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中共不倒「血拆」不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7日,江西贛州市南康區十八塘副鄉長卓宇,帶人強拆村民明經國老房時,被明經國老漢用鐮鏟擊打致死。刑警抓到明經國後用石頭砸他的頭,令他滿臉血污。這顯然又是一起暴力強拆血案,和去年河北賈敬龍案如出一轍。江西贛州「血拆」案目前還在網路上發酵,各微信圈在轉發消息,像力挺賈敬龍一樣,同情和支持明經國的聲音持續高漲。這也是民眾用另類方式向中共叫板!

18日網上傳出明經國被抓的現場視頻。從明經國的穿著打扮,可以看出這是位辛苦勞作的貧困農民;從他的神情和回答警察的問話看,也是位老實巴交的人。網帖:「那面相一看就是普通的再不過的農民了,不是被逼到極限(是不會這樣做的),中國人的忍耐度是極高的。」

江西發生「民殺官」事件不是首次了。18年前,在距明經國老屋幾百公里外的豐城縣,曾發生過震驚中外的江西「豐城事件」。這次群體事件,嚇得北京迅速改弦更張,妥協讓步。

1999年8月,江西豐城一位周姓農民,為抵制不合法合理上繳,收集了關於減輕農民負擔的文件散發給四周老鄉。為此,他被鄉政府帶走送進「學習班」,兩天後被活活打死。

家族五十多人到鄉政府要人,被粗暴驅散。不到一個小時,附近四個鄉鎮數萬農民帶著農具衝來,包圍並搗毀了鄉政府。鄉長和一名鄉幹部被從二樓扔下,憤怒的農民當場在鄉政府刨了一個大坑將此二人活埋了。鄉派出所所長和一名警察被當場打死,所長的屍體被吊在樹上示眾。鄉黨委書記逃到縣城報案。南京軍區上萬名官兵進駐豐城武力鎮壓一個多星期。這就是中共嚴加封鎖當仍難以掩蓋的「江西豐城事件」。

當月,總理朱鎔基和分管農業的副總理溫家寶召開全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通報了多起因農民負擔過重死人而引發的重大群體事件,要求立即停止以強制手段征收上繳。

2000年,江西省試點取消農業稅。2003年,全國取消了農業稅。

長期以來農民負擔過重,生活困苦。下面基層幹部為完成不合理的苛捐雜稅,扒房、牽牛、搬谷、拉豬等等。催逼稅款的幹部有順口溜:「上吊不解繩,喝藥不奪瓶,投河不拉人。要是敢打人,就抓你的全家人。」這樣的酷吏,這樣的官民衝突,隨時擦出火星,爆發了形形色色的「豐城事件」。

難道中共上層不清楚農村基層的情況?實際上,多年以來有無數被侵權的民眾寫信、上訪、哀告、自殺,甚至一些有良心的幹部也「請柬」,但都沒打動中共。中共暴力維穩,毫無人性。

而「豐城事件」怎麼就「軟化」了中共的「鐵石心腸」?因為「豐城事件」讓中共又一次看到了什麼是「官逼民反」,什麼是「群體抗暴」。沒有預謀,完全是自發的,不是孤掌難鳴,而是一呼百應,幾萬農民瞬間把政府搗毀了,對政府的人咬牙切齒到非「活埋」才解心頭之恨的地步。這種揭竿而起的「造反」是令中共最害怕的。

正因為中共被豐城農民同仇敵愾的民意震懾住了,深感危機,才妥協讓步,施行取消農業稅的「善政」。當然,這也與時任總理朱鎔基和副總理溫家寶在國務院的主政有關。

明經國案是大陸民眾普遍感同身受的事件,所以再度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明經國兒子說:「房子拆了我們沒地方住了,我們就得蹲大街。」網民輿論一邊倒:「霸佔老農的臥席之地!死在老人鋤頭下是倭寇,是強盜!老人捍衛的是尊嚴,是自然法則,是人性底線!」這就是當下的民意。

如果「血拆」多年,惡性案件愈演愈烈,就是停不下來,說明吃人的土地政策改變不了。如果連「豐城事件」後的妥協讓步都做不到了,說明出臺惡政的中共已經無可救藥,到了非解體不可的地步。解體中共,才能結束「血拆」慘案。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