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經國並非遭遇強拆? 網路熱文揭「美麗鄉村」殘酷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25日訊】江西省贛州市老農明經國抗拆怒殺村官,引起持續關注。日前有網文披露,贛州臨近地區村官為面子工程,無補償無通知任意拆除民房的暴行,或可揭開老人殺人的真相。文章指,政府任意胡作非為,已超越強拆

明經國殺官後,很多人表示同情,認為其屬於正當防衛,有律師趕赴贛州免費為其辯護。因官方一直否認強拆並封鎖消息,一個老實本分的花甲老人因何一怒殺人,具體細節讓外界頗費猜疑。這篇網文透露的細節可能讓事實真相更近一步。

知情者披露:江西農村無補償無通知強拆民房

3月23日,網友「大風如刀」在凱迪社區發表原創網文——《明經國可能並非遭遇強拆——我所知道的美麗鄉村》,以親身經歷對明經國怒殺村官的原因進行了剖析。

網文中公佈了作者於去年11月28日完稿的一篇《不是強拆而是宣戰——請吉安市泰和縣政府闢謠》文章。

在該文章中,作者披露,在與贛州比鄰的江西省吉安市泰和縣澄江鎮,獨居於該鎮某村的某老人,偶遇村官被告知,其名下的老宅「嚴重影響美麗鄉村建設」,被當地官員查訪之後立馬定為危房,次日即將強拆,不由分說。

消息傳來,千里之外的兒女婿媳感到震驚,立刻電話細問其詳情。村官告知,當地建設新農村,上面命令所有危困戶必須在年底脫貧,標誌之一就是拆除所有危房,「眼不見心不煩」。而強拆竟然沒有任何補償,全村一視同仁,連材料都一車鏟走,做垃圾處理。如果房主希望回收殘值,必須自己出工出力,過時不候。

村官聲稱,因當地村民很多外出務工和謀生,不少房屋甚至無人留守,因此當地政府統一規劃,不用事先通知事主,只要被認定危房,就可以直接拆除。而危房的認定標準,僅憑當地官員走馬觀花,隨口而定。如有不服,儘管去告。

該村官對老人的兒女說,因為與老人偶然相遇,且考慮親戚關係,便提前招呼。

文章稱,老人的舊宅,乃民國時期的建筑,為當地大戶人家,據說曾為蔣氏父子的臨時行轅。因年久失修,久無人居,與周圍林立的新居相比,確實寒酸破敗,因此也被限令立即強拆。如不同意,則必須立馬翻修,不准任何拖延和耽誤。

文章質問,這叫什麽美麗鄉村?孤寡老人餓死的不管,病死的不問,僅僅因為房子破敗有礙觀瞻,就要強行拆除。且不提供過渡房,不給任何補償,不作任何協商,甚至不經任何告知。當地官員,為了自己的面子和形象,罔顧蒼生疾苦。這不是逼上樑山的節奏?

文章指,此事關乎強拆,又絕非強拆。即便強拆,還有諸多前置程序。當地政府還要事先協商,還要在牆上畫個圈,寫個拆字詔告百姓,甚至還需要出具相關手續給業主。

而當地這種拆除「危房」的過程中,任何人的私宅,不管有人無人,只要被某些官看不順眼,就可以不用協商賠償,不經任何程序,甚至根本就不通知你,立馬拆除。等你回家看到斷瓦殘垣,都不知道是遭遇了土匪強盜,還是飛來橫禍!這已經不是強拆,而是公然挑釁民意,是赤裸裸的犯罪!

在此文之後,作者補充道,文章中披露的內容,除了個別細節有待進一步證實外,主要事實的絕對真實,作者甚至親臨現場參與交涉,目睹了全過程。

作者表示,當時因為遭遇強拆的老人懼怕當地勢力,且與村官都有沾親帶故的關係,不想把事情鬧大,因此應其要求,文章完稿後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披露。

作者透露,目前的情況是,老人受不了威逼利誘和軟硬兼施,最終在沒有任何補償的情況之下,同意拆除該處老宅。因為老人及其隨後返鄉的兒女們權衡利弊,既無時間又無精力,一旦發起維權曠日持久,不堪承受,還擔心得罪村官而給獨居鄉下的老人平添麻煩,最後只好委屈求全。

在拆除老宅時,家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強拆時對可回收的材料儘量保護,包括石雕和和各種彫花飾品儘量不損壞。而對方雖然答應,但只是個空頭支票,挖掘機到現場僅僅一個多小時,整個民國時期的建筑就成一片廢墟,根本沒有時間搶救和搬運。

作者說,據可靠消息,當地精準扶貧和建設美麗鄉村的工作仍然在繼續。前期主要針對那些交通比較便利、上級下鄉檢查可以很容易發現的危困房和獨居老人,目前已經延伸到比較偏遠的地區。

在南溪鄉有個獨居老嫗,身邊沒有兒女,其棲居的土坯房也再次納入拆遷視野,不過當地政府並不提供過渡房安置,只是發出通知,限期強拆。

作者分析,贛州南康的明經國,離吉安並不遙遠,可能也遭遇了同樣的不公。可憐的老人花甲之年身陷囹圄,甚至還有殺身之禍,只是為了捍衛自己的祖屋。

作者表示,在地方官員的眼中,只要將有礙觀瞻的房屋拆遷,就貌似脫貧了,就變成了美麗鄉村。這樣的邏輯匪夷所思,似乎把乞丐殺光,就算是消滅了貧困。鄉村的基層幹部為了自己的面子工程,罔顧當地百姓利益,他們有的是辦法讓當地農民「自願」拆遷,甚至不用支付分文補償,這就是美麗鄉村的殘酷現實。

明經國之子:當局刪除強拆證據

上述網文披露的情況,和此前外媒報導的一些細節暗合。

3月20日,《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贛州市強推拆除農村空心房運動以來,當地已在無補償的情況下拆除了大量民房。市委書記李炳軍多次表示要用鐵腕手段強行拆除空心房。

網友提供的照片顯示:明家老房已被拆去一部分,而官方公佈的照片有意誤導讀者。(網絡圖片)

同日,明經國的兒子明幫偉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採訪時透露,當地官員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突然強拆,其父反抗才一怒殺人。

《美國之音》報導,明幫偉表示,那個房子他們家還需要住人的,不屬於「空心房」的範圍,而且當時強拆時,他們家老房子裡面還有許多農用工具沒有搬出來。

他還說,事發時他的弟弟也在現場,用手機拍攝了他們拆房屋的證據,但是他弟弟隨後被警察拘留,這些證據也被刪除了。

他表示當地村霸、鄉霸橫行,父親抗強拆無罪,要為他討說法。目前已遭當地政府封鎖消息,他被當地警方控制,所有電話都被監聽。

3月20日,代理律師郭蓮輝要求會見明經國遭當局拒絕,並受到其所在律所和司法局的約談。

明經國殺村官事發於3月17日,江西贛州南康區十八塘鄉樟坊村卓宇鄉官帶隊,到明經國家拆除空心房(閑置房屋)時,遭明經國用鐮鏟襲擊致死。翌日,明經國被警方抓獲。

明經國涉嫌殺死強拆村官被抓後,當地宣傳部和黨媒都統一口徑,稱此前政府已經與明經國談好拆除空心房,明經國用鐮鏟襲擊帶隊拆空心房的鄉人大主席卓宇時,卓並沒有在指揮強拆他家房子,並稱明經國是趁卓接電話時發動突然襲擊。

但據當地村民稱,官員在未談好條件下突然強拆,明經國被捕時更大喊是「遭他欺負」。

(記者雲濤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