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對法輪功的迫害毀了多少幸福的家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十八年前,法輪功學員王洪岩一家住在吉林農安縣楊樹林鄉牛尾巴山村,父親王啟波是鄉信用社信貸員,母親孫士英是小學教師,王洪岩還有個姐姐,叫王洪艷。

修煉法輪功前,父母二人矛盾突出。母親還患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等疾病,久治無效。1997年4月全家相繼走入修煉後,人人以「真、善、忍」為準則,遇到矛盾找自己,不但父母的病症不治自癒,工作中盡職盡責,而且家庭也日益和睦,全家人都沐浴在一片祥和、溫馨的氣氛之中。回想起來,那無疑是這家人最幸福的日子。

但這一切卻在江澤民集團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戛然而止了!

1999年7月20日,一場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殘酷打壓席捲了中華大地,成千上萬不願放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抄家、判刑,甚至虐殺。王洪岩一家便是其中之一。

在從那時起到現在的十八年裡,他們一家人因為始終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無休無止的綁架、騷擾、勞教、判刑等猶如夢魘般的迫害。王啟波與孫士英被單位停止工作、停發工資、解除勞動合同後,家中一度沒有任何收入。更有甚者,一到所謂「敏感日」,當地鄉黨委、派出所、本單位主任等便對他們一家進行騷擾、監視、監控、抄家、恐嚇。在各種壓力面前,讀高中的姐姐被迫輟學。王洪岩考上大學那年,父母雙雙身陷冤獄,學費艱難。因屢遭騷擾、綁架,他被迫低價賣掉房屋,背井離鄉,居無定所。

父親被非法判刑後,王洪岩的奶奶曾帶著他和姐姐去探監,但無論他們怎麼跟監獄理論,監獄都不讓會見,每次都被推推搡搡、罵罵咧咧的拒之門外,每次都抹著淚往家走!

在迫害發生的第九個年頭,這個家徹底的散了。2007年3月28日,王洪岩的父親到底沒能挺過持續而慘烈的折磨,含冤離世在吉林監獄,時年47歲。十年後,2017年3月7日,王洪岩與母親、姐姐一同再被綁架,那天恰好是二月初十——父親的忌日。要說「人間哀痛、生離死別」,莫過於此。

王啟波被迫害致死,白髮送黑髮,天人永隔,奶奶坐炕上痛哭了三天!每每提及王啟波,老人都念叨:我想我二兒子呀!如今,二兒媳與孫子、孫女均身陷囹圄……

王啟波一家的遭遇絕非孤例。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不知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因為慘遭中共的迫害而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又有不知多少法輪功學員因為慘遭中共的迫害而無法和親人團聚,這場迫害所製造的人間慘劇可以說是罄竹難書!而且,這場迫害至今還沒有結束,王啟波一家的悲愴故事還在延續,千千萬萬類似的故事還在延續。

善良的人啊,請睜大你們的眼睛,這一樁樁慘劇,這一件件暴行,無一不是對江澤民集團的無聲控訴,無一不是中共反人類的鐵證!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