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諸侯口頭效忠成風 恢復人性方有中華民族復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東方日報《口頭效忠成風派性政治鬧不停》中說:

「自從去年中央全會確立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之後,各地諸侯紛紛表態,各種效忠文章層出不窮,一些官員喊出的口號甚至匪夷所思,完全是違背基本常識。諸侯爭先恐後地效忠,讓人想起文革時林彪「大樹特樹毛澤東權威」的荒唐一幕,這些表態實際上是「高級黑」。

與各地諸侯口頭效忠相反的是,一些官員仍然打造屬於自己的小圈子,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用人唯親,拉山頭,搞碼頭文化,惡化當地的政治生態。有的弄虛作假、瞞上欺下,「事前不請示,事後不報告,向中央打埋伏」。更誇張的是,中央的反腐整風被一些地方官用作整肅異己的手段,誰要是不聽話,誰就被整肅,類似的現像在各地並不鮮見。因此,中紀委提出巡視是政治體檢,「從政治上發現問題、分析問題,發揮巡視監督政治作用」。」

習近平現在可以說已經掌控了軍隊權力,但對地方還沒有,否則不用在全部高唱「習核心」的情況下,自己帶著茶缸子去開兩會,他心裏知道,嘴裡嚷著效忠的,背地裏恨不得他死。

「事實上,那些口頭效忠之人,未必是真正的忠心。自古以來,大姦似忠者多如牛毛,趙高、秦檜、嚴嵩、汪精衞之流的巨姦惡人,剛開始的時候,哪一個不是表態願意對自己的主子「粉身碎骨、肝腦塗地」?但最後哪個不是反戈一擊?俗話說,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些言必稱萬歲之人,內心深處恐怕是腹誹不斷。如果以口頭效忠取人,只會讓那些兩面派、偽君子得益。」


趙高(網絡圖片)

無論多有錢、有權都一樣,每一個人一生從自己的角度上來講都是苦悶的,和沒錢、沒權的一樣,只是大家的著眼點不同,很多人的苦悶在於用自己擁有的東西,無法換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打個比方,有錢的不用要飯,但買來女人卻買不來愛情;漂亮女人的慾望總是得不到滿足,往往紅顏多薄命,原因之一就是挑花了眼。當盯在人的角度就是這樣。

中共體制的社會能夠最大限度的放縱人惡的一面。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知道一個能夠向自己說不的人,一個能夠直截了當奉勸你的人,在你危難的時候,往往會出手幫你,任何人都是如此。很多奉承你的人,也能把你當貨品給賣了,不把你賣了就白奉承你了,奉承你的時候是他的費用,賣你的時候是他的利潤。

能和你直言相對的人,是內心中生命還有著善。

「效忠文化是中國特色的政治現象,這也表明現行的體制仍然是人治而不是法治。整個社會的制度運行仍然建立在下級對上級的忠誠之上,而不是通過法律來規範,這樣的人治社會一旦出現問題,往往會出現政治失衡,整個社會瞬間出現巨大的政治危機。以周永康為例,當時的政法系統人人視周為中央的化身,將其指示奉為圭臬,周永康由此也建立了如臂使指般的權力體系,等到周永康垮臺,整個政法系統亦全面遭到整肅。」

這裡強調的一切就是法治社會,但這些討論都無力探討今天中國社會恢復尊嚴的力量來自何處。當一個法治社會中的人都是高級動物的時候,他們就會依然服務於高級動物中的權力者,他們無力抗衡。

今天很多人表面是反共的,但內在的東西是中共塑造的黨文化,所以他們在探討的時候,並不是說共產黨必亡,他們探討的一切都是在共產黨萬歲的前提之下,也許有一天共產黨倒了,他們上去,會比共產黨還狠。

所以解決問題還是要以人為本,外在的制度永遠是一種輔助條件,一種相生相剋的條件。

「其實,中國要走向現代化,首先須政治現代化,體現在治國理政方面,就是要摒棄傳統的效忠口號,依法辦事。中國官僚體系中,最響亮的口號是講政治,最缺的卻是講法治。甚麼時候官員將法律擺在首位了,中國的宮廷政治就結束了。」

我認為這是胡說,人不是人了才是根本的錯誤,人自我的損害,自我的侮辱,自我的埋汰,損失掉了人內在的尊嚴,當人擁有權力而忽視了這一點而單純強調法律的時候,一個魔鬼倒了就會出現更大的魔鬼。

報導《王岐山整治新疆政法系批謝暉案為「歷史罕見」》中說:「2017年中共兩會前後,政法系統開始了大換血。新疆3名新任公安廳副廳長無政法系統工作經驗。新疆一直由江派把持,兩任書記張春賢及王樂泉被視為周永康的心腹。近日中紀委機關報突然用半版起底已在一年多前已落馬的,前中共新疆公安廳副廳長謝暉貪腐的細節稱「謝暉嚴重違紀案件涉案金額之大、人員之多、影響之惡劣,在自治區歷史上是罕見的。」」


前新疆公安廳副廳長謝暉接受審查。(網路圖片)

這不是單純的新疆政法系統了,其實在中紀委七中全會之後,軍隊中上百名將級軍官被免職,這麼多將官,在短時間內同時被免職,標誌著習近平已經掌控了軍隊,習近平對軍隊的做法很簡單,就是徹底否定毛澤東以來的整體軍隊系統,否定的是整個制度,建立了一套新制度,所有這些高級將領在新制度下,被摧毀了多年來培植起來的勢力,這些勢力是依附在制度之下,制度改了,勢力打散了,他才真正掌握軍權。

政法委是完全隸屬於黨務系統的,習近平2012年一上來就先把政法委的周永康腦袋砍了,把政法委書記這個官位從政治局常委中剔除掉,習近平自己以總書記身份就可以直接壓制政法委書記,否則的話,從周永康順勢而來,如果政法委書記還在政治局常委的話,2013年年底的時候,習近平恐怕都殺不了李東生。當時政法委只是砍掉了周永康、李東生,這是他需要的,但這個制度沒有破壞,所以你看到高檢和高法都是在這個制度之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還是那個說法,但從今年2月分就改變了,

「2017年兩會前後,當局再一次對政法系進行大清洗。從2017年2月初至今,有9名公安廳正副廳長被免職,13名正副廳長、黨委書記履新。其中從2月26日至3月4日的一週內,雲南、海南、山西、新疆4省的公安廳長一把手被替換。

值得關注的是,新疆有3名公安廳副廳長履新,趙天傑、李成輝是新疆地方官員,之前從無公安工作的經驗。」

新疆是周永康政法委體系中最完整的,力量最大的,大家要注意,從2月初到2月26日更是政法委體系中一把手被換掉,2月13日到16日各省自治區主要部門官員到中央開會,貫穿習核心。

2月16日拿出來國家安全委員會20人的名單,裡面有公安部部長,但沒有國安部部長,開完會就開始砍公安廳和公安系統的地方官員一把手,公安進入國家安全委員會,徹底更換整個公安制度,公安的隸屬關係改變,上面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公安裡一把手被殺的殺,換得換,換上來的都是非公安系統的人,做法跟軍隊一樣,國安部同時已經被削弱,在打殺公安系統的過程中,你聽得見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聲音嗎?孟建柱已經歇著了。

習近平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國家形式,摧毀和代替黨系統中的政法委,所以出現了不是公安系統的人進入公安,習近平的目標是摧毀政法委制度,不僅僅針對某一個人。所以你看到軍隊,政法委,金融系統的大變動。

於歡辱母殺人案引起社會轟動,一個人借了135萬高利貸,還了180萬,剩下17萬還不了了,結果來了11個人,兒子都20幾歲了,你說母親有多大歲數了,至少40多歲了,當著兒子的面侮辱母親1一個小時。這就是大家無法接受的氛圍。但那個環境多少男人玩女人,女人玩男人?爺爺年紀的人找孫女的有的是,這就是一種侮辱。


山東青年于歡(左)因無法忍受討債者以凌辱手手段向母親(右)討債,憤而方刺死對方。(網絡圖片)

幾年前,網上有一個視頻,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一群老頭去侮辱這個女孩,上下其手一次給兩元錢,你說這些老頭就沒有自己的孫女嗎?這就是在街頭巷尾發生的一幕。跟著媳婦逛商場自己看西洋鏡的、女孩子穿衣服和不穿衣服差不多的有多少?

個體者都在同樣的環境中。那個社會關鍵問題就是被無神論和科學絕對化的觀念貫穿了整個社會,造成人的道德整體崩潰,這是缺失對靈魂認知的自然表現。

今天奧斯卡頒獎禮出現了很大烏龍,把最佳電影的獎項宣佈錯了,而《鋼鋸嶺》隻拿了一個小獎項,這部影片我最看中的就是揭示了真正信仰者和宗教人士之間的差距,男主人翁表現出來的是真正的信仰者,他的戰友都是宗教人士,他們都去教堂,但並不是從內心中真正的相信,去教堂的是人的肉身,但靈魂卻是自私自我的。 他們上戰場一定要用槍來保護自己,這種保護就和他們去教堂讓神保護是一樣的。

男主人翁是真正的信仰者,他不會被環境所左右,神說不能殺人,他絕不殺,這不是虛構的,而是真實的故事,講述了一個人用靈魂去看待信仰,還是用人的慾望、利益去看待宗教,我相信現在絕大多數人已經沒有能力認知了。

信仰者和宗教者之間雖然有區別,但他們之間還有信任,一個信仰者面對同伴對他的侮辱和打罵,他都不計較仍然去保護他們,這是信仰者和宗教人士的根本區別。

可笑的是,在奧斯卡頒獎中這個影片幾乎被忘記了,整個頒獎禮的目標都衝向川普,完全成為了政治上的操守和做法,他們嘲諷川普,但三個半小時的攻擊毀於最後的兩分鐘,最佳影片都頒錯了。

人的失誤原因是人解釋的,如果時間無法重複,地球上任何一刻都無法重複的話,那麼就沒有偶然可言,地球上沒有第二個時間、空間在重複那個動作,這是一份非常簡單的生命道理,你代替不了我,我也代替不了你,我們都不知道後一秒會發生什麼。人人如此,這是世界上的公平,而不是人利益上的公平。

如果一個環境缺失了這樣的認知,那麼人缺失的就是信任,用自我慾望彰顯的絕對自由,代替一個人本該擁有的責任。那樣的環境,個個都是極端自私者。就算是宗教人士,也是讓神服務於自己。

這種概念,在中國社會環境中就表現的更加淋漓盡致了。一個人為了保護自己,連宗教都可以否定,叫無神論,從根本上否定神的存在,然後用進化論來替代,無神論碰上了科學的瞬間,武裝了自己的頭腦,強大了自己的力量,塑造了一個虛偽的、以利益為主調的生命外殼。但內在還留存著生命的本來。

共產黨把自己說成高級動物,把自己的特性分的非常清楚,這是共產黨黨文化徹底的摧毀了人的尊嚴,當把自己當成高級動物的時候,哪裏還有人的尊嚴?這是根本上摧毀人,但人們還不自知。

但像於歡這樣的極端事情,還能刺激人的善念。反過來說,如果人被摧毀了,當中華民族能夠回歸的時候,一定是從人性上重新恢復,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民主形式。

高級動物被放在外在民主形式下,你說能不四分五裂嗎?恐怕家家都得動刀動槍。所以一定要先恢復人性,重新懂得尊重人,而不是任人隨意放縱,要重新恢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生命的認知。這是有難度的,現在網上就算反共的誰信誰?你給他錢,給他出氣,他信你,你說他哪天有一句說的不對,他立馬能罵你,侮辱你。

所以,在中國社會中,你將會看到人性的恢復。人先恢復做人的尊嚴,懂得自我的價值和靈魂的不死,才是關鍵所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