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賀子珍命運多舛 一家人亦沒躲過文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賀子珍,中共黨魁毛澤東的第二任妻子。然而,雖然曾取得如此「尊貴」地位,但其在被毛拋棄後,其自身和家族成員同樣命運多舛,尤其在文革期間,她的同父異母兄長被批鬥而死,親哥哥則不僅被批鬥,而且被囚禁。其他家族成員亦慘遭不幸。

毛拋棄楊開慧與賀子珍同居

與馬恩斯列共產黨「四大導師」一樣,毛的私生活同樣放蕩、糜爛。毛走出韶山沖後的第一位戀人是陶斯詠小姐,後與其老師的女兒楊開慧結婚,生有三子。

1927年毛在秋收武裝叛亂後,率領殘部來到了偏遠的江西井岡山。彼時,井岡山就已經有了兩個「山大王」:袁文才和王佐。正是在他們的同意和幫助下,毛才在井岡山立足。袁文才還有意將自己山寨中躲避國民黨追捕的賀子珍派到毛身邊。

時年18歲的賀子珍出生在江西永新縣,17歲加入中共,與哥哥賀敏學、妹妹賀怡一起被稱作「永新三賀」。根據賀子珍外孫女孔東梅撰寫的文章《聽外婆講那過去的事情》,賀子珍原來有個心上人,叫歐陽洛,也加入了中共,後來死了。

毛在井岡山上遇到年輕貌美的賀子珍後不久,就開始了同居歲月,而且在未離婚的情況下,在1928年與其結婚,還生下了第一個女兒。可嘆的是,在這段被賀子珍視為最燦爛的日子裡,楊開慧正帶著3個孩子住在離長沙東鄉60里的板倉,生活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毛兩次打長沙都經過此處,也沒有進去看看他們,甚至都沒有去營救因其而被處死的楊開慧。

根據在楊家老宅發現的楊開慧的手稿,楊開慧是知道毛與賀子珍的再婚,因為此事被上井岡山探望毛的楊開慧的哥哥楊開智親眼所見,是以在楊開慧的部分手稿中,充滿了對毛的極度怨恨,如她在最後一封信裡,指責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

賀子珍被拋棄

對楊開慧無情的毛,對賀子珍很快也露出了真面目。1934年在逃跑過程中,毛只顧自己生理髮泄,對賀子珍逃跑途中的難處、痛苦根本不管不顧,一年期間竟然使賀子珍三次懷孕,弄的其瘦弱多病,人老珠黃。

大陸2010年出版的《領導人後人談家事》也提到,賀子珍在「長征」途中經歷了很多的磨難。她不僅遭遇了國軍飛機的掃射,身中十幾彈,而且在雲南貴州交界處的行軍路上,在國軍就在幾十里外的時候,賀子珍突然臨盆,生下了一個女兒。她只看了一眼,留下13塊大洋,寫了一張字條,便被扛走了。

1935年10月,賀子珍隨毛及中央紅軍逃到了陝北吳起鎮,不久來到保安縣。在那裡,賀子珍生下了一個女兒,就是孔東梅的母親李敏,小名嬌嬌。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甘願與毛受苦,並被毛視為對自己最好的女人,卻在毛到達陝北後被拋棄。當時的毛棄賀子珍不顧,與北京來的女學生、身邊的英語翻譯吳廣慧勾搭成姦,姦情被賀子珍撞破,賀大鬧,毛卻不找自己的錯誤,反而在賀子珍一怒之下非要去蘇聯時同意了她的決定。

賀子珍是懷著身孕上路的,到達莫斯科時,已是1938年10月。不久,賀子珍就生下了她與毛的兒子,取名柳瓦。柳瓦6個月大時,因傳染上流感而病死。賀子珍在莫斯科生下的兒子因病死亡後,她要求回延安,卻遭到毛的拒絕。

《領導人後人談家事》披露,在蘇聯,張聞天的夫人劉英曾勸過賀子珍。她回憶道:「賀子珍傷心至極,天天到(柳瓦)墳上哭。」毛很少寫信給她。收到過一封信,只有三言兩語,她精神上非常苦惱。

1939年9月,剛滿30歲的賀子珍突然收到了毛委託周恩來轉交的一封信,信中委婉的表示了要終止婚姻關係。孔東梅說:「外婆剛失去一個兒子,又收到這封信,這種刺激可想而知。」而據中共官方資料,毛與江青是在1938年11月結的婚。也就是說,毛再次在未離婚的情況下結婚。

被送精神病院

在賀子珍在蘇聯期間,毛和楊開慧所生的兒子毛岸英和毛岸青,也在蘇聯東方大學八部學習。賀子珍在沒有點破身份的情況下,給予他們照顧。1941年底,1941年底,毛把三歲的女兒李敏送到蘇聯。李敏的到來,給賀子珍帶來了短暫的快樂。在異國他鄉,她與三個孩子相依為命,組成了一個臨時的家。

然而,毛的冷漠導致賀子珍在莫斯科的待遇下降到了零點,孔東梅曾經讀過賀子珍晚年寫給毛的一封信,信中提到,為了養活一家人,她要「徹夜織毛襪子,洗衣服,週末還要去伐木。家裡有時還沒有吃的,沒有劈柴,冬天屋子裡都結了冰……」

蘇德戰爭爆發後,賀子珍的苦悶情緒更加難以控制,包括打罵李敏。後來李敏在保育院因患重病被醫生扔進了太平間,賀子珍為此與保育院院長大鬧,保育院院長竟將賀子珍視為瘋子關進了精神病院,並且一關就是6年。

後來,賀子珍一提起這段往事,都會淚流滿面,痛苦的表示:「我不願意回憶這些。」

寂寞結局

1947年8月,在王稼祥夫婦的幫助下,賀子珍帶著李敏、毛岸青回到中國東北(毛岸英已於1946年回國),兩個孩子之後回到毛身邊生活。據《領導人後人談家事》披露,當時賀子珍有兩個心願,一是不要因為她曾經做過「第一夫人」,就把她「禁」起來;二是與毛見個面,說句話,握個手。

1950年,賀子珍接受安排,離開東北,定居上海。據孔東梅回憶,賀子珍在廣播中一聽到毛的講話,就會犯病暈過去。

而賀子珍的第二個心願直到12年後才實現。1959年第一次廬山會議期間,毛在廬山秘密見了賀子珍。這是兩人分別22年後,唯一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1976年毛死時,賀子珍不被允許去北京。1984年4月,賀子珍在上海病逝,在寂寞中走完了多舛的人生。

大哥被斗死胞兄被囚禁

大陸《同舟共進》雜誌2011年第3期鐘兆雲撰寫的《賀子珍胞兄賀敏學的風雨人生》一文,披露了賀子珍家族成員在文革中的遭遇。

賀子珍的親哥哥賀敏學早年領導了永新暴亂,後跟隨袁文才和王佐上了井岡山。其後追隨毛到了陝北。中共建政初期任華東軍區防空司令部司令員,後任建工部西安建筑工程管理總局局長。1958年8月奉命南下,到福建任副省長,但不是省委常委。從此,他再沒離開過福建。

與其他那些同期的人相比,賀敏學的官是越做越小。他曾在與賀子珍的爭執中說過「我都是受了你的牽連」,而這樣的牽連在文革時期達到頂峰。

文革爆發後,紅衛兵抄了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書記葉飛的家,還把葉飛夫婦強行拉上卡車,戴著高帽,在福州城裡遊街示眾。紅衛兵並找到賀敏學,要其揭發葉飛的「罪行」。賀敏學予以拒絕。

很快,江青說「賀敏學解放後躺在功勞簿上不幹事,坐享其成」。1967年2月初的一個深夜,賀敏學被紅衛兵強行抄家,並隨後被帶到了市郊五鳳山,所謂「走資派」、「黑線人物」的集中地。賀敏學戴上了「葉飛的黑干將」、「黑參謀長」、「三反分子」等帽子,造反派每次把葉飛弄到外面去批鬥,都少不了拉他去陪鬥。

賀敏學被關了兩個多月還沒有出來,這讓妻子李立英十分著急,不得不打電話找在北京的外甥女李敏。李敏去找了毛,毛雖然說當年富田事變時,賀敏學替他做過牢,但他並沒有出面去保賀敏學。或許,在他看來,親情遠不及他的政治目的重要。

沒有辦法的李立英只好想了個法子,拿著毛寫給賀子珍和他們夫妻的一封信,直接找到軍隊某大人物。對方一看書信,大吃一驚,讀後深感毛賀關係非同一般。很快,被囚禁83天的賀敏學被放回了家,但添了一身的病,官職也沒了。

文革結束後,賀敏學先後當上了福建省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代表等,1988年離世。

在賀敏學被囚禁,遭受牢獄之災時,江青還派人對賀家大作調查,包括在上海、江西等地的親屬,統統派人去搞外調,收集材料,並對賀家親屬大加迫害。

賀敏學同父異母的兄長賀敏萱,在老家永新被打成宗教地主,夫婦倆被批鬥並含冤而死。

賀子珍的妹妹賀怡養子劉子毅原是上海鐵路局的保衛處長,文革中因批評江青胡作非為,被告密後,在1968年被裝進麻袋,亂棍打死。

賀怡的兒子賀麓成,父親是毛的三弟毛澤覃,但也在文革中被當作「白專」典型,列入「5.16」分子的黑名單,遭受審查和折磨。

賀敏學的女婿葉啟光是葉挺最小的兒子,在上海當工程師,被張春橋點名打成「反動分子」,批鬥的十分厲害。李立英的哥哥也受到迫害……

結語

無疑,賀子珍和其家族成員多舛命運的始作俑者正是毛,然而,包括賀子珍在內,有多少人認清了毛的真面目了呢?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