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反抗中共的《星火》雜誌與林昭之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共發起了一個又一個運動,特別是「大躍進」造成餓死不少人的慘狀,讓一些雖遭受迫害,但仍選擇不屈服的知識份子挺身而出。1960年初,那個黑暗時代的一抹亮色在中國西北閃現:一本名為「星火」的油印刊物悄然在甘肅武山縣刊發了第一期,創辦者是部分被蘭州大學送到農村勞動改造的學生。

《星火》第一期劍指中共

《星火》發刊詞是北大畢業生、蘭州大學研究生顧雁寫的題為「放棄幻想,準備戰鬥」的文章。

文章明確提出要反對現有的強權政治:「幾年來倒行逆施的結果,目前的統治集團已經陷入了一個無可救藥的惡性循環,一步步蹈著秦始皇的覆轍。……正是這一次比一次徹底的反右運動,正是這一天等於廿年的躍進,加速了目前統治集團的死亡。……為徹底摧毀目前的強權統治而奮鬥!」

在《星火》第一期中,還刊登了蘭大化學系學生向承鑒撰寫的《自白》和《目前形勢及我們的任務》,內中寫道:「我們反對的是已腐朽透頂而自己標榜為英明偉大的所謂共產黨的現政權,並且矢志不移地為徹底地摧毀它而奮鬥。」「中國共產黨統治者(它們假借無產階級專政的名義),對國內人民實行反科學反人性的法西斯官僚獨裁統治……反右運動是中國共產黨質變的起點,從此它就失卻了改好的可能性,開始公開走上與人民為敵,與道義、人性為敵的道路……」

當時因物理系研究生顧雁和徐誠與被北大打成「右派」的林昭認識,林昭也加入其中,她寫的長詩《普洛米修斯受難的一日》也刊登在這一期上。

此外,還有篇文章專談彭德懷問題,稱讚彭德懷為民請命,抨擊毛澤東的倒行逆施。

夭折的《星火》第二期再批中共

在擬出版的《星火》第二期中,顧雁在《跋》中概括了當時的社會形勢:「專制統治的魔影籠罩全國,到處是鞭梢劍影,到處是淚痕血跡。人與人的關係已到了空前虛偽的程度,為了名利地位一切卑鄙的手段皆已使,什麼真理、什麼道義、什麼愛情、什麼友誼,這一切都不如統治者的意志那樣能立即兌現。」

而蘭大進修生張春元撰寫的《糧食問題》和《論人民公社》對於中共對農民的壓榨有著非常清醒的認識。

「當今的統治者和歷史上任何統治者一樣,利用農民革命爬上了天安門,登上了寶座,一隻手接過農民所賜予的王冠——主席,另隻手卻狠狠地一拳,把農民大眾打倒在地,踐踏在腳下,……給農民帶上了比中世紀封建社會還要沉重的鎖鏈,使廣大農民處於依附農奴的地位。」「欺騙、撒謊、吹牛、誇張,沒有一句真話,是當代政治最突出的特點之一。」「不惜讓國內人民犧牲一個人的起碼物質需要,放棄人的生活權利——吃飯!……『為人民服務』這個招牌是多麼的虛偽和無恥。」

蘭大學生何之明的《論「政治挂帥」》則指出了中共實行的不過是法西斯式的獨裁,目地是為了「使人民成為它絕對馴服的工具」。

當人們今天讀到他們當年的文字,仍可感受到那無可遏制的激情,仍可感受到字裡行間表達的對中共專制統治的不滿,對自由、民主、人權的渴望。

《星火》夭折與參與者結局

在《星火》第一期出版後,參與的人們又計劃將其散發至最高領導層,意在使中共高干相互猜疑,有些高干或會受刺激而有所表現。

然而在第二期印出前,參與者因被告發而遭逮捕。當時該案被列為全國「第四大案」,並定性為「反革命集團案」,43人被捕,其中大學教師2人、研究生1人、大學生12人、幹部3人、農民25人。其中25人被判刑,不少在十年以上,而林昭、張春元、杜映華則在文革期間先後被殺。

北大才女林昭痛斥毛澤東

林昭,1932年出生,原名彭令昭,林昭為其筆名。曾經的她對革命懷著巨大的熱情,並身體力行;她曾堅定地信仰中共,對毛極為虔誠,還親切地稱其為「父親」。

毛髮起反右運動後,身為北大新聞系學生的林昭在批鬥學生張元勛的大會上勇敢地站了出來,質疑其合理性,並斥責北大中文系若干黨員對張的人身攻擊。此時的林昭已經意識到整風和「反右」的本質不過是毛對知識份子的肅反運動,是一場邪惡的陰謀。林昭也由此被打成「右派」,但她拒絕檢討,隨後被勞動教養三年。

林昭出來後,1960年因參與創辦針砭時弊的《星火》雜誌而被逮捕入獄,1962年保外就醫,同年末林昭再次被捕入獄。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當局在上海秘密槍決,當局從未正式公佈過判處林昭死刑的罪名。

林昭前後在監獄度過了八年非人的生活,但她在獄中卻寫了幾十萬筆記、書信和日記。因為沒有筆和墨,林昭就用髮夾、竹籤等物千百次戳破皮肉,沾血書寫。這需要怎樣的毅力和勇氣?

對於對毛的神化,林昭有著清醒的認識。在獄中,林昭在給「《人民日報》的公開信」中這樣寫道:「青少年時代思想左傾,那畢竟是個認識問題,既然從那臭名遠揚的所謂反右運動以來,我已日益地看穿了那偽善畫皮底下猙獰的羅剎鬼臉,則我斷然不能容許自己墮落為甘為暴政奴才的地步。長期以來,當然是為了更有利於維護你們的極權統治與愚民政策,也是出於嚴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雙重影響下的深刻奴性,你們把毛澤東當作披著洋袍的『真命天子』竭盡一切努力在黨內外將他加以神化,運用了一切美好詞藻的總匯與正確概念的集合,把他裝扮成獨一無二的偶像,扶植人們對他的個人迷信。」

林昭同樣對毛的殘忍和冷酷有著敏銳的觀察。「貴中央委員會主席具有一個極其可怕的冷酷而刻毒的靈魂!在這個羨『江山如此多嬌』的野心家的貪婪,『欲與天公試比高』的不自量的狂妄,『龍蟠虎踞今勝昔』的自鳴得意,『六億神州頌舜堯』的自我吹噓,以至屁股入文蒼蠅入詩的輕浮,死掉世界人口一半的殘忍等等而外,我懷疑它還會有任何人情與人性的存在。」

正因為有著清醒的認識,在對現政權徹底絕望後,林昭毅然走上了反抗的道路。她寫道:「面對著那樣沉痛的政治現實,面對著那樣慘痛的家國之苦難,面對著那樣汪洋巨涯的師長輩和同時代人的血淚,作為一個未被死滅的良知與如焚如熾的激情折磨得悲慟欲狂的年青人,除了義無反顧地立下一息尚存、除死方休反抗者的誓言化為行動而外,還有什麼是他更應該做的事情呢?!這其間應該受到嚴厲責備的究竟是年青人還是執政者呢?!」

無疑,作為基督徒的林昭早已深諳中國的黑暗,也明白自己的處境,所以做好了殉道的準備。她自稱是奉著十字架作戰的自由志士。在《海鷗之歌》中她寫道:啊!海鷗!啊!英勇的叛徒,他將在死者中蒙受榮光,他的靈魂已經化為自由——萬里晴空下到處是家鄉!她如此解釋自由:「自由是一個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體,只要還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實而完滿的自由,除了被奴役者不得自由,即使奴役他人者同樣也不得自由。」

結語

在那個絕大多數中國人選擇了沉默的時代,林昭、張春元、杜映華、譚蟬雪、孫和、向承鑒、苗慶久、胡曉愚、顧雁……保持著批判精神的知識份子,通過現實,認清了中共的倒行逆施後,便採取了反抗的行動,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誠如林昭當年所言:「我們是殉道者、光榮的囚犯,這鐐鏈是我們驕傲的勛章!」

無疑,在那個黑暗的年代,正因為有了林昭等勇於站出來反抗暴政的年輕人,才多了一抹亮色。「如果沒有他們,這段歷史就隻剩下了卑劣的屈辱和沉默,我們將無法向祖先向後代交代。」北大教授錢理群先生如此嘆道。林昭等的勇氣,帶給今天的我們是怎樣的啟示呢?#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