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江:文革中差點被「毒死」的中共大將張愛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大將張愛萍是個很有個性的人。毛澤東說他:「好犯上!」葉劍英說他:「渾身是刺!」鄧小平說他:「人家都說,軍隊中有幾個人他們惹不起,我看你張愛萍,就是一個!」張愛萍在文革中兩次被打倒。1977年重新出來工作後,擔任過國防科委主任、國務院副總理、國防部長等。

有人說他是鄧小平手下的四大金剛,張愛萍根本不賣帳:「這是對我的侮辱!一個人怎麼能成為某一個人的工具呢?這是把自己的人格都貶低了。對的、正確的,我能跟著你,不對的、錯誤的,我怎麼能跟著你呢?」

張愛萍曾在彭德懷手下工作過,對彭德懷非常敬重。1959年廬山會議上,毛澤東把敢講真話的彭德懷打成反黨集團頭目。張愛萍對毛澤東的做法開始反思:「對『大躍進』有意見,就是反毛主席嗎?我也對『大躍進』有意見,我也反毛主席嗎?沒有這個道理嘛!」

廬山會議結束後,時任總參作戰部部長王尚榮請示他:「飛機不好安排,都不願意和彭老總坐一架飛機。」張愛萍說:「這種事不好勉強,都上前兩架吧,彭老總和工作人員安排在後一架,我們就陪他一下吧!」

以張愛萍這樣的個性,在文革不打倒才怪呢。1966年5月,文革爆發。軍隊裡面,總參謀長羅瑞卿第一個被打倒。楊成武成為代總參謀長,張愛萍任副總參謀長。總參開會批鬥羅瑞卿時,楊成功表現積極,上綱上線。輪到剛從大西北核試驗場回到北京的張愛萍表態時,他張口就說:「對中央的決定我沒有異議,但我就是看不慣有那麼一批投機分子,人家在台上的時候,拚命巴結,出了問題,就落井下石。」這是直接衝著楊成武去的。

1966年9月,總參就有人在暗中整他的黑材料。1967年1月,總參所屬的解放軍測繪學院的造反派抄了張愛萍的家,並將他扣押起來。2月15日,總參在上報請求批判張愛萍的報告中稱:「張愛萍反對『文化大革命』,反對毛主席,反對林副主席,問題性質十分嚴重,要求召開黨委擴大會議,對他進行批鬥和揭發批判。」12月18日,以楊成武為首的軍委辦事組建議中央對張愛萍隔離審查,因為「張愛萍問題專案小組」審查他的反黨罪行和歷史問題時,發現他有特務嫌疑和假黨員問題。12月26日,張愛萍正式被隔離審查,從此,張愛萍被關押了長達5年!

1968年1月6日,專案組上報了《關於張愛萍假黨員問題的定案報告》,稱「張愛萍從來沒有參加過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混入黨內的假黨員。」張愛萍是四川達縣人,1928年8月加入中共,為中共出生入死幾十年,到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曾長期從事國防科學技術和國防工業的領導工作。1959年9月起,先後任國防科委副主任、軍隊副總參謀長等職,組織領導過「兩彈一星」工程;4次擔任核試驗委員會主任委員、現場試驗總指揮;組織了中國第一代地對地導彈、首次原子彈塔爆、空爆及第三次原子彈爆炸試驗。1966年6月6日,中共決定成立第二炮兵。張愛萍親赴全國各地勘察、選址,為第二炮兵和中國戰略核力量的建設傾注了大量心血。到了1968年1月,入黨40年的中共黨員張愛萍,居然成了一個混入黨內的假黨員!

沒過多久,「深揭猛批」羅瑞卿、「設計陷害」張愛萍的楊成武,也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楊成武被打倒了,不等於張愛萍就可以自由了。到了1972年5月2日,已被關押4年多的張愛萍,被折磨的不成樣子。這天中午,他洗澡時,突然頭昏目眩,重重地摔倒在水泥地上,導致左腿粉碎性骨折。他掙紮著扶著一條板凳,才慢慢爬回了陰暗潮濕的牢房。幾天後,張愛萍被化名成「張續」,住進了301醫院外科六病室,接受監護治療。

負責監護他的是北京衛戍區的6名警衛,班長叫趙保群。上級要求他們:到崗後,不准與「張續」談論政事;病房門口,要用屏風圍住,不准他與外人接觸;每週二或週五病人家屬來探望時,要在旁邊監聽,談話內容必須做記錄;病人的生活不得給予照顧和方便。當趙保群帶著5個警衛來到301醫院時,他看到的「張續」頭髮凌亂,鬍子拉茬,面色蠟黃,全身浮腫,穿一件又破又髒的棉襖,氣息奄奄的躺在床上。主治醫生說,病人剛做完接骨手術,創面共縫21針,現在開始牽引復位治療。

張愛萍挨整很不幸,卻幸遇趙保群。這是一個有良知、有同情心的軍人。他看到「張續」的樣子,想起「文革」初期他的父親被加上莫須有的罪名,戴高帽、遊街、批鬥、一家人被趕出家門、露宿街頭的情景。他在「監護」張愛萍的同時,給了他許多特別的關照,比如,定期為他洗頭、理髮、刮鬍子,用便盆為他端屎端尿,一匙一匙餵他吃飯,用溫水替他洗擦身體,為他傷痛的地方做熱敷、按摩,等等。

當時,趙保群帶的5名警衛住在「張續」病房樓下的地下室裡。根據規定,他們對「張續」實行24小時監護,每兩小時換一次崗。病房內有電鈴,遇有緊急情況,隨時對外聯繫。1972年7月28日晚8點左右,趙保群下崗後剛躺下,床頭電鈴驟響,他一骨碌爬起來,衝上5樓。此時,「張續」臉色鐵青,口吐白沫,已處於昏迷狀態。值班戰士報告說:「十幾分鐘前,一個戴口罩的醫生送來一碗煎好的中藥,要他喝下去,『張續』喝下中藥後,先是嘔吐,後又抽筋,很快就成了這個樣子。」

趙保群火冒三丈,一把抓起電話向部隊首長匯報。首長指示他:趕快通知院方派人搶救。他立即打電話到醫院值班室,但就是沒有人接聽。他不得不將5名警衛叫到病房,下達死命令:「任何人不准離開病房一步,在主治醫生到來之前,任何外人不得跨入病房一步。」緊接著,他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向1公里外的主治醫生宋藍發家。宋軍醫得知後說:「有人在搞鬼,趕快救人!」經過兩天兩夜全力搶救,「張續」終於告別死神,睜開了雙眼!

「張續」為何出現如此險情?趙保群趁搶救之際,悄悄收集了一些中藥殘渣。事後,和宋軍醫逐一分檢藥渣時,發現多了一味處方上沒有的「洋金花」種子。宋軍醫說,這是一種劇毒中藥,服用5錢,即可致命。趙保群找院方理論,院方解釋說,「洋金花」是從上層藥屜漏下來的,不是人為所致。趙保群拿出院方的規章制度說:「劇毒中藥專人保管,單獨存放,這你們怎麼解釋?」正當他與院方爭執不下時,「張續」叫警衛將他勸回病房。「張續」說,這個年代黑白顛倒,你是查不出所以然的。估計你呆在部隊的時間不會太長了。

1971年9月13日,毛澤東親自指定的接班人林彪,橫死在蒙古的溫都爾汗。之後,一批曾經被打倒的老幹部,陸續被解除監護,出來工作。1972年11月6日,「張續」也被解除監護,趙保群等人被勒令當天下午3點前離開,不准再和病人接觸。直到此時,趙保群才知道,他監護的病人竟是大名鼎鼎的張愛萍將軍!1973年3月1日,趙保群由於在「監護」期間,給予張愛萍特殊照顧,違反了規定,北京衛戍區責令他提前退伍,兩天內必須離開北京,且在離開部隊前,不得離開營區。3月5日,救了張愛萍一命的趙保群,被迫回到江蘇省海安縣角斜鎮五坊村。

大難不死的張愛萍,晚年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他是花了整整十年時間,在茫茫人海中,終於找到了救他性命的警衛班長趙保群,並致信海安縣委書記馮邦才,對他受到的不公正處理給予補償。從1987年至2000年,張愛萍先後16次邀請趙保群到他北京的家中作客。救命於危難的趙保群,成了張將軍家最尊貴的客人。

——轉自「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