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山東「辱母案」有責的「關鍵少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山東聊城因高利貸討債引發的「兒子刺死辱母者」一案,主角22歲的於歡已於今年2月一審被判無期徒刑。此一消息在日前經媒體披露後,引發了連日來的輿論海嘯。

在報導公開的一審判決書中,部分內容還原了11名討債者當著於歡的面用極端手段羞辱其母親的過程,也透露了討債人與當地警方的「關係」:警察到現場並沒有制止討債人對於歡母子的控制,隻對討債人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調頭離去(監控顯示)。

媒體還披露,於歡為保護受辱的母親,憤而刺死的杜志浩,其實在2015年9月曾開車撞死一名14歲女學生後逃逸,警察卻說「抓不到人」。

另據舉報,「辱母案」的涉黑團夥頭目吳學佔,2012年成立冠縣泰和房地產開發公司,並以公司名義高息攬儲,在公安局、檢察院、鎮政府、縣醫院及其它部門都有人在他那高息存錢。也就是說,包括公安局在內的多個官方,還是吳學佔發放高利貸的資金來源。

輿論爆發後,山東公檢法全部行動,公安部也責成專案組前往調查。眾所周知,各地公安經常高調的「打黑」,其重點項目就包括了放高利貸、討債、收取保護費等違法犯罪活動。如果確實深究下去,當地的公安警察都得大換血。

如果按習近平的講話,抓工作、抓責,要抓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的話,那麼在山東省公安系統方面,不能不倒查的一個人是已經退休的省公安廳原廳長徐珠寶。

徐珠寶在任山東省公安廳一把手時,聊城公安曾獲評「打黑除惡戰果」全省排名第二。吳學佔涉黑團夥自2012年起,貫穿徐珠寶的整個任期,直到2016年6月,徐珠寶卸任後,同年8月吳學佔才落網。

此外,「辱母案」表面上是民間高利貸,背後實為「官方高利貸」,而這在山東省非聊城一地的孤例,今年2月網上廣傳臨沂民眾「實名舉報公職人員放高利貸」;尤其是2015年已有新聞曝光,濟南市公安局下屬企業與社會企業合作,對外放貸,月息高達6%。

當時輿論也曾極大關注,濟南公安局發放高利貸,讓人吃驚的不僅是月息6%的高利貸,而是公安局還有自己的企業,其負責人均為公安局派任,涉案公司的辦公地點就堂而皇之的在公安局內,其背後的「強力」催債方式,猶勝黑社會,導致企業陷入停頓,企業負責人身陷囹圄。

外界可見,自郭聲琨2012年12月上任公安部部長後,公安部定期部署全國各地省市公安機關「打黑除惡」集中行動,重點也是放高利貸、討債等涉黑活動。現在發生的「辱母案」,以及更瘋狂的「官貸」──公安局辦企業、放高利貸、「以案討債」的腐敗,在全國也絕不是孤例。做為公安系統現任最高一把手的郭聲琨,其實也是無法卸責的關鍵少數。#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