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中國人述說:為何川習會應談中國人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4月06日訊】川習會,會不會談中國人權,是各界都在關心的話題。下面,我們從幾個中國人的視角,來聽他們講述,為什麼川習會不應迴避中國人權問題。他們每個人的故事,都代表中共侵犯人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現居美國的方政,畢業於北京體育學院。1989年6月4日,中共出動坦克,鎮壓呼籲民主的請願學生時,方政就在現場。

方政:「我的雙腿被坦克碾去了,我的周圍有很多北京各高校的學生被碾壓致死,甚至於成為一種肉醬。今天的中國人權狀況依然是非常的糟糕,人權高於主權,人權是沒有國界的。我們希望,人權這個問題永遠不要缺席。」

吉林長春商人馬永田,是大陸強制拆遷受害者。2001年,她的廠房被當地官商聯合強拆,不給任何賠償。馬永田從商人變成訪民後,又體會到各級政府的暴力截訪。

馬永田:「我是2001年被搶(強拆),2002年打贏了官司認定政府違法。結果到今天沒給我一分錢。我在地方上訪了4年,在北京上訪了8年,訪民受到的罪我都受到了。他們在扣訪的過程中,把我和我6歲的小兒子一起關在黑監獄裡頭,不給吃喝,把孩子餓得直哭。他們在孩子面前打我,(後來)孩子每次見到警車,就拽著我跑,媽媽呀快跑,又來抓你了。中國的老百姓,像我這樣的訪民都在受害。我想正義不分國界,我希望中國人權問題能夠改變,我希望回家。」

福建晉江的小學教師丁銘瑜,是計劃生育政策的受害者。2002年,她懷二胎鄰近七個月,被鄰居發現告密,計生人員上門圍堵了5天4夜,輪班24小時砸門,丁銘瑜家中斷糧才被迫開門,被帶走強制引產。

丁銘瑜:「那孩子眼睛鼻子嘴巴,什麼都看的清清楚楚,是個男孩。那個孩子在那捲曲著,豬肝色那個樣子,捲曲著就在醫生手上。這幾年一想到這件事,眼淚就控制不住掉下來,(好像)我的孩子一直就擺在我的面前。生孩子應該是我們最基礎的權力,可是在中國,千千萬萬的婦女就是這樣被殘害,上億的孩子被他們殺死在母親懷裡。」

前中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官員李海,是一名法輪功學員。1999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關押。

李海:「用強制的手法來轉化你,毒打、酷刑,不讓你睡覺,不讓你上廁所,就是剝奪你一個人,作為一個人最基本的生存權利,轉化以後對一個有信仰的人來說傷害非常大,讓你感覺精神上就像死掉一樣。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前前後後被關押了4次,總共接近8年時間。2002年11月份,抓捕我以後沒有通知我的家人,非法關押在一個黑監獄。我的母親因為過於擔心我,在那種極大的壓力下半年以後就去世了。即便是這樣,都沒有告訴我這個消息。對我個人,對家庭的傷害都是很大的。我們家庭只是國內千千萬萬修煉法輪功的家庭之一。」

美國國務院3月3號發佈了《2016年度國別人權報告》,指出中共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人權律師、宗教信仰者、異議人士和活動家。

楊建利擁有哈佛大學等2所頂尖名校的博士學位。2002年春天,他前往中國,調查東北失業工人的抗議大潮,結果被中共政府以「間諜罪」等名義判刑5年。他呼籲,川習會不能迴避人權問題。

楊建利:「人權應該成為美國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你僅僅從短期看,人權好像沒有關係,但從長期來看的話,由於價值觀的根本衝突,最後會發現,中國可能在其他議題上和美國有所合作,會走向越來越不信任,越來越衝突,實際上實際上是危害了美國的國家利益。川普非常強調和中國的貿易赤字,實際上你要深究起來,是一個人權問題。原因在於中國是低人權國家,不考慮勞工條件,不考慮環境保護,可以在很低的成本下進行運作,使得很多發展商都到中國去,自然美國的工作就丟掉了。如果不把人權提到很高的高度,想解決什麼貿易赤字,工作問題,也只是表面的。對美國人民不利,對中國人民也不利。」

新唐人記者林瀾紐約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