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上海何以容不下一家獨立書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也是上海文化地標、著名的獨立書店季風書園成立20週年,然而令讀者感到悲催的是,這家書店卻在當日宣布,他不得不於2018年1月31日停業關門。

無獨有偶。就在前一天,位於北京南鑼鼓巷的著名獨立書店草堂書店已被迫關門。書店的微信公號宣告:「4月21日,政府告知,書店門口要求封閉,原因是影響市容。書店厄運終於來臨。」

如果說導致草堂書店關門的原因是當地政府的市容整治,那麼季風書園的關門則顯然是另一碼事。

季風書園創始人嚴搏非和董事長於淼在回覆媒體的詢問時透露,「上海圖書館發給我們的公函中提到的原因是:根據市政府相關要求,國有房屋資產管理使用須更加有序規範,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同時結合上海圖書館用房現狀和事業發展需求,所以在租約到期後,上圖將收回房屋自用。這次上圖店被迫關店,和商業因素無關,它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我們能感知到一些,但是不好說。

「我們這一年多以來一直在積極尋找新的店址,最近聯繫的一個場地是在嘉定一家文化創意園區,但業主在同區裡的文廣及宣傳部門溝通時,被告知季風不能開在嘉定。原因不詳。」

「四年前在我們搬到十號線上海圖書館站,是希望能保留這樣一家純粹的獨立書店,用圖書和觀點構建成一個公共文化空間,我們把豐富書店的思想內涵,傳遞有價值的知識和觀念,作為最重要的目標,並以此作為我們參與社會文明進步的方式。而恰逢政府也在宣導文化繁榮,並出臺政策支援實體書店,我們原本是充滿期待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背景下,我們居然失去了生存之地。季風在讀者中有非常好的口碑,他們認可我們做出的努力和成績,但不知道為什麼得不到有關部門的支持,我們很困惑。」

由此看來,正如有網友認為的那樣,季風書園「被迫宣布關閉,不是經營不善,不是無人閱讀,是上海市已經沒有一個區允許季風書園的存在了。」

那麼,號稱國際化大都市的堂堂上海為何竟容不下區區一家獨立書店呢?其背後「不好說」的「深層次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其實,是凡熟悉中國國情的讀者只要瞭解了季風書園的文化追求和精神旨趣後自不難明白其中的奧秘。

自1997年開辦以來,20年間季風書園始終堅持「獨立的文化立場,自由的思想表達」的價值追求,它不僅是一家集中推薦著哲學、政治、思想類嚴肅書籍的書店,也是學者與讀者進行思想交流的公共空間,甚至學者之間互相交鋒的沙龍現場。

依筆者之見,季風書園之所以最終無法在上海生存,關鍵就在於它是家「獨立書店」,就在於它始終堅持「獨立的文化立場,自由的思想表達」的價值追求。作為文化空間的獨立書店,不僅是紙書的銷售場所,也是理念的匯聚地,思想的傳播場,甚至是一個城市的文化標桿、精神心臟,人們在那裡可以沙龍交流,啟蒙會友,談天論道,互動對話。然而,這一切卻恰恰構成了對中共文化專制的挑戰。近半個多世紀的歷史一再表明,中共是「獨立」與「自由」不共戴天的死敵,是凡與這兩個概念沾邊的事和人,它無不欲直至死的而後快,在政治上是這樣,在文化也是如此。所以,中共怎麼可能長期容忍像季風書園這樣承載著自由探索精神的獨立書店的存在呢?尤其是在最近幾年中共對意識形態的控制日趨收緊的背景下,就更是這樣了!

其實,官方對季風書園的不滿早在這之前就已經屢屢露出端倪了。在社交媒體上,早就流傳著季風書園舉辦的文化沙龍,一次次「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被迫取消」的消息。

有興趣的讀者如果在季風書園的微信公號上搜索一番,便能看到以下幾則通知:

1、季風書園讀書俱樂部很遺憾地通知您,原定於4月17日晚19:00舉行的「秦暉:21世紀的全球化困境」講座活動因故無奈取消。

2、季風書園讀書俱樂部很遺憾地通知您,原定於3月19日下午14:00舉行的「童之偉講座:監察體制改革能多大程度上治腐敗的本」講座活動因故無奈取消。

3、季風書園讀書俱樂部很遺憾地通知您,原定於12月24日週六14:00開始的「高全喜:何種啟蒙,誰之思想?|季風傾向.第十期」與12月30日週五15:00開始的「憲制如何影響現代中國的政治發展?|季風現場.沙龍講座」兩項活動因故無奈取消。

4、季風書園讀書俱樂部很遺憾地通知您,原定於11月18日晚19:00舉行的「傅國湧:企業家與知識份子:近代大變局中的選擇與命運|季風傾向」講座活動因故無奈取消。

先是講座一次次被無奈取消,接下來就將是書店在無奈中關門。這是季風書園的命運,也是所有中國獨立書店的命運。

號稱國際化大都市的上海,可以容留燈紅酒綠和肉體橫陳,到頭來卻不能容留一家獨立書店,還有比這更諷刺的嗎?!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