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曾慶紅的反間計能成功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反間計,又稱離間計,屬於「三十六計」之一,殺人於無形,可以借對方之手摒除、甚至翦除強勁對手。

反間計有兩方面含義:一是分化離間,當對方某個將領對本方構成威脅時,故意捏造假證據,通過以假亂真,離間對方,使其君臣或將相內部之間相互猜忌,反目為仇,以拔去「眼中釘」。二是使用反間,指反過來策反對方的間諜,或故意透露假情報給對方間謀,最後達到自己的目的。

《孫子兵法》也專門有一篇《用間篇》,指出有五種間諜:利用對方鄉里的普通人作間諜,叫因間;收買對方官吏作間諜,叫內間;收買或利用對方派來的間諜為我所用,叫反間;故意製造和泄露假情況給對方間諜,叫死間;派人去對方偵察,再回來報告情況,叫生間。唐人杜牧在《十一家注孫子》中說,「敵有間來窺我,我必先知之,或厚賂誘之,反為我用;或佯為不覺,示以偽情而縱之,則敵人之間,反為我用也。」

在《三國演義》中,反間計是使用頻率最高的計謀。著名的有:王允利用貂蟬離間董卓和呂布;周瑜利用蔣干離間曹操與蔡瑁;「曹操抹書間韓遂」的高明之處就在於,即使知道是對方的計策,但仍舊免不了要中圈套;司馬懿使用流言離間劉禪與諸葛亮的君臣關係,不可謂不堪稱老道。另外,「楚漢之爭」時,劉邦手下謀士陳平施離間計,讓項羽自斷一臂,失去被尊為「亞父」的謀臣范增,最終上演了一出《霸王別姬》的歷史悲劇。

在中國歷史上,極善玩弄權術,擅長用離間計,且令人不齒的非唐朝宰相李林甫莫屬。

李林甫此人可以算是不學有術的典型,他雖學識鄙陋,無甚文才,但論起權術手腕,心機城府,風流天子唐玄宗的麾下名臣能吏無數,卻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但凡他要決心扳倒的政敵,不管是清高孤傲的飽學才士,老成持重的惇厚長者,驕橫跋扈的邊塞節度史,還是金貴如太子親王,玄宗身邊炙手可熱的近侍,或是六親不認的酷吏,惟利是圖的小人,極盡姦險的佞臣,幾乎沒有一個逃得出他的算計。最要命的是,這些人即使被他弄得焦頭爛額,身家性命有時候都送掉了,卻不知道是他在暗地使勁,因為他越是想整倒某人,就越是結交示好,極盡恭維阿順之能事,所謂「口有蜜,腹有劍」,決非虛言。

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狗頭軍師」、特務頭子曾慶紅在玩弄權術方面,不僅遠遠超過了「文革」時期中共的迫害狂康生,而且也大大超過了大唐開元天寶年間口蜜腹劍的李林甫。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曾慶紅為人陰險,工於心計,熱衷於權謀,恨一個人不動聲色,然後置其於死地。曾慶紅的家庭出身使得他熟悉高層權力鬥爭,學會了如何在高層權力鬥爭中保護自己、打擊異己,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局勢中鞏固和獲得更多的權力,尤其是如何利用整理黑材料、散發假情報打擊對手。所有這些,都在曾慶紅後來的中共高層權力內斗中反反覆加以運用。

曾慶紅曾經蒐集楊氏兄弟的黑材料,離間鄧楊關係,在中共十四大上,借鄧刀殺掉了江澤民的死對頭、最受鄧小平信任的楊氏兄弟。令鄧自毀長城,在黨內和軍隊中失去了最有力的助手。讓老謀深算的鄧小平也栽在小字輩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身上,中了兩人的離間計,使親密無間的鄧、楊兩家斷絕了來往,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60年的友情在中共殘酷內斗中付之東流。曾慶紅因此在中共高層得到一個「黑麵殺手」的稱號,使得眾多人對他既怕又恨。

胡溫下臺前,借「王立軍事件」一舉拿下了江派預備接班人薄熙來,總算為習近平上臺掃清了障礙。十八大後,習王又以「反腐」的名義,清洗了周永康、令計畫、徐才厚、郭伯雄和蘇榮等等一大批異己和腐敗份子,從江澤民集團手中奪過了「刀把子」和「槍桿子」。因此,輔佐習近平「打虎反貪」的得力助手王岐山,也就自然成了江派人馬的「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

尤其是在「習核心」確立之後,王岐山十九大連任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眼看習王的「打虎」行動越來越逼近中共腐敗的總後臺——江澤民和曾慶紅。這時,隱藏在背後的曾慶紅如驚弓之鳥,極度恐慌,不得不狗急跳牆,在多次企圖暗殺習近平、李克強和王岐山,接連出籠「倒習公開信」,不斷髮動「經濟政變」和「文化政變」,製造社會動亂等等未遂的情況下,再次使出其「殺手鐧」,操控江派前後臺人物,通過海外爆料等或明或暗的手法來離間習王關係,瓦解習王反貪聯盟。

記得去年2月22日,北京千龍網一篇《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的文章稱:「一個連黨章都能無視的黨員,公然反黨的底氣何來?一個半夜三更喜歡給領導打電話的任志強,究竟誰給了他跳出來推牆的『勇氣』?」這篇類似「文革」大字報式的批判文章,以及網路上「五毛」和「毛左」鋪天蓋地、連篇累牘的圍攻,與其說是炮轟任志強,倒不如說是針對任志強的「後臺」王岐山,並藉此來離間習王。

自2015年5月以來,已有20多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要求當局依法將迫害元凶江澤民送上歷史的審判臺。這不僅標誌著中共長達十七年對法輪功的打壓已經徹底失敗,也令始作俑者江澤民、曾慶紅如坐針氈,驚恐萬分。為此,不得不操控還在掌控中共政法系統的江派殘餘勢力,故伎重演,再次出籠所謂的兩高司法解釋。以此給習挖坑,企圖捆綁習,讓現政權繼續替江澤民集團的「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揹黑鍋。

此外,長期以來,朝鮮金氏政權一直受中共江派操控,江派大員與朝鮮高層密切互動。2011年底,金氏第三代世襲狂人金正恩掌權後,一方面,處死姑父張成澤及眾多老臣,並暗殺兄長金正男;另一方面,又窮兵黷武,5年就舉行7次閱兵、3次核試驗及多次導彈發射,不斷引發朝鮮半島緊張局勢,故意刺激美國的神經,挑戰國際社會的底線。

其實,這一切的最終目的,也都是在轉移人們的視線,分散美國及西方國家的注意力,變相的配合江派干擾習王的「抓捕江曾」行動,以便維護貪腐集團的既得利益,企圖讓窮途末路的江澤民和曾慶紅「金蟾脫殼」。

只可惜的是,近七十年來,特別是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以來,中共屠殺八千萬冤魂所積累的原罪,加上活摘人體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已經不可能讓中共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政權繼續苟延殘喘下去了。老謀深算的曾慶紅其絞盡腦汁、挖空心思所實施的「反間計」,到頭來也只能是飛蛾扑火,作繭自縛!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