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古之姦佞魏忠賢與今之酷吏周永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此文引用兩個壞事做絕的惡人:古之姦佞明朝太監魏忠賢,今之姦佞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唐朝的《推背圖》和明朝的《燒餅歌》早已預言了將明朝推向深淵的兩個人:宦官魏忠賢和熹宗的乳母容氏。《推背圖》第三十一像圖中畫有一男一女,男的指魏忠賢,女的指容氏。讖文寫道「當塗遺孽,穢亂宮闕。一男一女,斷送人國。」《燒餅歌》中則說:「閹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亂朝綱。」這「八千女鬼」就是一個「魏」字。

魏忠賢生於隆慶二年,原本是河間府肅寧的一個市井無賴,吃喝嫖賭導致傾家蕩產,無奈之下進京做了太監。他勾結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總督東廠太監。魏忠賢深知自己無德無能,反對者甚眾,為了維持自己的地位,魏忠賢採取兩種策略:一是網羅親信,結成政治幫派;二是全力鎮壓反對者。

魏忠賢控制了皇帝以後,便把持朝政,結黨營私。在魏忠賢淫威之下,一些趨炎附勢之徒,紛紛投在魏忠賢門下,先後集結約有80多位大臣,形成了臭名遠播的「閹黨」。

天啟五年開始,朝臣們對魏忠賢的讚頌變得鋪天蓋地。朝廷也對魏氏不斷加以封賞,魏氏轉眼成為天下最顯赫的家族。魏忠賢先被稱為千歲,後稱九千歲,再後來居然被稱為「九千九百歲爺爺」,離萬歲只有一步之遙了。

公元1623年魏忠賢接管明朝的特務機關東廠後,開始打擊朝中異己,殘害忠良,製造了多起駭人聽聞的冤案。

天啟三年,東林黨人楊漣首先發難,上疏羅列其二十四宗罪,魏忠賢為此切齒痛恨東林黨人,杖死工部郎中萬燝,先後罷斥大學士葉向高、吏部尚書趙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龍、吏部侍郎陳於廷及楊漣、左光斗、魏大中等數十人。

魏忠賢憑空捏造楊漣受賄白銀二萬兩,將其逮捕入牢,命獄卒使用鋼針做刷子,刷楊漣全身,用銅錘把肋骨砸斷,把楊漣打得皮開肉綻,體無完膚,不到一月就被活活折磨死了。

楊漣被害後,又相繼有十幾個大臣死於非命。為了鉗制不利於他的言論,魏忠賢派出東廠特務,四方流竄,無孔不入。只要聽到有冒犯魏忠賢九千歲的話,當下就打個半死,甚至使用剝皮、割舌等酷刑,害死的人不計其數,朝野上下都籠罩在恐怖之中。

然而,無論作惡者多麼位高權重,不可一世,因果報應卻是絕對的真實不虛,富貴榮華如曇花一現,轉眼間上天的懲罰就到了眼前。

魏忠賢某年過生日,忽然來了一個道人。道人一手拿拂塵,一手持籐杖,見到魏忠賢後厲聲痛罵:我與公公你久別之後,今日才得在此相見。現在你富貴已極,怎麼就把我給忘了呢?你能欺君欺人,難道還能欺天嗎?你這豬狗不如的家夥,我還要看著你將來被千刀萬剮呢!隨後他兩袖拂空一甩頓時就消失不見,大家都驚訝不已。

天啟七年八月,熹宗病死,其弟弟、信王朱由檢即位,即是崇禎帝。魏忠賢還想繼續控制崇禎帝,但沒有得逞。崇禎皇帝即位不久,就把容氏趕出皇宮。同時,各地官民上本論魏忠賢之罪的竟達數百本,崇禎片紙不遺,親自批閱,看到閹黨所為令人髮指,不禁動怒,下詔擒拿魏忠賢等人,抄沒家產。十一月,魏忠賢被免職,謫發鳳陽守祖陵。之後又命錦衣衛擒拿魏忠賢,魏忠賢行至途中接到密報,自知末日已到,生不如死,于是懸樑自盡。

崇禎下令凌遲魏忠賢屍體,懸其首級於河間示眾。又下詔在宮中浣衣局殺了容氏。同時,斬殺了許多魏黨黨羽,抄沒他們的家產。魏忠賢畏罪自殺後還被碎屍萬段,完全應驗了道人的預言:魏忠賢真的被千刀萬剮了。

不但如此,那些助紂為虐的「秘密警察們」都沒有好下場。曾經擔任廠衛提督的劉瑾,遭凌遲處死;西廠的締造者汪直,最終落了個被放逐南京御馬監,廢棄而死的下場。甲申明亡,很多廠衛帶頭投降李自成,但李自成對他們不是打殺,就是趕走。這些曾經橫行一時的「秘密警察們」,被民眾追逐喊打,「哀號奔走,青腫流血」,衣服被扯得稀爛,隨身的錢也被搶得精光。

三百多年後的今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末日大戲正在上演著,文中的兩個人物魏忠賢和周永康,所不同的是一個是宦官專權迫害忠良的太監,一個是道德敗壞壞事做絕的殺人酷吏。

我們再來看一看今之酷吏周永康。周永康2002年底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長等職後,凌駕於法律之上,摧毀國家法制和國家正常司法秩序,極力擴張政法委、「六一零」、公安部系統黑勢力範圍,操控、捆綁國家整個公檢法系統,全面推動和實施迫害法輪功。2008年,周永康升任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成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直接代言人。

當上億人以真、善、忍為修身準則,堅信佛法真理時,紅朝小丑江澤民被妒嫉沖昏頭腦,一意孤行在中華大地上再一次掀起了血雨腥風。為了達到迫害目的,江澤民建立了一個跨部門的法外機構「六一零辦公室」,並令其與政法委合署辦公,超越法律和憲法之上,插手行政、司法、企業、宣傳、教育、文化、外交等諸多領域,其邪惡程度比魏忠賢用東廠製造的恐怖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周永康則是這場迫害運動的極力推動者,充當著歷史上最邪惡的酷吏角色。

據《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迫害法輪功元凶周永康罪狀公告中,列舉了周永康八項罪名:(簡略)一、橫行四川,滅絕性迫害法輪功群體;二、摧毀國家司法體制,建立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三、流竄全國各地,瘋狂指揮鎮壓;四、酷刑折磨,肆意殺戮;五、誹謗宣傳,表彰凶犯;六、指令藥物轉化、藥物殺人;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魁禍首;八、操控海外特務機構,瘋狂迫害海外法輪功群體。

周永康掌控公安部、政法委之後,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慘案越來越多,如河北懷來陳運川一家六口被迫害死五人;新疆昌吉市白萬珍一家五口在迫害中相繼離世;遼寧省清原縣孫鴻昌一家八口在迫害中五死一殘;河北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馮曉梅三位至親被迫害致死;吉林市董淑蘭一家八口遭受嚴重迫害;內蒙古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殘酷迫害,全家六口人累計被非法勞教、判刑四十一年……等慘絕人寰的慘案。

2004年5月7日當晚,原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連續遭受7個小時電擊嚴重毀容,後被法輪功學員救出。公安部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在羅干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封鎖高蓉蓉的消息,參與營救高蓉蓉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殘酷迫害。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高蓉蓉被「毀容滅口案」在國際社會曝光後,引起了舉世震驚。

全國範圍內酷刑氾濫,拳腳毆打,各種鞭刑,各種電刑,各種凍刑,暴晒,捆綁,各種銬刑,火燒,烙燙,各種吊刑,竹籤和鐵絲穿扎,頭浸糞桶,把婦女用過的月經紙塞滿口腔、污血四溢,口灌糞水、濃鹽水、灌毒藥,老虎凳,死人床,水牢,五馬分屍,在其丈夫面前把懷孕大法弟子高高吊起、反覆突然墜地、殘殺嬰兒和母親,各種手段的生殖器官摧殘、強姦、輪姦,把好好的學員送進精神病院殘害成痴呆、瘋癲或默默的或痛苦呼號著死去,等等等等。幾百種精神侮辱和肉體酷刑,違反人倫,人性、生理、超出了人類所能設想的及所有的犯罪行為方式。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五年中,被中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總數約239萬人次;中共投入洗腦班工程建設費用約23億元;洗腦班不法人員向學員「責任單位」強收「教育費」和「陪教費」約615億元,獲得中共政府「轉化獎金」約412億元,敲詐勒索學員家屬約173億元,合計約1,200億元。

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中,周永康以竊據國家領導人的高位,掌控整部國家機器涉入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出售屍體、或焚屍滅跡這一群體滅絕性犯罪中,並迅速在全國地方、軍隊鋪開、蔓延。周永康操縱政法委系統下的全國勞教所、監獄、集中營,與司法界、醫學界、貿易界、黑社會、貪官污吏聯手,形成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殺人網,出售器官、活體試驗、販賣屍體牟取暴利。周永康的兒子周斌,以法輪功學員調包頂替死囚犯收取鉅款,行刑時被活摘器官害死,死囚犯逍遙法外。從迫害法輪功起至二零零六年高峰期至今,全國被活摘器官殺害的法輪功學員實際達幾十萬人之眾。

「據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等三人發佈了一份新報告」他們在對中國七百一十二家醫院開展肝腎移植的公開記錄進行了細緻的取證調查之後斷定,中國醫院每年進行六萬到十萬例器官移植,由此推算,疑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應在二百萬以上。活摘器官的罪惡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令舉世震驚!周永康掌管中共政法系統,瘋狂推動迫害法輪功,主導並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凶犯。

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落馬被立案審查;當年12月5日移送司法機關;2015年6月11日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在審判中,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的罪惡卻被掩蓋,等於是沒有完結的審判。罪惡只能隱瞞一時,江澤民、周永康等凶犯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必遭天譴。

「善惡到頭終有報,隻爭來早與來遲」,無論魏忠賢還是周永康,任何姦佞的下場都是沒有好結果的。傳說,陰曹地府有一幅寫給陽間的對聯:上聯雲──「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下聯雲──「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你可來了」,地獄的大門無時不在向這些惡人敞開著。那些曾經或仍在參與迫害的江澤民、曾慶紅、羅干及仍在台上操控和指揮實施迫害的大大小小老虎蒼蠅們,你們可想到這些?俗話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古今多少例子在證實著這句至理名言!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