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社會信用體系」成中國記者新威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4月26日訊】總部在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4月25號發布最新年度調查報告,例舉了記者和自由獨立媒體面臨著新危險和新威脅。其中,中國記者面臨的新威脅,是中共通過信用評分系統,來壓制在網絡或社交媒體上發布批評意見的記者。

非政府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4月25號發布最新年度調查報告,其中亞洲研究員王亞秋的文章指出,中共「計劃將新聞工作者的財務信用,與他們的在線發布內容建立聯繫,這將會是一種尤其令人生畏的審查形式」。

中共正在全國推行「社會信用體系」,綜合大量公共和私人數據,評估個人和企業的社會信用。這些數據也包括他們在網上行為,根據中共國務院2014年印發的「規劃綱要」,所謂在網上造謠傳謠,進行欺詐,會被列入黑名單。

王亞秋的文章假設說,某記者的社交媒體帖子如果被政府視為「謠言」,她的信用評分將會因此降低,導致申請貸款被拒,或背負高利率。甚至這名記者要在淘寶上出售二手自行車,也會因為信用評分過低,買家不信任她,而退出交易。

目前「社會信用體系」還遠遠沒有建成,但王亞秋假設的,記者會因發表官方不喜歡的消息而受到打壓,卻早已是普遍存在的事實。

原《中國民營》雜誌社駐深圳記者,現自由撰稿人劉逸明,當年就因為報導深圳當地的敏感事件,導致生活遇到困難。

原《中國民營》雜誌社駐深圳記者劉逸明:「我以前在深圳的時候是被打壓的很厲害。警方三番五次的騷擾你,最後他們覺得這些方式都不管用,就只能是使出他們的殺手鐧。就是你在哪個地方住,他就向房東施壓,結果是你居無定所,三天兩頭的搬家,甚麼事情也做不了,就只能是回老家了。」

原陝西電視台記者馬曉明因為關注當地農民維權,也一直受到打壓。

原陝西電視台記者馬曉明:「今年被封堵的特別嚴重。人家就很奇怪的問,你電話為甚麼這麼難打?實際我就在家裏頭,它給人報的聲音是線路忙,或者是無人接聽。互聯網不能聯網,整個兩會期間持續了20多天。包括網絡公司的人都一起在捉弄我。最近又出現的就是把我的電子信箱給封了。」

對此,劉逸明表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這套評價體系本身。

劉逸明:「其實中國非常的需要這一評價體系,對記者的信譽進行評分。但是,現在的問題是,讓誰來當裁判?顯然在一個缺少法治的社會,你讓官方來當裁判顯然是不合適的。」

而一旦大數據的「社會信用體系」建成,記者的網絡言論直接影響到財務狀況,又會帶來甚麼影響呢?

馬曉明:「那這樣的影響就是進一步箝制記者,使記者100%,甚至200%的馴服於政府的管控,為愚民宣傳服務。」

但劉逸明認為,即使「社會信用體系」建成,也未必能按照官方設想的那樣。

劉逸明:「現在是,在很多事情的認識上面,官方和民間的標準並不一致。即使有的記者被官方評價很低,但是可能他在民間,民眾對他的評價很高。官方評價比較高的記者,喜歡做一些假大空報導的記者,可能他們在民間的得分會比較低。所以說這個體系到底有多大的影響?能夠對從業者有多大的約束力?真的還不好講。」

馬曉明也認為,儘管中共一直在打壓新聞自由,但仍有不少具有良知、職業道德的編輯記者、新聞從業人員出來報導事實,他相信這樣的人以後也不會消失。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