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辰:一位母親尋求兒子死亡真相的崎嶇之路(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編者按:2012年3月18日,四川攀枝花市的優秀警察、法輪功學員徐浪舟在非法關押期間離奇死亡。從這一天起,徐浪舟的母親彭廣貞就走上了一條尋求兒子死亡真相的崎嶇之路。)

(接上文)

為何徐浪舟在幾天之內病危?

四川高等法院開庭的這一天,彭廣貞已等待了很久。兒子為何在幾天之內病危?這是她兩年多來想了一遍又一遍的問題。


徐浪舟生前照片。(明慧網)

在兒子去世的前幾天,彭廣貞曾去醫院探望過。而她心裏早就盤算著半年後就要接兒子出獄回家。

2012年3月7日,因胃部出現巨大潰瘍,徐浪舟從五馬坪監獄被轉入成都雙流警官總院,入院的體檢結果是:神志清楚、心肺正常……

3月8日下午6點,他做胃部手術。

手術後的3月13日(週二,醫院的接待日)早晨,彭廣貞終於得以探望兒子。醫院稱手術很成功,恢復得很好,腎功能正常,每天排尿二千多毫升,還能進半流質食物。

當時,徐浪舟已能坐起,神志清醒地與母親交談,要母親給他買盆子和洗漱用品。

14、15日,彭廣貞每天都去醫院要求見兒子,但都被種種的理由拒絕,對方說:「恢復得很好」、「好得很」、「已過危險期」。

3月17日(週六)晚10點,徐浪舟遠在大連的妹妹突然接到五馬坪監獄的電話,通知說徐浪舟「病危」,「要轉院」。

3月18日當晚10點,徐浪舟在成都華西醫院去世,此時距手術時間已有10天。

而徐浪舟在轉入華西醫院的體檢結果:胸積水、氣胸、腎腫大……

徐浪舟去世後,他的母親與妹妹在警察的監視下發現在他的遺體的胸部有兩大塊血瘀。


徐浪舟的遺體血瘀斑駁,生前疑遭重毆。(明慧網)

黑幕深深

眼看兒子再過半年就能與家人團聚,卻僅因接受一個消化道修補手術,且在恢復得很好的情況下突然死亡了。彭廣貞怎麼都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根據四川華西醫院出具的死亡通知單,徐浪舟的死因是:上消化道穿孔術後急性腎功能衰竭、代謝性酸中毒、高鉀血症、重度貧血、呼吸循環衰竭。徐浪舟身高一米八,死亡時體重只有90斤。

病歷能否證明,對於在消化道修補手術恢復得很好的情況下,致徐浪舟死亡的急性腎衰竭及氣胸等症狀是「正常情況」。兩者存在多大的因果關係,概率是多少?該病歷是否經過第三方權威機構的專業鑑定?能否讓專業人士認同信服?

彭廣貞聘請的陳律師請專業醫生對病歷進行分析後,提出了諸多疑點。

一、從胃修補手術到氣胸、急性腎衰歇的原因是什麼?

胃修補手術只是普通外科手術,成功率很高。無論監獄醫院在手術前後的檢查、醫治是否準確得力,但從術「已過危險期」、「恢復得很好」的情況下,為何會發生所謂的「突發」急性腎衰歇、氣胸?遺體上為什麼會有血瘀?

如果獄方提供的病歷不能證明氣胸、急性腎衰竭及身上的大塊血瘀是由消化道手術引發的,那就只能有一種結論,就是徐浪舟的突發病變很可能是被外力擊打所致,那打人凶手是誰?

二、十多個小時不轉院、不予救治?

徐浪舟的妹妹是3月17日晚10點接到徐浪舟病危要轉院的電話,而從雙流監獄醫院到成都華西醫院的車程最多一個小時。但華西醫院的急診記錄上顯示:是3月18日中午12點17分才轉入醫院的。除去路途時間,可推斷徐浪舟應是18日中午11點後才被轉走的。「轉院」需要用13個小時嗎?在此10多個小時的黃金搶救時間裏,監獄醫院又做了什麼呢?

3月18日早上9點左右,彭廣貞曾趕到雙流監獄醫院,她看到的是:徐浪舟已處於昏迷狀態、呼吸很弱。當時,醫院沒有對他進行急救,也沒有呼吸機、心電監測等基本醫療設施,沒有輸液,身邊也沒有一個醫護人員,只有一個犯人守著。徐母見狀,非常焦急地催促院方轉院,卻被趕走。

事後,彭廣貞問了醫務科長劉天明,為什麼不進行搶救?劉說:「我們隻對監獄負責。」

一個又一個的謎團,都有待揭開。彭廣貞希望四川高等法院的庭審能夠提供幫助。

四川高等法院開庭

2014年6月12日,徐浪舟被迫害致死,家屬要求國家賠償一案在四川省高級法院開庭審理。

原告:徐浪舟的母親彭廣貞,代理律師:王全璋、陳以軒,被告:五馬坪監獄(現為「嘉州監獄」)、四川省監獄管理局,被告方由省監獄局法規處張偉、五馬坪監獄獄政科王政強和法制科科長組成。

彭廣貞在法庭上展示了徐浪舟去世後第3天拍攝的遺體照片和證人視頻,以及綜合監獄賠償回覆等各類證據。

原告律師則要求調取關鍵證據──五馬坪監獄監控錄像,但被告始終不予提交。

作為被告,五馬坪監獄與省監獄管理局僅提交了監獄犯人和警察的證詞、造假的病歷以及明顯受操控製成的司法鑑定書。

真相依然被隱瞞。一位法庭知情人在向明慧網的投書中寫道:(被告的)回答散亂無章,既無針對性又無說服力,既在回覆的同時又提出質詢,以至於連審判長都不得不暗示他們怎樣舉證,以至於輪到他們質詢時他們已無話可說,完全陷於舉證不能的狀態。

作為死者的母親,彭廣貞傷心地講述了兒子的優秀、孝順和突如其來的死亡事實。

彭廣貞當庭指出五馬坪獄政科科長王政強不誠實,批評監獄所謂證詞不足採信。她陳詞道:「你們提交的所謂證詞沒有可信度。」

「監獄裡面的酷刑和違法行為,不要說犯人,就連裡面的警察都不敢說,說完就要遭你們報復……你監獄管理局去調查五馬坪監獄的管理情況,不就是老子(意指:父親)調查兒子?兒子有違法犯罪行為,老子會不包庇?」

老人在最後陳述中說:「我兒就因為堅持信仰被判重刑,現在連官方《法制日報》關於14種X教的認定文件都證明: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因為法輪功從頭到尾就是正,教人做善良人、做誠實人、做好人……」審判長嚇得連忙叫停,不准許她繼續陳述。

雙方陳述完畢後,審判長宣佈休庭。

此後6個多月,高院一直不結案。

但後來,四川高級法院在壓力下最終作出不予賠償的決定。

不經同意五馬坪監獄強行火化徐浪舟遺體

彭廣貞說:「遺體我是不敢火化的,因為他們殺害我兒的罪證在我兒身上。樂山嘉州監獄(原樂山五馬坪監獄)威脅要毀滅證據,企圖逃脫責任。我堅決說:不行。」

為了銷毀證據,五馬坪監獄一直不善罷甘休。

2016年7月27日,嘉州監獄(原五馬坪監獄)來人,逼迫彭廣貞,要求火化遺體。

2016年年11月22日,彭廣貞家門上收到樂山嘉州監獄一小紙條通知,稱將在12月5日強行火化徐浪舟的遺體,後來監獄又電話告知:「12月7日將火化徐浪舟的遺體。」彭廣貞老人找街道辦,回覆嘉州監獄說:「不行。」

2017年1月5日,四川省嘉州監獄屍體火化通知書又一次貼在了彭廣貞的門上。通知書上沒有任何簽字,也沒寫時間。

2017年1月11日,彭廣貞收到四川省嘉州監獄簡訊,如下:


監獄強行火化遺體的簡訊(明慧網)

「彭廣貞女士等,徐浪舟屍體已於2017年1月10日,在新都區東林殯儀館火化,骨灰存放於樂山市市中區任家壩三組(樂山紫霄宮)。特此通知。[四川省嘉州監獄]」

「這個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

從2012年3月18日到2017年1月10日,歷經4年多,近2000多個日夜,彭廣貞,這位70多歲老人在四川高級法院、四川司法局、五馬坪監獄、四川監獄管理局……一次又次地留下了她孤單的背影。


彭廣貞到四川高級法院,要求尋求兒子死亡真相。(明慧網)


彭廣貞到四川高級法院,要求尋求兒子死亡真相。(明慧網)


彭廣貞到四川高級法院,要求尋求兒子死亡真相。(明慧網)

這條路上,有多少艱辛?下一步,她又會怎麼辦?

由於大陸信息封鎖,外界尚無法得知最新的消息。不過,彭廣貞在2015年加入控告江澤民大潮。在控告書中,她回憶了最初在殯儀館看到兒子遺體時的情景:

「我到新都東陵殯儀館見兒時,頓時天昏地暗,撕心裂肺的痛……我在心裏對兒講,媽一定要替你討回公道,也一定要還你清白。」

「我請求司法機關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還我孝順兒、苦命兒一個公道,人死雖然不能復生,也能給生者一個安慰。」

「這個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哪怕告到聯合國。」她說。(完)

參考資料:

1.四川嘉州監獄強行火化徐浪舟遺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6/%E5%9B%9B%E5%B7%9D%E5%98%89%E5%B7%9E%E7%9B%91%E7%8B%B1%E5%BC%BA%E8%A1%8C%E7%81%AB%E5%8C%96%E5%BE%90%E6%B5%AA%E8%88%9F%E9%81%97%E4%BD%93-344341.html

2.攀枝花市十佳警察之一徐浪舟案例記錄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china/detailch.jsp?qid=19225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