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湘國企董事長失聯 牽出河南省長及靠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28日,根據大陸澎湃新聞從多個官方渠道證實,湖南基礎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湖南基建投資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彭旭峰已「失聯」,其上任還不到一個月。此前,他曾任長沙市住建委副主任,2010年,兼任長沙軌道交通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長;2013年,被免去長沙市住建委副主任職務,專任長沙軌道交通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據報導,數名不願具名的官方人士推測,彭旭峰「失聯」的時間為3月25日,亦有消息稱,其現在已經在國外,而他的妻子和孩子出國已多年。能將妻兒送到國外,而且自己也尋機跑路,說明彭旭峰「失聯」已預謀很久,其背後一定不簡單,不僅牽涉腐敗問題,且極有可能牽扯某些老虎。

公開資料顯示,長沙軌道交通集團成立於2007年,註冊資金50億元,唯一股東為長沙市財政局。其經營範圍包括在長沙投資建設地鐵、城鐵及磁浮等軌道交通項目,也包括土地一級整理、開發,市政基礎設施建設,建筑材料銷售等等。正是在彭旭峰任內,長沙市興建並開通了多條地鐵線路及磁浮線路。另據長沙軌道交通集團官方網站公佈,其至2018年獲批可建線路總規模為142公里,靜態投資約930億元。

可以想見的是,身為一把手的彭旭峰,如果想要從930億中截留巨額資金,也並非難事。而他的「突然」被調離,或許是他被查的前奏,心懷鬼胎的他意識到大事不妙,因此腳底抹油——開溜。

事實上,早在2013年2月,就曾有人實名公開舉報「長沙地鐵項目『蘿蔔招標』造假公司高價中標」,各網站都出現了大量帖子,並附有詳細證據和圖片。當時,長沙紀委、長沙市建委都介入了調查,但結果卻不了了之。

同年4月,有媒體對此以「網曝長沙地鐵違規招投標電業局副局長被指打招呼」為題進行了詳細報導。文章稱,「投資上億元的長沙二號線一期工程變電站(西湖公園變電站、體育公園變電站)『蘿蔔招標』,造假公司不僅高價中標,而且圍標串標現象嚴重,甚至快完工的變電項目是由一群遊記隊的農民施工,沒有施工資質和上崗證件。」文章還稱,沒有中標的公司湖南星電集團不僅在業績和人員方面造假,還偽造其它公司的公章和文書,接手工程後各項全部分包給了一些小包工頭,施工沒有任何安全措施,而施工卻是挂著「湖南金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有內部人士透露,湖南金輝建筑公司根本沒有參與招投標,也沒有這樣變電站項目施工的經驗和工程案例,與此前的招投標公佈名單也不一致,這中間的「灰色利益鏈」讓人充滿了遐想。

這樣的腐敗的推手是誰?網上有曝料稱,這與原長沙市建委主任、原長沙軌道交通集團黨組書記陳魯青家族存在密切關聯。在地鐵公司,陳魯青完全是「一言堂」,有關輕軌和地鐵項目工程都是安排自己的親信和家人在做,如陳魯青的弟弟陳魯能在公司幾乎全包攬了圍綁、管片等項目,結算造價也是虛報作假,而陳魯能還是二號線的指揮長。此外,工程部的部長楊煥輝、經營部部長楊波、軌道公司副總理範鑫等不是陳魯青的外甥就是侄子。

作為陳魯青在長沙市建委和長沙軌道交通集團下屬的彭旭峰,顯然也應該參與其中,並從中分得一杯羹,否則他也不會在2013年6月陳魯青被免軌道集團黨委書記後,掌管該集團,繼續為陳魯青家族攫取利益。

而長沙紀委、長沙市建委介入調查後不了了之的重要原因是:陳魯青與時任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的陳潤兒關係非同一般。應該是在陳潤兒的庇護下,陳魯青向紀委交納了部分「受賄款」,之後安然無事,而且還轉任長沙市政府督辦專員。

出生在湖南的陳潤兒,先是在郴州、婁底、湘潭等地任副書記或市長,2006年至2013年4月任湖南省常委、長沙市委書記。期間,他對長沙的軌道交通特別關注,曾幾次在陳魯青、彭旭峰等的陪同下到地鐵建設現場調研。公開資料顯示,陳潤兒、陳魯青的交集不少。顯然,作為住建委主任的後者對於希望推動長沙發展的前者至關重要。

彼時,作為省會一把手的陳潤兒與2006年至2013年在湖南任省長、省委書記、現任最高法法院院長的周強以及在2005年至2010年任省委書記的張春賢交集也不少。據悉,陳潤兒是在張春賢的賞識下,於2006年11月由湘潭市委書記提拔到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位置上的。

海外明慧網披露,陳潤兒在任湘潭市委書記期間,該市處於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時期。陳潤兒對全市所有被非法抓捕、關押、洗腦、勞教和判刑,被迫害致傷、致殘和致死,以及精神失常、流離失所或失蹤的法輪功學員負有直接領導責任。陳潤兒也因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而在陳潤兒擔任長沙市委書記期間,網路上便流傳著其被舉報貪腐的信件。其中香港《開放》雜誌曾刊登一封由長沙市委六名官員聯袂在2010年8月7日寫的一封題為「長沙市委書記陳潤兒真面目」的公開信。公開信稱,陳潤兒為所欲為,以權謀私,任人唯親,放縱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胡作非為以及生活墮落,作風腐敗等問題。其中一個事例稱「陳2006年來在長沙任職不到兩個月時,就越權為一湘潭房地產老闆批字,強行改變望城縣一塊工業用地的性質,為他人牟取非法利益四億元,屬於嚴重的違法行為」。

有報導說,陳潤兒被舉報事件被時任國家副主席、中央書記處書記習近平轉批給時任湖南省委書記周強。信中開列的陳潤兒的問題清單就率先引用了上述舉報內容。不過,周強也沒有處理陳潤兒,陳潤兒繼續當他的市委書記。背後原因究竟是什麼?周強收了陳潤兒多少好處?

2013年至2016年初,陳潤兒在黑龍江短暫當了三年省委副書記,期間,還與新疆結成了對口支援省份,並曾親自帶團去新疆拜見張春賢。之後,陳潤兒於2016年4月調任河南任省委副書記、省長。同年12月最高院第四巡迴法庭在鄭州市揭牌,周強、陳潤兒與省委書記謝伏瞻均出席。

如今,彭旭峰的跑路牽出的是長沙軌道公司的腐敗,牽出的是腐敗的大後臺陳魯青,而陳魯青背後的陳潤兒,陳潤兒背後的張春賢、周強也都一一浮出水面。他們的腐敗會被漠視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