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膽:它就要你「只護黨媽,不護親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黨啊,親愛的媽媽……」包括這些紅色歌曲在內的中共意識形態,教老百姓認黨作母、以黨為媽,並且必須無條件的衛護黨媽。至於自己的親媽要不要衛護,那就又當別論了。

不信,你見識見識黨國法官對衛護母親者的裁判:

兒子目睹自己的媽媽被黑社會流氓抽耳光後又遭對方生殖器蹭臉,他在到場警察不作為的前提下,為了衛護被凌辱的母親,情急之下拔刀相向,結果構成了一樁轟動國內外的「刺殺辱母者」案。一審法官並不承認當事人於歡屬正當防衛,而是以「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為理由,將其作為存在故意傷害致死的情節定罪,判處無期徒刑。難道這些法官沒有媽媽?他們怎麼不換位思考一下?法律的公正性又在哪裏?

此案一經曝光,公眾輿論絕大多數支持這個堪稱「真男兒」的「孝子」,一位網友直擊要害:「他發現沒有法制的時候,他拿起了刀;當他拿起了刀,法制又回來了。一言以蔽之,你們只能保護黨媽,而不能保護親媽。」確實如此,它就是要你「只能保護黨媽,不能保護親媽」,因為「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假如無恥也有吉尼斯記錄的話,登峰造極且能衛冕者,非邪共惡黨莫屬。

說到這個黨媽,這年頭,總算有人敢對其批評兩句了,早先,誰要冒犯了「黨媽媽」那還得了!別說辱「母」了,就是提兩條並不尖銳的意見,都有可能被開除公職,被打成右派或反黨分子,被判刑坐牢,甚至被槍斃。由於洗腦教育已取得成效,迄今仍有一些「黨的兒女」對其黨媽保著護著,更有甚者,新婚之夜還在抄黨章呢,日後還不生個黨孫?!

說到保護親媽,好多人會忍不住叫一聲「我的媽呀」。在中國大陸有多少孩子、多少做子女的,在強權惡勢之下,保護不了自己的媽媽,眼睜睜地看著她們遭歧視、遭剝削、遭壓迫、遭蹂躪、遭殺戮。當你的媽媽正被欺負而你憤起衛護時,那些喪失人性而又踐踏法律的法官卻斷言你「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某些掌權者實質上也是加害者、施暴者,他們竟然還煞有介事地要受害者及其家屬相信黨和政府。

切勿聽信紅歌裡唱的「你用那甘甜的乳汁把我餵養大」,什麼「甘甜的乳汁」,那是用比三鹿奶粉還毒的勞什子調製的東西。這個黨媽連後媽都不如,不,拿它跟後媽比是對後媽的侮蔑,後媽中畢竟還有不少好的和差強人意的,而這個黨媽是壞透了、惡透了,連狼外婆都見它怕三分。事實上,這個黨媽正是無數親媽遭受不幸的根源。所以,現在一有誰提到黨媽,就有人吐唾沫:「呸!去他媽的!」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