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警察充當了辱母殺人案中的罪惡幫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大陸,幾乎所有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大廳裡,都在最醒目處挂著「人民警察為人民」、「有困難找警察」一類的大招牌,可許多時候,當你真的遇到困難,不得不求助警察時,卻發現實際情況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這不,最近被輿論熱議的山東「辱母殺人案」,便是大陸警察不作為的一個典型事例。

據《南方週末》報導,這起案件的來龍去脈是這樣的:

女企業家蘇銀霞創辦的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下稱「源大工貿」),因公司資金困難,曾向黑惡勢力團夥首犯吳學佔借款135萬元高利貸,約定月利息10%。蘇銀霞在支付本息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之後還欠對方17萬元。

為了逼債,2016年4月13日,吳學佔在蘇銀霞已抵押給他的房間裡讓手下人大便,並將蘇銀霞按進馬桶裡,要求還錢。當日下午,深感恐懼與絕望的蘇銀霞四次撥打110和市長熱線。民警過來瞭解完情況,準備離開時,蘇銀霞試圖跟著警察一起離開,卻被吳學佔攔住。

第二天,催債手段升級。杜志浩等11名催債人員將蘇銀霞和於歡母子二人控制在源大工貿的接待室,用盡各種污辱手段,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

蘇銀霞母子兩人瑟瑟發抖,於歡試圖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還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的胸口。杜志浩甚至脫下褲子,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當著22歲的兒子於歡的面。被按在旁邊的於歡咬牙切齒,幾近崩潰。

有工人看到這一幕後,找人報警。多名現場人員證實,警察進入接待室後,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離開。

這期間,接待室內發生騷動。看到警察離開,情緒激動的於歡站起來往外衝,被杜志浩等人攔了下來。混亂中,於歡從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亂捅,杜志浩、嚴建軍、程學賀、郭彥剛四人被捅傷。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剋死亡。另外有兩人重傷,一人輕傷。

縱觀整個事件的全過程,無論是4月13日吳學佔讓手下人大便,並將蘇銀霞按進馬桶裡,還是第二天杜志浩當著於歡的面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逼債者的所作所為可以說已經觸犯了法律,屬於非法拘禁和強制猥褻,按理講警察來了之後,不僅應該瞭解情況,更應將涉嫌違法的逼債者帶回派出所處理。退一步說,即使不帶回派出所處理,至少也得警告警告他們,讓他們不敢再繼續作惡吧。但實際上,他們來了之後要麼只是瞭解瞭解情況,要麼輕描淡寫的說一聲「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待在現場一共不過短短几分鐘時間。這哪裏是在出警,往輕裡說是在走過場,做表面文章,往重裡說實際上是來給逼債者吃定心丸的——「你們繼續干吧,我們不會管的,只要別弄過頭就行!」

換句話說,雖然吳學佔等黑社會團夥的暴力逼債是釀成這起血案的根源,但當事警察接警後的不作為則明顯助長了這幫惡人的氣焰也是明擺著的事實。要我說,這種不作為實質上也就是一種不言而喻的默許,它不僅使得逼債者越發的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同時也使得受害者於歡陷入絕望,正是在求助警察無果的情況下,他才不得不選擇了自衛。試想,如果不是這樣,警察來到逼債現場後,立即將涉嫌違法犯罪的逼債者帶到派出所,或者對他們發出嚴正警告,這些人還敢那麼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嗎?於歡還會因為絕望鋌而走險嗎?

一言以蔽之,警察充當了「辱母殺人案」中的罪惡幫兇,他們應該和暴力逼債的黑社會團夥一道站在被告席上。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