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官落馬禍及海外子女:有自殺有賣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4月22日訊】北京當局的強力反腐之下,大量中共貪官紛紛入籠,而被他們送到海外享受的官二代們,境遇又是如何呢?有海外媒體披露,不少貪官二代,隨著父母的倒臺,由當初的衣食無憂,到如今被迫顛沛流離,苟且偷生,甚至出賣身體過活,還有人自殺。

近日「北美留學生日報」披露貪官二代在父母倒臺後的遭遇。

當國內的父母倒臺,祖國成為部分官二代們永遠也回不來的故鄉。他們或旅居海外,或黑在他國,或被迫顛沛流離,或苟且偷生已經銷聲匿跡。

風光不在的他們,有的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想過自殺來自我了斷;也有的漸漸走出了陰影,開始了自己的事業。有的則掙扎在生存的邊緣,甚至要靠出賣自己的身體來過活。

報導中講述了名為Bella、Dave、Ben、Elva四位官二代的故事。

貪官子女海外精神崩潰甚至賣身

Bella的父親是大陸某二線城市的國土資源局局長,因受賄一億元人民幣被判死刑,母親遭雙規。

Bella回憶稱,父親非常疼自己,父親的地產商「朋友們」也疼自己。甚至有「叔叔」撇下親女兒送她去留學,直到她適應才離開。

出事後,家人要求Bella不要回國,不要在社交媒體發動態,不要讓別人知道她在哪兒。雖然活動範圍遭限制,每月固定日子,還有不認識的人給她打款,名字不同,地點遍佈美國、香港、法國,而且她自己賬戶上還有幾十萬美元。

但她認為自己除了錢什麼都沒有,從而陷入精神崩潰狀態,于是她搬到拉斯維加斯,放縱自己揮霍金錢。

還有一位名為Elva女生,父親是中共基層官員,因受賄1000萬元人民幣被判無期徒刑。

出事前,父親每月幾萬、幾十萬澳幣寄給Elva,她的留學生生活中充斥了學習、交際、消遣。但父親出事後,她失去一切依靠,沒有任何積蓄,為掙錢,她開始當導遊帶旅行團,給華人當保姆,甚至出賣肉體做援交。

Elva說,如今她每天都去混澳大利亞富二代圈子,想找個有身份的富二代結婚,再弄套房子,爸爸沒了,有房才有家。

貪官子女風光不在 海外想自殺

Dave的父親是中國大陸某央企高管,因侵吞國家資產違紀而被判處十年監禁。

身在加拿大溫哥華的Dave稱,父親出事前,殷實家境造就他調皮頑劣,肆無忌憚的脾性,上初中、高中都是父親托關係,在溫哥華一所大學,6年都未畢業。

為照顧他的生活,全家提前做好了移民準備。但父親落馬後,Dave昔日的狐朋狗友作鳥獸散,如今只能自己打拼開了家奶茶店,與母親相依為命。

Ben的父親在大陸任市委秘書長,因在市委選舉中賄選舞弊被雙開審查。

Ben稱,父親對他早早做了規劃,名校歸來,進入官場從政。但父親出事後,Ben的母親在美國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孤獨無依靠,整夜失眠和哭泣,也難回大陸。

Ben曾經為之信賴和奮鬥的價值體系徹底崩塌,患上重度抑鬱症,經常選擇消失,躲在家中,他想過自殺,後遭遇車禍。如今,Ben逐漸康復,返回校園。

網民熱議

「沒有這些子女親屬,貪官也不會拚命去貪。」

「官僚們席捲中國人的血汗錢,讓子女在西方揮霍。」

「美國、加拿大成了這些貪官的天堂!支持習李打虎,官二代用父母貪污的巨額贓款海外逍遙日子到頭了。」

「抬頭看,蒼天饒過誰!這些吸血鬼當初貪腐受賄,敲詐勒索,造成多少老百姓傾家蕩產、流離失所,又造成多少無辜民眾含冤入獄、家破人亡。官二代們也應該抓回國一起受審,特別是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更應該引渡回國受審。」

薄熙來兒子薄瓜瓜不再「呱呱」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兒子薄瓜瓜是最典型的貪二代。2012年重慶「薄王事件」曾轟動一時,陸媒《三聯生活週刊》曾發表4萬字的深度報導,揭露薄瓜瓜從2000年進入英國「哈羅公學」,一直到「王立軍叛逃美領館」的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

文章稱,薄瓜瓜為了進入每年招生規模只有800人左右的英國著名貴族學校「哈羅公學」,曾到每年學費2萬多英鎊的「派威克預備學校」學習。

此後,薄瓜瓜在英國「牛津大學」求學中,不專注學業,熱衷社交,花錢如流水。網上則流傳著他在「牛津」參加各種聚會的「紈褲」照。2009年,薄瓜瓜還因成績不及格,被「牛津大學」要求「休學一年」。

薄瓜瓜隨後搬到「牛津」唯一的一家,每晚住宿費最低是1400元人民幣的五星級酒店,期間薄瓜瓜在酒店開了幾次派對和表演舞會,還安排了影星成龍做演講。

文章暗示,薄熙來案牽連到了薄瓜瓜。2011年8月,薄瓜瓜及親友一行6人去非洲旅行,共花費13萬美元,都是「從徐明私人賬戶」支付的。

自2004年開始,徐明代為薄瓜瓜支付的機票費用多達76次,一共300多萬人民幣。2011年11月,薄瓜瓜的信用卡透支了幾萬美元,也是谷開來指示徐明還的這筆錢。

不過,自薄熙來落馬後,薄瓜瓜也隨之在公眾面前銷聲匿跡。

裸官遍佈中共機構

而上述把子女送到海外的裸官更是遍及整個中共官場。早在2014年,中共中組部發布的文件顯示,中共「裸官」遍佈中共黨政機關、國有企業、軍事外交等機要部門、重大經濟技術崗位等五大部門,包括中共黨委、人大、政府、政協、紀委、法院、檢察院、國企、涉及軍事、外交、公安、國家安全、國防科技工業等部門,掌握中共國家安全事項、發展和改革、財政、金融監管等重大經濟或科技安全事項等職位。

中共黨校教授林哲曾透露,僅在1995年至2005年的10年內,中共已經出現了118萬名「裸官」,意味著平均每個省有「裸官」近4萬人。

2014年,中共官媒自爆,在過去30年間,中共涉案貪腐的官員人數超過420萬,光是外逃的官員人數就有上千萬。

中國民間一項研究發現,中共中央委員當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甚至加入外籍;中共中紀委成員當中,88%的人都有親屬子女移民海外。

中共外逃貪官通常在美國購買百萬美元以上的豪宅,而且很多人常常用現金一次付清。這讓洛杉磯、紐約、加州地區高檔住宅的價格漲了一倍。美國被迫通過多種方式「治貪」,甚至懸賞鼓勵民眾揭發中共貪官

被稱為「貪官天堂」的加拿大,也因同樣原因開始對中共外逃貪官進行懲治。現如今,貪官們已經大面積地把外逃目的地投向了歐洲。

中國時事評論員顧則徐對大紀元表示,早上個世紀的70年代,就有大量的官員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國外去讀書,之後就越來越多,大家都想到把子女送到國外去,不只是讀書,還去工作和生活。

時政評論員陳明慧對新唐人表示,在中共體制內外沒有一個官員是真正安全的,法律意義上的安全是沒有的,中共這個專制暴政是所有人的壁壘,那些外逃的官員們也都很清楚。因為他們老早就沒有了所謂的信仰,中共體制也只是個利益集團而已,貪官們只是在這個賊船上撈點好處,為自己的家族、利益集團撈些好處。最後把自己最重要的家人和財產轉移到海外,就是因為對中共失去信心才為自己留條後路。

(記者李文馨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