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動世界樂壇的鋼琴才女 文革中全家自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25日訊】顧聖嬰,曾經在國際大賽中屢獲大獎,五十年代蜚聲海外,被譽為「真正的鋼琴詩人」。在國內則是出身不好的「殺關管子女」,十餘年積極的「思想改造」,仍未能讓她逃脫文革中被批鬥的命運。在被定性為「反革命」的當晚,她和母親、弟弟選擇了全家自殺

顧聖嬰,曾經是中國著名的鋼琴家,也是五十年代一顆耀眼的藝術明星。

她曾經名震世界樂壇,被國際權威評為「天生的肖邦演奏家,真正的鋼琴詩人」;她曾經在國際大賽中多次獲得最高大獎,為國家爭取了無數榮譽。

她在父親被抓入獄後,沒有出走海外,而是選擇靠攏中共,進行所謂的「思想改造」;她把曾經對藝術的熱愛深埋心底,很投入地「下農村、去工廠,彈奏紅歌,讓鋼琴藝術革命化」,但是所有這一切,都沒能阻止她最後成為文革中的鬥爭目標。

在被造反派們當眾掌摑,宣佈她將成為批鬥會主角的當晚,曾無數次目睹親朋好友悲慘經歷的顧聖嬰,和母親、弟弟一起打開了家裡的煤氣閥……

那一年,顧聖嬰還不足30歲。

顧聖嬰的鋼琴生涯

顧聖嬰(1937-1967年),原籍無錫,生於上海。她從小具有音樂天賦,3歲學琴,5歲進中西女中附小鋼琴科學習,9歲時受到中西小學琴科主任印貞藹的親自輔導,琴藝大進。學琴之外,喜好書法、繪畫,並廣泛閱讀中外文學名著,籍此擴展自己的感情世界,以促進鋼琴演奏藝術的提高。

1949年就讀中西女中(後為上海市第三女中)初二,並從上海音樂學院楊嘉仁教授學鋼琴。1953年5月又得著名鋼琴家李嘉祿教授指導,掌握歐洲各種流派和風格作品的演奏技能,並從馬榮順、瀋知白教授學音樂理論和音樂史。

1953年,16歲的顧聖嬰開始登上音樂舞臺,和上海交響樂團首次合作,演出取得了極大成功。第二年,17歲的顧聖嬰即擔任上海交響樂團的鋼琴獨奏演員。1955年2月26日在滬舉行首次獨奏音樂會大獲成功。1956年入天津中央音樂學院進修,後又去莫斯科學習。

1957年,這個20歲的小姑娘在莫斯科舉行的第六屆世界青年聯歡會上榮獲鋼琴金獎。40多位評委認為這位中國小姑娘的演奏「是一個奇蹟」、「那種快速的觸鍵技巧令人讚賞……」

1958年,這位中國小姑娘又在日內瓦引起了轟動,她在第14屆國際音樂比賽中榮獲女子鋼琴最高獎。


顧聖嬰1958年獲日內瓦國際鋼琴比賽最高獎。(網絡圖片)

獲獎後,顧聖嬰應波蘭政府的邀請在波蘭舉行巡迴演出,在美麗的國度波蘭,顧聖嬰得到了她一生中最為珍貴的一件禮物:肖邦的石膏手模。

1964年參加比利時國際鋼琴賽再次獲大獎。西方音樂界反響強烈,瑞士國家電臺、電視臺分別向全歐洲轉播了頒獎音樂會的實況。

同年,她在比利時伊麗莎白皇太后國際鋼琴比賽中再次獲獎。她的傑出表現令歐洲人驚嘆不已,國際權威評論稱她是「天生的肖邦演奏家,真正的鋼琴詩人」,是「高度的技巧和深刻的思想性令人驚奇的結合」。「她的演奏著重詩意和發自內心的感受……肖邦的樂曲在她的手下呈現出不可再現的美」。

如今年過七旬的劉詩昆至今仍深情地評價和他同時代的顧聖嬰:她的鋼琴風格是「輕功」,秀麗澄明的音色,輕巧快速的觸健技巧,明快利落,宛如珠走玉盤。優雅的家教,謙遜的人品,聰穎的天資,出眾的才華,樸實的衣著,拚命三郎的忘我的工作精神……她身上有太多的美好光明純潔。

逆來順受的思想改造

顧聖嬰17歲時,正在她的藝術生涯輝煌開始的時刻,她曾任國軍將領的父親因潘漢年案牽連,被捕入獄。顧聖嬰不僅痛失慈父,還因此成了「殺關管子女」。

此後的顧聖嬰,一心靠攏組織,主動進行思想改造,想要隨著主流意識形態走。

1954年,顧聖嬰加入中共共青團,當年就被團市委表彰為先進青年,後又當選為市文化局團委委員、局優秀團員等,並成為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

她還積極地下農村、去工廠,為工農兵演奏。這些她一點也不反抗,而且還努力實行。

文革前,她投入演奏用紅歌改編的多個鋼琴作品,甚至把鋼琴搬到上海重型機械廠的車間裡,去給工人彈琴。

可是,她內心充滿矛盾和痛苦,在貝多芬和紅歌之間輾轉徘徊。她在靈魂深處酷愛那些偉大的音樂作品,酷愛肖邦、莫紮特、貝多芬。可在中國那個荒謬瘋狂的世界裡,她又怕自己的愛,怕自己的階級立場站錯了,何況她的父親還在勞改營裡,她不能不處處小心。

她的許多朋友,像殷承宗、鮑蕙喬都曾提到顧日常生活中的憂鬱,她活得沉重,心裏有苦說不出。

絕望中全家自殺

文革是一個充滿嫉妒的年月,誰有才華就是重點被批判對像。所謂的「文化大革命」,自然也不會放過藝術領域的優秀人才。

顧聖嬰所在的上海交響樂團有多位尖子被迫害致死。

指揮家陸洪恩因「反對」姚文元的文章而被捕,1968年4月28日被判處死刑槍斃,這是「文革」中在上海第一個被處決的高級知識份子。

樂團的中提琴家周杏蓉也受到迫害,在1968年秋天自殺身亡。

上海音樂學院在文革中有十七個「非正常死亡」:以死抗爭的有上海音樂學院的教授楊嘉仁和妻子程卓如(上海音樂學院附屬中學副校長),夫妻二人被批鬥後,先是吞服了安眠藥然後開煤氣自殺,鋼琴系主任李翠貞1966年開煤氣自殺,音樂理論家瀋知白1968年自殺,管弦系主任陳又新1968年跳樓自殺……

當這些教授們被「鬥爭」時,不但遭到紅衛兵的毆打,而且被強迫和其他被「鬥爭」的教員互相毆打。紅衛兵命令「牛鬼蛇神」們站成兩排,打對面的人的耳光。

而作為「殺關管子女」的顧聖嬰,自然也是受盡屈辱。被她視為生命的、由波蘭政府贈送的「肖邦手模」,卻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摔得粉碎。

玉潔冰清、心底善良的顧聖嬰,當時已被嚇得六神無主,她畢竟是一個纖弱的女藝術家。但她仍然努力小心翼翼地逆來順受,希望能躲過這場劫難。

1967年1月的最後一天,又是一場批鬥會,顧聖嬰再次被造反派帶到全體樂團員工面前接受批判。他們扇顧聖嬰的耳光,揪住顧聖嬰的頭髮讓她跪下向毛澤東謝罪,並宣佈她已被定性為「白專典型、裡通外國的叛徒、修正主義分子、歷史反革命的子女……」通知她第二天參加她個人的專題批鬥會。

這個殘酷的定性,成了壓倒顧聖嬰精神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一晚,她和母親、弟弟共同做出一個無比痛苦的決定,三個人開煤氣一起自殺。

第二天凌晨3點左右,一輛救護車朝愚園路749弄中心醫院呼嘯而來。從擔架抬下來的三個人已經離開人世。

這一年,顧聖嬰還不到30歲。她的弟弟顧握奇,正是風度翩翩的美少年,剛剛踏入大學的大門……

也許,他們想躲避,躲避這個令他們迷惑,令他們不解也令他們恐懼的社會。也許,他們是想用最昂貴的代價——生命來表達對邪惡勢力的抗爭……

一個人自殺而死,反映個人的絕望。全家一起自殺滅門,反映的是一個階層對這個社會的絕望。

(記者雲濤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