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為何有些人對股票發行註冊制萬般痴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在2017年博鰲亞洲論壇上,眾多業界紅頂商人在題為「糾偏:讓資本市場回歸根本」的分論壇上一致認為,推行註冊制是中國資本市場未來最重要的改革之一。齊魯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明確表示:「有人認為一改肯定要亂、投資者要承擔損失、市場要大跌,所以要穩中求進。但當你穩定了之後,改革就會延後,但時間成本卻很少有人計算。」李迅雷還強調:「重點還是要去推行IPO改革,現在的新三板其實就是註冊制,沒有出現太大的問題。」

從言談中可以看出李迅雷是極力主張推出股票發行註冊制的。對李迅雷而言,推出股票發行註冊制後會有上萬家企業申請在A股挂牌上市,以齊魯證券為代表的券商們的證券承銷與保薦業務將得到飛速發展,很多證券中介機構將獲得巨大的利益。所以李迅雷認為中國股票發行註冊制越早實施越好,這就是它所稱的「時間成本」。可李迅雷的「時間成本」是建立在廣大中小投資者巨額虧損的基礎之上的,是建立在中國股市劇烈波動的基礎上的,一意孤行的去節約這樣的「時間成本」是不是代價太慘重了?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月22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新三板)挂牌公司總數達到10354家。2016年全年新三板新增挂牌企業5034家,相比2015年企業挂牌總數增加了41.52%。2016年新三板全年成交額僅為1912.29億元,其一年的成交額不及滬深兩市各自一天的成交額,而在一個毫無流動性可言的枯竭市場,無論每天挂牌多少企業上市都不會對市場流動性造成威脅,也不會對市場產生重大影響,因為它本身是一個流動性枯竭的市場。作為行業首席經濟學家的李迅雷,為何要如此片面的把新三板與A股市場進行相提並論呢?每年成交額不足2000億元的新三板市場能與每年成交額超過120萬億元的A股市場相比?一個流動性幾近枯竭的新三板的「成功經驗」能完全適用於流動性充裕的A股市場?這片面言論是否暴露出了它的真實動機?

一直以來,中共推出註冊制的最大藉口就是「去行政化」。它們認為中共證監會管得太多,通過實行註冊制改革,中共證監會不再直接干預中國股市漲跌與IPO發行節奏,並稱股票發行註冊制是真正意義上的還權於市場,還權於投資者的「大好政策」。如果中共真想交還權利,真想同歐美等國際社會接軌,那就乾脆把中共掌控的軍隊一起交還給國家,這樣才能徹底現實還權於民,但中共肯嗎?所以股票發行市場「去行政化」只是一個美麗的謊言,有些人推出註冊制的直接目的是為了更快速的圈錢與套現,更直接、更高效的掠奪中國社會的財富,尤其是廣大中小投資者的財富,順便藉此激起民憤。

目前,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等國家,在證券發行上均採用註冊制,這些國家是清一色的民主法治國家,實行的是三權分立體制,司法是完全獨立於政府之外的,這是它們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的根本保障。在中共一黨專政的中國有這種根本保障?如果上市公司造假,投資者能得到合理索賠?以美國為例,美國實行註冊制,不等於美國證交會完全撒手不管。在招股說明書審核方面,美國證交會比中共證監會管的還更嚴,提出的問題更多、更尖銳。而且美國有極其嚴厲而完善的追責制度,包括無處不在的集團訴訟、無孔不入的做空機構、有效到位的民事救濟等。所以很多企業都怕在美國上市,很多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想回歸A股,就是因為美國市場監管太嚴格,稍有不慎就面臨巨額賠償或長期司法索賠。而這一切基本條件中國具備了嗎?在沒有極其嚴厲而完善的追責制度前提下,中共就隨意實施註冊制,這實質就是中共縱容權貴們去合法搶劫中國!

對於推出註冊制的問題,中共內部是有分歧的,有明白後果的業內專家都表示堅決的反對。中國證券市場設計研究中心總幹事、《財經》社長王波明明確表達了對註冊制的擔憂:「推行註冊制後,從市場選擇來講,很多公司在核准制下能發行的,其實到市場選擇的時候根本發不出去。例如,投行去路演,投資方可能對這個公司根本沒興趣。但是在現在的核准制下,排隊可能就要兩年,只要一批准,市場覺得有了證監會發審委的背書,所以100%可以成功發行。所以註冊制的意義非常之大。」可見中國實行註冊制後,上市公司發行股票並不一定能夠比核准制順利,稍有不慎註冊制將會面臨發行失敗的風險。從現在只有極少的新三板挂牌企業能得到機構直接投資的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註冊制將會面臨大多數上市公司直接融資困難的尷尬境地。

王波明稱註冊制不會對股市造成壓力或衝擊,「這都是對於註冊制的誤解,投資者根本沒有搞清楚。」但註冊制真的不會對中國股市造成衝擊嗎?中國每年貨幣供應量M2增速都是在12%左右,而到股市來直接融資的企業在註冊制之後會每年保持高速增長,當貨幣供應量的增速遠遠小於直接融資企業對貨幣需求的增速,這樣的註冊制定會對股市造成衝擊。不僅如此,由於中國目前的上市發行制度的固有缺陷導致了在新股發行的同時,人為的製造了佔總股本75%或90%的大小非流通股,比例巨大的大小非流通股的隨意減持將對中國股市的流動性造成巨大打擊,通過大小非減持掠奪的財富遠比企業IPO直接融資的財富多得多。在沒有解決大小非不斷減持的前提下,草率實行註冊制,無疑是讓中共權貴合法搶劫中國社會財富,這是所有投資者反對中共註冊制的核心原因。

站在中共權貴的角度上看,毫無實質性約束的大小非減持,加上實施註冊制,無疑是一個快速暴富的工具。它們只需要不斷包裝公司上市,等到解禁期滿後找相關機構接盤減持套現,就能獲取巨額現金。在註冊制實行之後,無疑會有更多的公司短時間內在A股市場上市,當A股市場的總市值達到或超過中國每年GDP的150%時,中國股市就會成為第二個綁架中國經濟的行業,屆時北京當局就只能把它捧起,生怕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引發系統性風險。所以註冊制是有些人實現迅速暴富和讓中國股市綁架中國經濟的利器。有了這個利器發財、政變兩不誤,進行下一次經濟政變會更得心應手。于是推出註冊制就有了「時間成本」,但這是有些人急於進行經濟政變的時間成本,與改革無關係。打著改革的旗號策劃下一次政變是一個屢試不爽的套路,這就是有些人萬般痴迷於推行註冊制的根本原因。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