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拼音,寫出7篇文章,體會漢字的無窮妙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漢字博大精深,所蘊含的奇妙趣味永遠出乎你的意料。

同音文便是極具趣味性的一種文章,全篇只允許採用同一個音,四聲不限,標點不限,讀起來雖然拗口,但所表達的故事妙意十足。

《仁人忍刃》

人人仁人人忍人,認仁人忍人刃人。

仁人仁忍人人刃,人忍人人人人仁。

忍人仁人任人刃,任人刃人任仁人。

看解說:

如果每個人仁義就每個人都會忍耐他人,認識仁義的人會忍耐他人攻擊自己。

仁義的人會仁義地忍耐每個人對自己的攻擊,人們會忍耐每個人,那麼每個人都會仁義。

有忍耐力的仁義之人讓別人隨便攻擊,任別人攻擊自己的只有仁義的人。

舌頭都不打轉了,不說了,還是做個有仁義的人吧!

《忐貪》

貪貪忐探探,坦探探貪貪。

探探攤貪袒,忐貪坍嘆癱。

看解說:

貪官貪污的時候很懼怕被警察查出來,無私的警察總是按合法的程序搜尋著貪官的貪污證據。

警察查出貪官犯罪證據時便揭露出來,整日提心弔膽的貪官發現事情敗露後嘆息著癱倒在地。

來,順順舌頭,讀起來!

《熙戲犀》

西溪犀,喜嬉戲。

席熙夕夕攜犀徙,席熙細細習洗犀。

犀吸溪,戲襲熙。

席熙嘻嘻希息戲。惜犀嘶嘶喜襲熙。

看解說:

西溪的犀牛,喜歡玩耍,席熙每天帶犀出去,席熙忙著細心幫犀牛洗澡,犀牛吸著溪水噴向席熙逗他,席熙笑嘻嘻讓犀牛不要鬧,可是犀牛樂此不疲,就愛嬉戲。

看來,這是一隻貪玩的犀牛。

《季姬擊雞記》

季姬寂,集雞,雞即棘雞。棘雞飢嘰,季姬及箕稷濟雞。

雞既濟,躋姬笈,季姬忌,急咭雞,雞急,繼圾幾,季姬急,即籍箕擊雞,箕疾擊幾伎,伎即齏。

雞嘰集幾基,季姬急極屐擊雞,雞既殛,季姬激,即記《季姬擊雞記》。

看解說:

季姬感到寂寞,羅集了一些雞來養,是那種出自荊棘叢中的野雞。野雞餓了叫嘰嘰,季姬就拿竹箕中的小米喂它們。

雞吃飽了,跳到季姬的書箱上,季姬怕臟,忙叱趕雞,雞嚇急了,就接著跳到幾桌上。

季姬更著急了,就借竹箕為趕雞的工具,投擊野雞,竹箕的投速很快,卻打中了幾桌上的陶伎俑,那陶伎俑掉到地下,竟粉碎了。

季姬爭眼一瞧,雞躲在幾桌下亂叫,季姬一怒之下,脫下木屐鞋來打雞,把雞打死了。

想著養雞的經過,季姬激動起來,就寫了這篇《季姬擊雞記》。

這雞養的,代價真大啊!

《施氏食獅史》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施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

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

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是十獅。食時,始識是十獅,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看解說:

石室里住著一位詩人姓施,愛吃獅子,決心要吃十隻獅子。他常常去市場看獅子。

那時候,剛好施氏也到了市場。他看見那十隻獅子,便放箭,把那十隻獅子殺死了。

他拾起那十隻獅子的屍體,帶到石室。石室濕了水,施氏叫侍從把石室擦乾。石室擦乾了,他才試試吃那十隻獅子。

吃的時候,才發現那十隻獅子,原來是十隻石頭的獅子屍體。試試解釋這件事吧。

我知道了,這位詩人一定是近視眼!

《於瑜欲漁》

於瑜欲漁,遇余於寓。語余:「余欲漁於渝淤,與余漁渝歟?」余語於瑜:「余欲鬻玉,俞禹欲玉,余欲遇俞於俞寓。」

余與於瑜遇俞禹於俞寓,逾俞隅,欲鬻玉於俞,遇雨,雨逾俞宇。

余語於瑜:「余欲漁於渝淤,遇雨俞寓,雨逾俞宇,欲漁歟?鬻玉歟?」

於瑜與余御雨於俞寓,俞鬻玉於余禹,雨愈,余與於瑜踽踽逾俞宇,漁於渝淤。

看解說:

於瑜想去釣魚,到我家找我,對我說:「我想去渝水的灘涂上釣魚,你和我去嗎?」

我說:「我打算賣玉,俞禹想買我的玉,我得去他家。」

於是我同於瑜一同來到了俞禹家,見到了俞禹,想要把玉賣給他。這時天下起了雨,大雨漫過了俞禹家的房子。

我對俞禹說:「我本來打算去渝水的灘涂上釣魚,現在在你家遇上大雨,是該釣魚呢?還是賣玉呢?」

於瑜和我在一起在俞禹家避雨,我把玉賣給了俞禹。等雨停了,我和於瑜慢慢走出俞禹的家,去渝水的灘涂上釣魚。

事情多不怕,不過得有序的完成,對吧!

《易姨醫胰》

易姨悒悒,依議詣夷醫。醫疑胰疫,遺意易姨倚椅,以異儀移姨胰,弋異蟻一億,胰液溢,蟻殪,胰以醫。

易胰怡怡,貽醫一夷衣。醫衣夷衣,怡怡奕奕。噫!以蟻醫胰,異矣!以夷衣貽夷醫亦宜矣!

看解說:

一位姓易的阿姨整天精神不佳,聽從了大夥的意見去瞧一位外國醫生。

醫生認為可能是胰臟有病,叫易阿姨靠在椅子上,以特殊的儀器給她移動胰臟,並注射進去一億隻特殊的螞蟻。

結果胰臟內液體外溢,螞蟻全死去,胰髒的病就好了。

易阿姨非常高興,送給醫生一套洋裝。醫生穿上洋裝,既心情愉快又精神抖擻。

啊!用螞蟻來醫治胰病,多奇特啊!用洋裝來贈送洋醫生,又是多麼適宜啊!!

這螞蟻真神奇!

讀到此,同音文的趣味性您都感受到了嗎?

——轉自《詩詞天地》

(責任編輯:隋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