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右60週年研討會 與會者:中共無可救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30日訊】「反右運動」60週年研討會一連兩日於香港召開。40名大陸參加者被禁來港。活動負責人陳愉林回深圳時也一度被扣留問話。與會人士回憶了被打成右派的悲慘經歷。有右派老人稱,不要期盼中共「恩賜民主」,中共「執迷不悟,已無可救藥」。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週二(28日)及週三(29日)連續兩日,香港五七學社於尖沙咀一間酒店,舉行「反右」60週年研討會。

40名大陸人士遇阻

研討會負責人、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週二表示,研討會共有70多人出席,分別來自英國、澳洲及大陸等等。

陳愉林透露,原本邀請60名運動中的大陸受害者來港,但是最後成功出席研討會的大陸人士只有20人。未能成行的大陸人士,有的可能申請香港通行證時被發現,有的被24小時監控,有的被逼寫保證書,有的被海關攔截,各種情況都有。

他說,中共在香港有很多內線,共產黨就是害怕他們來參加會議。聲稱這個會議是反華會議,不允許他們來參加。

他表示,舉辦研討會的目的,只是想讓人們認清事實,釐清真相,拒絕遺忘。他表示,相信從專制走向民主是整個世界發展的潮流,中共專制一定會消失,大陸也會走向民主。

右派回憶淒慘經歷

專程從北京來香港參加研討會的反右運動受害人,現年83歲的任眾發言時表示,他於50年代在北京市公安局任職了10多年幹部,因為當時對領導提出一些意見,隨即受到當局的打壓,往後數十年,情況淒慘。

他被打成右派時,先是遭公安局開除,又去勞改,以後就去當建筑工人,到1979年以後,當局才給他所謂的改正。由於多年受盡打壓,未能有正常的社交生活,現在仍是孑然一身。

毛澤東反右讓知識界「奴性化」

87歲的老右派岑超南是香港人,少時在香港做店員,1953年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1957年他因寫大字報「論斬草要除根」無端被打成右派,送去工廠勞動,吃盡苦頭,直至1978年才准他回香港。

他表示,「毛澤東發動的反右運動,不但大規模毀滅那個時期的知識精英,還導致中國知識界開始向奴性化、鷹犬化淪落,十分可怕。」

「不要指望中共會恩賜民主」

因涉及間諜罪,在大陸被判入獄5年的香港前記者程翔,亦有出席研討會,他批評中共當年反右時期的專制思想,現在仍於中國存在,而且更蔓延到香港。

來自上海的徐紹華指,香港人永遠不要指望中共會恩賜民主,「我用我60年的右派份子經歷告訴你們,共產黨根本不講人權民主,不會接受普世價值,對他們不要有幻想。」

81歲的徐紹華1957年就讀南京工學院,反右時沒講過共產黨一句壞話,就因為家庭出身地主,學校要湊足5%右派份子指標,他被補劃為右派;捱了21年苦頭,農場勞改、流浪打工,慘狀不堪言訴。

「中共已無可救藥」

參加研討會的右派老人們講起他們當年被劃為右派的經歷時,大多以「蒙冤」形容。來自河北的趙日月卻稱,他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右派,因當年他創辦自由論壇,向當局提十點倡議,號召結束以黨代政,主張民主治校,戴右派帽是「實至名歸」。

83歲的趙日月當年就讀北京政法學院(現中國政法大學),當局將其言論列為「反黨十大綱領」,被開除學籍、送勞動教養,專政了20多年,「很幸運沒被槍斃」。

「其實60年前我的十點主張到今天看依然沒過份,共產黨還是那些問題,可見這個執政黨毫無悔改,執迷不悟,已無可救藥。」趙日月這樣評價中共。

章詒和演講控訴中共迫害知識份子

就在大陸老右派們相聚香港研討反右歷史同時,大陸各地知名作家、中國「頭號大右派」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也在她的新書《花自飄零鳥自呼》於香港的發行儀式上演講。

章詒和指,中共至今仍在迫害不聽話的知識份子,「他們把這些人分為三類,第一類叫敵對勢力,第二類叫異己份子,第三類叫邊控人士。」

章詒和笑稱:「我大概是列在第二類。」她的文字被當局下令禁止在大陸以任何方式發表。

章詒和指,除了打壓,執政者還用錢分化拉攏知識份子,「這一招在人文領域非常見效。」例如文化系統,當局通過設立各種獎項,配合巨額獎金,把追名逐利的文人學者收編得服服貼貼。「對那些不聽話的,一個個搞掉,或者送到牢裡」。

毛澤東的「陽謀」

反右運動於1957年爆發的一場大型政治運動,波及社會各階層。中共先是號召知識份子「大鳴大放」,放心給當局「提意見」,然後運動突然轉向,將敢於提出異議的人士劃成「右派」進行打壓。當被指是「陰謀」時,時任中共黨魁毛澤東反駁,稱之為「陽謀」。

文革過後,中共當局承認反右運動在執行過程中有「擴大化」的問題,給大批「錯劃右派」者予以「平反」,而一些「未獲平反」的人士一直以來仍受到政府打壓。

(記者雲濤報導/責任編輯:唐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