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清除遺毒 重慶公安局長何挺是重點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3月21日指出「「全面徹底清除薄(薄熙來)、王(王立軍)思想遺毒」,這既是他在一個月之內的二次表態,也是他在接話中央巡視組「回頭看」的反饋意見:「重慶清除薄、王思想遺毒不徹底」。

薄、王事發於2012年,時隔5年,重慶被批「清毒」不徹底,這樣的指責不可謂不嚴厲,尤其十九大近在眼前,這番話的「目標聽眾」應該不限於重慶一地,只是重慶首當其衝。以王立軍來說,現在重慶有著與其相同資歷、背景、圈子,以及有搞事條件的,莫過於現任公安局局長何挺

何挺與王立軍一樣都是刑偵出身。以前媒體做過統計,在全國31個省(區市)的公安廳(局)長中,刑偵系的屈指可數,但個個「狠角色」。眾所周知的,如王立軍除了「黑打」,還長期研究器官移植的「死刑注射」。又如一審被判死刑的內蒙古公安廳長趙黎平,槍殺情婦並汽油焚屍滅跡,目前案子正在最高法覆核中,但「玩」刑偵出身的趙黎平拒不認罪。

何挺還很會耍公安部二把手傅政華的「拿手把戲」。在刑偵系的公安頭子中,傅政華在「掃黃」之外的拿手戲,是「打擊網路」。而近日重慶引發海內外關注的「翻牆有罪」新規,來自3月27日發佈的「重慶市公安機關網路監管行政處罰裁量基準」修訂版。

在3月27日這天,重慶新聞引發關注的還有,被舉報多年的南川區人民醫院院長李劍平終於落馬。這家醫院頻發「草菅人命」式的醫療事故,多年來網上舉報信被刪、內部舉報人被入獄,受害人還不斷向兼任副市長並分管信訪工作的何挺陳情,怎知李劍平的保護傘除了南充當局,還有市公安局。

其實何挺履新重慶之初,就曾經「因私」大舉刪帖與屏蔽訊息,並將自己的名字列為禁搜詞。原因是他高調現身的時候,被網民發現他是超過之前幾名「表哥」、「表叔」官員的「新表叔」,網民上傳圖片顯示何挺在多個不同場合配戴不同款式名表,包括價值20多萬元的江詩丹唐和逾8萬元勞力士表,呼籲當局徹查。

何挺亦曾被視為現任最高法一把手周強的班底。由於何挺與周強同為西南政法大學的校友,因此何挺2012年離青入渝時,據稱是為時任湖南書記的周強打前站,何挺調至西南,為周強主政重慶鋪路,也是周強的班底儼然成型。回顧何挺履新重慶的相關報導,發現有新聞留言「黑惡勢力盼來了救星?」

除此,據報導,何挺在上任後的3月29日,組織了重慶600餘名政法警察聆聽「紅岩魂」,並稱政法警察更需要學習和傳承「紅岩精神」。眾所周知,「紅岩魂」是薄熙來主政時大力提倡宣揚的。何挺在薄熙來早已成階下囚的今天,大唱「紅岩魂」,顯然是在為薄熙來招魂鳴冤,向拿下薄熙來的習近平陣營示威挑釁。

也有指何挺此舉,或是來自當時副總理兼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的指示,因為張德江到重慶後,話不離口的還是「三個代表」江澤民。

薄、王在重慶文革復辟的「唱紅打黑」,只是表面的遺毒,實質的毒害仍是迫害法輪功,在何挺接管重慶市政法委、公安局後,市「610」即對法輪功學員新一輪迫害。時至今日,再說薄、王遺毒,很大用意或是要震懾與提醒那些想用同樣手段惹事生非的人,也會有同樣下場。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