人類罪的罪犯。」

中共喉舌配合黃潔夫的表演,不僅沒有洗白中共活摘的罪惡,卻起到了相反的效果。黃潔夫對活摘罪行是越洗越黑,看來,他最後會死在活摘上,中共也不會例外。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