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反右研討會受阻 疑中共施壓與會者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9日訊】香港「五七學社」原計劃在香港舉行反右60週年國際研討會,然而,中共不惜使出各種手段,令大部分受邀者無法赴港參加會議。

香港「五七學社」成立於2007年,宗旨是致力於收集、整理和研究一切有關中國大陸反右運動的資料、文獻,包括各種各樣的回憶錄,並將之整理、傳播或出版。

「五七學社」創辦人武宜山表示,反右對中國的影響巨大,包括後來的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事件,都跟反右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五七學社」創辦人武宜山:「很大一個原因就是中國曾經有過這個反右派運動,搞的整個中國思想禁錮,鴉雀無聲,全黨服從中央,中央服從領袖,領袖個人獨裁,所以讓中國出了很多問題。」

「五七學社」原計劃3月28號在香港舉行反右60週年國際研討會,並邀請大陸數十位反右運動倖存者和他們的後人參加。

武宜山:「我們不是什麼維權團體,也不是什麼造反派,我們只不過做個學術研究,為什麼產生1957年這個反右派運動,這個反右派運動對中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們怎麼防止將來再出現這樣的悲劇。」

據了解,大部分的受邀者幾乎都是年過八十的老右派,他們希望透過這次研討會,再次引起外界關注反右問題。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籌辦研討會的香港「五七學社」理事、81歲的前右派陳愉林老人透露,中共當局為阻撓他們在香港舉辦研討會,使出各種手段,包括暗中攪局,讓研討會要另覓地方舉行;還在邊關攔截前往香港的與會者。

武宜山也是研討會組織者之一,他表示研討會的存在可以說是一個符號,證明中國社會還是有問題。

武宜山:「阻止會議的召開,三屆都有,十年之前在國內攔住一些右派學者禁止到香港來,前兩屆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比如說,55週年的時候,宋林松一個北大的右派學生,他想到香港開會,上海當局就勸他不要來香港,買了兩張到美國旅遊的機票,讓他到美國去。類似這樣的情況,今年還有。」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所以呢,這段歷史是中共不敢讓人們了解和記住的,就像六四的歷史,它也要磨滅掉一樣,不能談黨的歷史,這是基本調了。那麼據說,在這個事情上,你看今年包括像我的朋友從香港給我父母寄《夾邊溝祭事》的DVD,這麼長的時間都還沒有寄到,肯定是被海關查扣了。」

「反右運動」被指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文字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這是全面打擊了中華民族的精英,摧殘了中華民族的精神。

胡佳:「五、六十萬的右派,而且都是那個年代的社會菁英,比如我爸爸是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我媽媽是南開大學化學系,在學生時代就被打成右派,無非他們說了一些實話,而且堅持自己的觀點而已,而他們算是最年輕的右派,其他的社會中堅力量,那些很有影響力的知識份子,那就不計其數了,我父母怎麼說還是那個時代的倖存者,能夠活到現在,就是說,在世的右派已經少之甚少。」

1979年,中共只承認當年的「反右運動」擴大化,為大部分右派「改正」,而非平反。

胡佳:「你看當局說的所謂平反,右派從來沒有平反過,右派這個叫什麼?叫摘帽,原來叫戴帽,後來叫摘帽,因為我父母是右派,這一點太清楚了,沒有平反這一條,沒有平反這一條,自然就沒有所謂的道歉和賠償。」

雖然中共承認有55萬人被戴右派帽子,但有媒體指出,反右波及的受害者應在120萬至310萬人。武宜山表示,中共明白一旦認錯,就意味現行制度完蛋;因為接下來就是「文革」、「六四」。中共這些欠債總有一天被清算,這是他們害怕紀念這些事件原因。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郭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