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文革中的人權先行者:遇羅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3日訊】1970年3月5號,27歲的遇羅克在北京工人體育場的十萬人大會上,被宣判死刑,執行槍決。他的死是因為挑戰了中共的等級制度,近年來也引發越來越多人的思考。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就來回顧遇羅克和他的《出身論》。

「階級鬥爭」是中共的綱領,到了文革初期,「血統論」搭上「階級鬥爭」的狂潮蔓延全國,很多人僅因為所謂的「出身不好」,就淪為政治賤民,不僅無法上大學,無法工作,無法結婚,甚至無法活下去。1966年的「紅八月」,紅衛兵僅在北京就活活打死了至少1700多人。

遇羅克弟弟、旅美作家遇羅文:「所有的出身所謂有問題的這些人,都可以說是度日如年,在恐怖當中活著。因為你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打死,簡直就是司空見慣的一種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遇羅克寫出了《出身論》。」

遇羅克當時是北京人民機器廠的一名工人,他的父親遇崇基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土木工程系,是水電部高級工程師。母親王秋林也曾在20歲時赴日本學習財商。雖然出生在這個工程師和企業家的家庭,但遇羅克卻不能上大學。因為父母在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他正是屬於所謂的「家庭出身不好」。

在恐怖的「紅八月」,遇羅克目睹紅衛兵打著「血統論」的理論施暴和殘殺,但卻沒人敢於站出來反駁,於是他開始構思《出身論》。

遇羅文:「他真正構思的時候是甚麼呢?就是我們家被抄家了,他被他們工廠的紅衛兵帶走了,關押到遇羅克所在的工廠。就在這關押期間,他就開始醞釀寫這篇文章。回家以後他就寫出來《出身論》,當時就給我念,我們當然覺得寫得挺好的。」

遇羅克在《出身論》中批駁「血統論」的荒謬,並揭示因出身而受歧視已經是中國嚴重的社會問題。他還敏銳的指出「一個新的特權階層形成了」,利用血統來維護自己的特權。他还提出「在表現面前,所有的青年都是平等的」「任何通過個人努力所達不到的權利,我們一概不承認」。

遇羅文:「他這篇文章主要的宗旨就是爭取人權。《出身論》的主要思想就是這個,主張人人平等,你沒有任何理由說,這些人生下來就是個罪人。」

遇羅克的弟弟遇羅文在廣州找到了簡便的印刷方法,他們首先油印了一批《出身論》貼在街上,立即引起了很大反響。後來又出版《中學文革報》,以「北京家庭問題出身研究小組」的名義發表遇羅克的文章。

遇羅文:「《中學文革報》第一期完了以後,讀者反響太強烈了,大夥都跟搶購一樣,一下就賣光了。頭一期我們只出了2萬份,後來又加印了7萬多份,總共印了10萬多份。」

雖然引發社會強烈共鳴,但遇羅克提倡的「平等」和「人權」都是不為中共所容的話題。

遇羅文:「辦到第7期的時候,中央文革終於說話了,說《出身論》是大毒草。這時候遇羅克就受到了跟踪盯梢,那是公安局的了。然後到68年1月5號的時候給他抓起來了。在監獄裏對他很殘暴,他們給我講,他剛被抓起來就背著戴手銬就戴了半年多。」

1970年3月5號,在所謂的「一打三反運動」中,遇羅克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被宣判死刑,立即執行。他的眼角膜在死後被移植給了一名勞動模範。

遇羅克用27歲的年輕生命,宣傳了一個普世價值——人生而平等。如今,他的《出身論》被譽為文革中的第一份人權宣言。

遇羅文:「現在為甚麼大夥兒都紀念他呢?也是因為他這篇文章正說中了中共的一個要害。共產黨從建政以來就是人為的製造一種不平等,這是它一種統治的手段。」

而遇羅克指出的「不平等」,以及靠血緣形成的「新特權階級」,40多年來不僅沒有解決,反而發展成中共權貴集團,侵吞國家資產。例如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以低價鯨吞資產高達700億人民币的國企山東魯能集團。而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除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還被海外媒體曝光,涉嫌犯下反人類罪。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